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努力

第一百八十七章 努力

    黄天道符是他传给张仪,这世上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黄天道符的力量。

    所以他的感知和判断没有错误。

    苏秦体内的真元再震

    数百条手臂再度力

    轰轰轰......

    连声巨响中,纠缠在这数百条手臂上的透明光线全部崩碎,空间里泛起如琉璃般的紫光也无法再束缚得住这数百条手臂。

    这数百条手臂再进

    磅礴的力量卷至,张仪的身体再次往后飞了起来。

    张仪咳出了一口血。

    他知道自己的内腑已受损伤,但是他想都没有想自己的伤势,做了一个最简单的动作。

    他只是放出了自己衣袖内的符。

    他身穿袍服的样式和仙符宗的袍服一样,双袖都是异常宽大的水袖,几乎及地。

    这种袍服非但看起来文雅,使人想要暴躁一点都会受这大袖所限,自然就会慢一点,慢一点自然就会容易静心。

    静心就不太容易生气,就会渐渐变得文雅而有涵养。

    然而和长期培养这种秉性而言,仙符宗这种袍服最大的意义,是双袖之中的口袋很多,容量很巨大,可以存放很多符。

    苏秦一直认为自己和张仪一样努力。

    但这个一样,也只能说明就连他潜意识里也认定,张仪修行起来的确很专注,很努力,心无旁骛。

    无数道同样的深红色小符从张仪的两条袖子里喷涌了出来。

    在真元还未彻底将这些红色小符激时,这些小符上的雷火已经往外席卷,让张仪的两节袖子都燃烧了起来。

    这些红色小符穿过燃烧的袖子,瞬间充斥在乐毅和慕容小意,还有苏秦的视线里,就像是无数火鸟飞了出来。

    这是血硝雷火符。

    在仙符宗里面,这是一道很多修行者都会制的符。

    基本材料只是紫雷硝石,这种硝石的产地正好就在中术郡。

    炼制这种符的唯一限制只是修为需要到六境。

    只有到了六境,才能用本命元气和气血来制符。

    在威力方面,这种符虽然威力不俗,但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仙符宗很少会有人大量的炼制这样的符。

    重复炼制同一种符,是极为枯燥的行为。

    更何况炼这种符本身就要消耗自己的本命元气和气血。

    “你是疯子么”

    所以当看到无数道这样的符出现时,就连苏秦都是一滞,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张仪没有时间回答他,炼这种同一道符本身就是他用来磨炼自己耐心的手段,而且他在炼制这些符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些符的数量一多,力量就会十分可怕。

    尤其是配合黄天道符的手段,将这些符的威力彻底引爆。

    他必须先保证,自己不直接被自己的这些符炸死。

    所以在苏秦控制不住情绪叫出声音来的瞬间,他不顾体内的伤势,强行让自己的气海再次挤出大量的真元。

    他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如投石车投出的石块一样,往后抛飞了出去。

    黄天道符完美的配合了他这一击。

    大量由黄天道符牵引而来的天地元气,均匀而急的注入了这些被他真元引燃的血硝雷火符。

    无数团紫红的雷火瞬间爆炸。

    乐毅和慕容小意的胸口瞬间就像是被巨石猛锤了一记,两个人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因为他们的双耳在这一刹那就被震得完全听不到声音了。

    两个人也无法呼吸,眼睛瞪大到极致,眼瞳却在不断的收缩。

    眼前是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

    这些紫红色的雷火互相挤压形成了实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紫红色光球,光球里的雷光像无数条蛇在跳跃。

    在下一刹那,这些紫红色的雷火变成滚滚的黑色浓烟,往外迸射。

    一声凄厉而愤怒的叫声在雷火中响起。

    苏秦的身影在黑色浓烟之中穿出。

    他的身体依旧完好无损,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炸裂一片,然而他背上涌出的数百条手臂,已经被炸烂了大半,很少有彻底完整的。

    无数嗤嗤的响声在这些手臂里响起,就像是有许多羊皮阀在漏气。

    “张仪你还有...”

    看着百丈外刚刚重重落地的张仪的身影,苏秦双眼血红,凄厉而愤怒的大叫起来。

    许多流散的阴元气息在他的身后重新聚集起来,变成一面面黑色的小旗。

    这些黑色小旗的力量依旧强大,随着他的心意牵引,就要朝着张仪飞去。

    他此时是想对张仪说,你还有什么手段。

    然而他这句话根本没有来得及说完,他的左腿处已经一痛。

    一道朴实无华,悄无声息,能够用极度阴险形容的飞剑,已经瞬间切过他的左腿大腿内侧,瞬间切开他的数根主要经络

    这柄剑就是张仪一直握在手里的小剑

    在他后退之时,这柄小剑却悄然了留在了地下的浮土里,化为这样的一道飞剑。

    这只是长陵很多剑师都会用的小手段。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手段太过寻常,苏秦根本没有想到这样的对决里,张仪竟然还会用出这样的小手段

    噗

    黑色的气血从伤口狂涌而出

    那些刚刚凝聚在苏秦身后的黑色小旗骤然崩散。

    苏秦的手掌按在自己大腿上的伤口上,即便瞬间便用了齐斯人的数种疗伤手段,然而那种不断在血肉间侵伐的剑意,却依旧让他的伤口数度在愈合之后再崩开,鲜血顺着他手指的缝隙汩汩而落。

    张仪在尘埃和碎砾中站了起来。

    他的胸口也全是鲜血,后背全是插伤,甚至嵌着些坚锐的石砾,看上去比起苏秦好不了多少。

    然而看着同样受重创的苏秦,握着飞回的小剑,张仪却是更加坚信,自己能够战胜这名师弟。

    不知为何,便在这时,哪怕觉得他并不算太占优,但是距离他已经不远的乐毅和慕容小意,却也开始觉得他能够战胜苏秦。

    张仪再动

    他开始抢攻。

    他手中的剑往上挑起,一道微弯的剑光,往前方的空中挑起,就像是一只羊角。

    “白羊洞的剑招...你真想用师兄的身份来教训我”

    苏秦疯癫一样的厉声狂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