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取剑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取剑

    丁宁平静的看着她,他甚至没有动,他的身体周围就出现了无数道围绕着他旋转的剑气。

    这些剑气之间看似有缝隙,然而缝隙之后却依旧是极细的剑气。

    一缕缕星火小剑冲击在这些剑气上,就如投入磨盘的米粒一般被碾碎,化为一团团微不足道的流焰。

    末花残剑上细小的白花在生灭,这些星火小剑化成的银色流焰也在不断绽放,消失。

    这是他的磨石剑意,天下最强的防御剑式。

    甚至比当年郑袖所了解的王惊梦施展的这一剑都要强。

    然而无论是郑袖还是丁宁,看着这些星火剑被这一道剑意挡下,神色却都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郑袖知道自己这一击杀死不了丁宁,丁宁也知道郑袖不只是这样的一击。

    当银焰依旧在丁宁的身周不停生灭时,郑袖的心神落在了那柄在虚空里漂流,在苍白色的星火不断包裹淬炼着的小剑上。

    这柄小剑开始坠落。

    它瞬间破开这方天地的元气,随着星光,瞬间正式闯入这片天地。

    轰的一声,天地震动。

    一圈银色的光波在云层间往四方天地散开。

    天空里就像是出现了一座环形的山。

    而这山的中心,却是形成了元气的真空地带,只有一道孤独而冷漠的剑光在疯狂的坠落。

    这道剑光上包裹着的星光和丁宁身外的那些银焰产生了莫名的联系,当它还在高空中时,有无数缕肉眼可见,如流水一般的星光,已经从那道剑上连到了丁宁身外这些银色的焰光上。

    丁宁身外游动的剑丝开始崩裂。

    他皱了皱眉头,迅反应过来郑袖的这道剑光何以拥有这样的力量。

    一股恐怖的气压从他的气海处开始往外荡漾,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感应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皱紧的眉头瞬间松开,即将从他气海之中涌出的那股可怕本命力量,也就此消隐下去。

    郑袖被苍白星火映得白的双瞳深处,出现了一点火红的光亮。

    这正如那柄小剑剑胎最深处的剑核。

    这柄剑她甚至瞒过了元武,是她留着当有一天需要和元武面临这样的决裂时动用,她没有想到,会这么早就被逼出来。

    赵剑炉的真火是这人世间最烈的火,而她的星火,则是来自于这天地之外,绝对的寂灭,当这两种极致而绝对不同的火焰强行融合在一起,必定会产生异常可怖的力量,她坚信足以破开丁宁防御的剑式。

    只是除了丁宁之外,此时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不是这样想。

    这世上有一个身材比她娇小的女子,但是一直被人尊敬的称为先生。

    她就是赵剑炉的赵四先生。

    这柄剑原本就是她的本命剑。

    赵剑炉的人何等的高傲,尤其当她追循着她恩师的脚步,终于真正体会和达到她恩师当年所能达到的境界,甚至正在越,她又怎么可能不亲手收回这柄剑

    当这柄蕴含着郑袖所有希望的剑坠落到这个世间时,便也是她收回自己剑的时刻。

    赵四先生傲然的笑着。

    她脚下的石地开始被她身上散出的气息融化,变成滚烫的岩浆。

    那柄疯狂坠落的小剑再她的感知里变得无比清晰。

    那柄小剑剑胎最深处的剑核里的红光开始往外蔓延。

    “回来”

    她一声低叱

    这声音并不响亮,然而却无比决烈。

    不只是她体内的真元,就连精神和生命力都似乎在这一刹那彻底的燃烧了起来,和那柄小剑完全连接。

    “噗”的一声震响。

    天空里那座环形的元气山瞬间震碎,变成无数的碎云。

    中心那道剑光突然红得耀眼,红得如同一个巨大的熔炉在空中生成。

    那种红到令人无法想象的光焰,将苍白色的气焰和银色的星光一齐往外排。

    郑袖的身体骤然颤抖起来。

    这柄小剑此刻即是她隐匿已久的真正本命剑,但同时也是赵四先生的本命剑,她和赵四先生之间,此时是真正的以本命相争,就像是双方各自血肉撕扯。

    这一刹那,她的力量不至于输给赵四先生。

    然而她无法相持。

    因为赵四先生真正的将自己的生命狂热的押了上去。

    赵剑炉的剑意,便是如此的不惜一切。

    她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赵四先生宁愿失去自己的性命,也一定要夺回这一剑。

    她想活。

    她无法和赵四先生同归于尽来争夺这一剑。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她失去了这柄剑。

    红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小剑骄傲的穿出了苍白色的火团,拖着巨大的滚滚焰尾,飞向远方,飞向赵四先生的所在。

    那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力量,就变成了一个笑话,就如同变成了一个漏气的皮筏,在空中乱舞。

    星火灿烂,天空盛开最浓烈艳丽的烟花。

    丁宁仰头看着这样的怒放。

    他纯粹作为了一名看客,根本不需要自己应对郑袖的这一剑。

    怒放的烟花下,郑袖的面容无比的黯淡。

    她无法说这一战不公平。

    因为这柄剑里的许多力量,本身就不属于她。

    而且这一剑的失败,只在于她没有完全征服这一柄剑。

    ......

    “还有什么”

    丁宁没有看她,他仰着头,安静的问了这一句。

    灵泉仙莲也已无用,暗中炼制已久的本命剑还未施展就已经被赵四先生取回。

    还有什么

    如果还有什么的话,那这次也只能拿出来了。

    丁宁平静的这一句话里,却蕴含着说不出的讥讽,说不出的威势和快意。

    因为郑袖最难对付的地方,就在于她永远有底牌。

    那现在还有么

    郑袖冷漠的看着脚下的地面,没有回应。

    高空里有一道明亮至极的星光光柱落了下来,落向丁宁。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往后掠了出去。

    丁宁出剑。

    他体内刚刚透出的那股可怕的本命气息,就如真正的恶兽冲出了体外。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全力动用九死蚕和大刑剑的力量。

    这方天地间响起了无数细碎的恐怖吞噬声。

    这一道无坚不摧的剑光,如同附带着无数看不见的细蚕,将沿途的元气,甚至连寂灭的星光都吞噬得一干二净。

    剑光瞬间到了郑袖的身前。

    郑袖身上的衣衫都瞬间碎裂,变成飞灰。

    她身无寸缕的完美**,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