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再想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再想

    黑气迎面冲向张仪,被他手中短剑出的剑气破开,如潮水般从他两侧涌过。

    在这一刹那,张仪的眉头微挑,他的感知里出现了很多种不同的气息。

    他微微的愣了愣。

    “我还是太笨了,居然直到这个时候才现。”

    在下一刹那,他有些羞愧。

    这个时候他终于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丁宁放心让他和苏秦对决。

    其实并非是他所学的更多,更杂,拥有更多的手段,而是从本质上,他就天生拥有克制苏秦的手段。

    或者说,从掌握的功法本身,他就是苏秦的克星。

    见招破招,的确无人可以比得上昔日的王惊梦,现在的丁宁。

    张仪可以肯定,若是换了丁宁拥有他这样的手段,一招之内,就已经分出胜负,根本不需要战得如此辛苦。

    ......

    黑气中心的苏秦身上布满许多道纵横交错的伤口,就像是被无数荆条在身上反复拖曳,而且这些伤口里,还有银色的星辰元气在闪烁,那些不利于人体的力量,就如瘟疫一般在朝着他身体深处蔓延。

    他疯狂的嚎叫着,因为痛苦,也因为不能相信张仪竟然能够施展出这样的一剑。

    同时还因为不甘。

    以及不信自己会败。

    在嚎叫声里,他体内气海深处的真元疯狂的朝着每一条经络涌去,他身体血肉中积蓄的元气被压榨出来,很诡异的画面生了。

    他身上的伤口迅的合拢,变成一道道黑色的硬痂。

    他的身体血肉迅的萎缩,就如变成坚硬的皮革。

    一种极阴寒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出来,他的浑身骨骼外似乎只包裹着这一层坚硬的皮肤,看上去如同传说中的鬼物。

    这显然是一种强行压榨生命力和控制伤势的秘术,即便是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无论是乐毅还是慕容小意都可以肯定,在这段很短的时间里,苏秦所能迸出来的力量恐怕会过以往任何一击。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极为谨慎的张仪,却是摇了摇头。

    苏秦的身后出了一声巨响。

    一道道散失的黑气陡然凝固在空中,迅的朝着他的身体汇聚,就像是千万只恶魔的翅膀。

    “我太笨了。”

    “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的。”

    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张仪只是很忠实的说出了自己此时心中的感受。

    他手中的本命剑消失了。

    他的手指弹动起来,就像是牵动着许多道看不见的琴弦。

    半空中的黄天道符洒落出许多丝透明的光线。

    这些光线和苏秦身后的元气波动相比,显得无比的弱小,然而就在下一刻,苏秦的眼睛里充满不可置信的光芒。

    他体内的很多元气瞬间失控

    那些原本在遵循着他划定的规则行走的元气,陡然陷入了混乱。

    一开始只是一小部分,然而这一小部分的混乱,便足以如油盆里落入的数点火星一般,将整个油盆引燃。

    无数沉闷的声音在他的身体里响起。

    这声音在他经过秘术改变而变得异常坚硬的身体里冲击,就像是无数的石头在敲打着金属,就像是很多陷于牢狱之中的囚徒,在用手锤击着坚硬的牢门要冲出来。

    就在下一瞬间,他的身后,更高远的天地间,出了无数回应的轰鸣。

    无数道紊乱的光华在高空里,在他身后凝聚的那些如恶魔翅膀的黑气里炸开。

    苏秦脚下的地面如水波一样湍动着,他的身体在内外的巨震之下,就像是狂风骇浪之中,浪尖上不断抛起的漂浮物一般,在紊乱的元气里抛飞空中,在空中也是不断连震。

    “怎么会这样”

    不只是此时的苏秦难以理解,就连乐毅和慕容小意都是一脸震惊和茫然。

    “唰”

    张仪的身影却是已经破风,那柄小剑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晶莹的剑光切开紊乱的气流和光焰,在苏秦还未落地时,张仪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苏秦的身前。

    他手中的这柄小剑落在了苏秦的额头,但是没有深入。

    就像是教书先生手里握着的教鞭或是戒尺一样,压在苏秦的额头上。

    苏秦重重落地,溅起一圈尘浪。

    尘嚣中,张仪持着这柄剑,指着坠倒在地的苏秦,认真的说道:“师弟,你败了。”

    这敲击在额头上的一剑彻底摧毁了苏秦的信心和自尊。他的面容扭曲着,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张仪,他想要站起来,却做不到,甚至连坐起来都做不到。

    他黯淡的眼瞳里充满着无数的情绪,“为什么”

    “手段杂和真元驳杂是不一样的。”

    张仪看着骄傲尽失,万分痛苦的苏秦,轻声说道:“你的力量很强大,然而即便是你的真元和积蓄在体内的天地元气本身,很多都是强行汲取于他人。这些力量被你强行搅合在一起,然而就像是很多个人在你身体里,不可能完美的相融,只要加以挑拨,他们自己就会打起架来。”

    “怎么会这样”苏秦厉笑起来,笑得无比凄厉,“昔日那名无敌的巫神,创下的功法怎么可能会留有这样的破绽,怎么可能会这样被人所破。”

    张仪看着他穷途末路的模样,有些不忍,“想必若是十二道功法齐全,这样的破绽未必会有,但你只是得了他其中一门法门,而且我也修了他一门功法。或许这名宗师也是刻意,他留下十二道功法,或许本身就有些互相克制,他分传门人,互相牵制,以免有门徒目空一切,丧失对这世间其余人的敬畏。”

    “心有敬畏,行事才有规矩,才不会肆无忌惮。”张仪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竟然是因为我传出来的那一道功法”苏秦呆了呆,用尽所有力气般叫了起来,“不可能的,那些符意我也参悟过,根本参悟不出什么,你怎么...”

    “不要想这些了。”张仪原本有些不忍,但他想到昔日丁宁一直说自己婆婆妈妈,他就忍不住摇了摇头,打断了苏秦的大叫,“不要再想这些修行的问题,你已经废了。”

    苏秦的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