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八十章 正门风

第一百八十章 正门风

    丁宁还在燕境。

    当他接到来自秦境的一封密笺时,他的对面坐着的是谢长胜。

    从燕、齐违背他的意愿伐秦之初,丁宁便不想再插手燕、齐和秦征伐的事情,至于杀死叶新荷,解决幽浮舰队和追杀郑袖,这也是丁宁在解决自己的恩怨,而不是插手燕和秦之间的征战。

    当然这无形之中却是帮了燕一把,否则幽浮舰队之中的兵马俑大军在燕境之中肆虐,已经在秦地节节败退的燕军,不知道会溃败成什么样子。

    即便如此,现在的燕境还是很乱,只是比当初王城被直接攻陷的楚略好一些。

    对于谢长胜这样自诩的商人而言,越乱便越存在大赚特赚的机会。

    和在长陵求学时相比,现在的谢长胜极为低调。

    他在楚和燕地行走,为了和关中脱开关系,甚至假借自己是昔日陈国皇室之后,化名陈胜。

    他现在拥有的实力和他的低调不成比例。

    如今在整个楚境和燕地,拥有军力最多的,恐怕不属于燕、楚的任何一名将领和王侯,而是他。

    这样的“败家子”,这样的成长度,让丁宁也很感慨。

    让他更为感慨的是,谢长胜的做派一直都没有什么改变。

    谢长胜和他身前砌的茶是燕地一年只产数两的老树银针茶,而且还是经过了十年放置陈化,口感最佳时的老茶。

    配茶的两品小点,一品是唯有燕皇室才能有机会享用得到的燕北古东金丝血燕窝,还有一品小品则是出自燕都老字号的五香肉干。

    “这可不只是抵得上一户中人赋了。”

    面对丁宁的如此调侃,谢长胜却是不屑的一笑,“我吃的是精致,又不是价钱。这些东西给别人吃了还不如给我吃了。什么穷奢极欲,在我眼里也是一样,只不过是两个小点,被我吃了反而还比被那些暴户哄抬好。”

    对此丁宁是忍不住一笑。

    当此时他拆开手中的这封密笺时,他又忍不住感慨的笑了笑。

    “怎么”谢长胜觉得他笑得有些诡异,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问道。

    丁宁没有立时回答他的话语,只是轻声反问了一句,“你信不信因果”

    “做生意的人只信利息。”谢长胜嗤笑道。

    “郑袖还是没有能逃脱。”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她落在了赵高手里。”

    “那倒是大快人心。”

    谢长胜微微一怔,微讽道:“弄得长陵犹如末日,想不到最终还没有逃掉,白费了工夫。”

    丁宁有些感慨,他认真道:“我原以为以她的性情,一定会设法隐匿不出,即便修为全废,她也一定会去设法重新修行的手段,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落在赵高手里。”

    谢长胜也收敛了笑意,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她死了”

    丁宁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她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她想看看元武的心意。”

    “元武这样人的心意,有什么好看的。”谢长胜眉头微挑,一贯的毒舌:“她是想恶心自己,还是想故意最后恶心元武不过不管如此,对我而言总是一场好戏,当年元武用卑劣手段逼你入城,现在看看他这身为人夫的,如何对被擒的妻子。”

    看着丁宁一时沉吟不语,谢长胜却又问道:“既是有郑袖这张牌在手,你准备对元武开出何等的条件”

    丁宁微仰头,一口喝完了玉碗中的金丝血燕窝,然后平静道:“开条件太大反让人以为我们故意刁难,我们便只提个小小的要求,看元武舍不舍得。”

    谢长胜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你还是梧桐落那副样子,有话能不能干脆的说完”

    “又不赶时间”,丁宁微微一笑,点了点红泥小火炉上煮着的老茶,道:“心急便喝不到好汤,我等了十几年才终于等到,总是要想想清楚。我觉得徐福座下那个剑阵不错。”

    谢长胜丝毫没有因为丁宁的身份变化而有所拘谨,他忍不住嘲笑起来,“叶新荷完了,幽浮舰队也完了,兵马俑完了,郑袖又修为尽废,现在对你和巴山剑场而言,还算威胁的便是徐福、徐福那童男童女剑阵、元武还有你那逆了天的师兄苏秦。徐福的修为又已经不是秘密,对你而言也没有什么威胁,你最想要对付的便是这个剑阵,你还故弄什么玄虚。”

    丁宁忍不住笑了起来,“生意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精明,而且太不含蓄,很难聊天。直接是好事,但是很容易显得土豪气息太重,不够文雅。”

    “我又不是什么宗师。”谢长胜鄙夷道:“我只知道顺水推舟,在我看来,这已经是打通胶东郡和燕齐楚通道的最佳时机。”

    “能够做到顺水推舟,掌握大势就已经是真正的宗师。”丁宁看着谢长胜,轻声道:“现在秦军拼命追击燕齐军队,三军都无法顾及胶东郡和楚,幽浮舰队已灭,不可能断后或者乘我方军队主力离开胶东郡而奇袭胶东郡,正是掌控楚全境的最好时机,林煮酒会和你合兵一处。”

    “先杀叶新荷,再引出郑袖和幽浮舰队,灭幽浮舰队和兵马俑大军,去除有可能被突袭腹背的后患,接着便胶东出军,收复楚境。接下来再灭徐福座下剑阵...丁宁,你这棋看似凌乱,却步步紧扣,那你若是灭了徐福座下剑阵之后,是不是又可以直取长陵了”谢长胜这下想得清楚,是真的佩服。

    “你不是说对我们有威胁的,还有我那一个逆了天的师兄么”丁宁看了他一眼,又看着手中的密笺,很有深意的笑了笑。

    “这样看来,那当我没说他。”

    谢长胜微微一怔,又自嘲般笑了笑,“看来很快没他什么事了。”

    “白羊洞的师兄,能够这么快站在今日这种位置,实在令人吃惊。”丁宁看着他,说道:“不过让我吃惊的白羊洞师兄,不只他一个。”

    谢长胜顿时撇了撇嘴,接嘴道:“更何况你的张仪师兄,也的确是真正的君子,劝人向善,正门风这种事情,交给他做倒是真的不错,就怕他婆婆妈妈,根本不是苏秦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