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七十章 惊梦
    这个时候她终于想明白了一点。猎 文网.lieen.cc

    昔日的王惊梦,今日的丁宁,在长陵之变之前,并不能完全了解她。

    在那之前,她更了解他。

    而在长陵之变之后,当他变成了那条陋巷之中的丁宁,当他和长孙浅雪耳鬓厮磨双修,他终于变得更了解她。

    这场雨并不能让她暴露痕迹。

    夜策冷用尽体内真元,放上这样一场雨就走,就是为了淋她一身雨,看似毫无意义,但却就是刻意的羞辱。

    让她食虫,让她染风寒,让她淋雨,让她如丧家之犬在这山林之中东奔西走躲避追兵,甚至不敢出手对付任何一人,只是对方刻意在将她打回原形,将她从大秦皇后的位置打回那名在胶东郡求生的女修。

    而这一切,就源于丁宁对她的了解。

    正是这种了解,他算到了叶新荷很有可能受她之命去杀死那名渔阳郡的燕宗师。

    然后他杀死了叶新荷,然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同时这些针对她的手段,也是在提醒着她,当年她也是如此对他。

    今日他和她之间已无情义可言,只是要将当年的仇恨和羞辱,通通奉还。

    一种和愤怒截然不同的情绪随着寒冷一起在她的体内升起。

    她是可以直视自己内心的存在,所以她清晰的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绪。

    这些年对于元武的失望越来越多,乃至完全失望,她不可能没有后悔的时候。

    从当年的长陵到现在,除了她对王惊梦有些在意过,其余的这些枭雄,天下的那些强者,在她的眼睛里也都是一丘之貉,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所以她的确很冷酷。

    许多时刻人只是向前看,只有当走到当年所看到的那个位置时,她才会回望。

    回望之后有悔意,她便也曾想过,或许有回到从前的机会,她便和王惊梦在一起。

    然而这种偶尔会出现的悔意,却被现实和冷雨刺穿成千疮百孔。

    不切实际的幼稚被无情的毁灭,这就是她此时的情绪所在。

    郑袖在这冷雨中站立了许久。

    然后她走向了林中积雪更深处。

    她设法在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前提下,将自己埋在了积雪里,然后闭上了双目。

    这不是想埋葬自己,只是因为在即将到来的风雪之夜,这样的雪堆之中反而能够让她维持身体的一些热度,外面会更寒冷。

    ......

    当夜策冷的真元引动的暴雨降落时,丁宁的头上撑起了一柄很大的油纸伞。

    帮他持伞的是陈国女公子纪青清。

    若说仇恨,她和郑袖之间的仇恨绝不亚于丁宁和郑袖之间的仇恨。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脸上这一道因郑袖引起的剑痕毁了她的人生。

    丁宁的目光穿过雨帘落入前方积雪噗噗坠落的山林。

    他的目光很平静。

    当彻底斩掉那些过往,他的步伐就越来越轻松和坚定。

    他也没有绽放任何的气机,身体也不时传来寒意,然而他体内气海之间的真元气息却是越来越完美,达到他之前从未有过的境地。

    再细微的心结亦是心结。

    每一丝心结的解开,对于他的修为而言,却同样也是斩断一条枷锁。

    这场追杀,对于他而言也是一场修行。

    一场很特别的修行。

    沿途并无任何明显的痕迹,的确并非当年长陵的游戏,寻觅她的踪迹没有那么简单。

    然而一个人的习惯、喜好,拥有的技能往往就是一个人无法改变的烙印。

    当这场雨落之后,他知道郑袖很有可能会寻觅一处避风和温度略高的地方停留下来。

    在方圆数百里的山林之中,这样的地方很多。

    但是郑袖不动用真元,有诸多的封锁,她走的不会很远。

    丁宁也停着。

    他耐心的等着雨停了。

    夜策冷肆意放纵的真元引聚了数百里范围内的水汽,使得这片天地里,不只是没有雪落,连云都变得极为稀少。

    陈国女公子纪青清收了伞,沉默的等待在丁宁的身后。

    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不是澹台观剑,而是青曜吟。

    有不少人跟随着他而来,帮着他带来了一些看上去很密闭的木箱。

    当打开这些木箱之后,天地间响起了无数细微的振翅声。

    ......

    郑袖在沉睡中醒来,从梦中惊醒。

    她的身体机能已经降低到如龟蛇冬眠般水准,呼吸极为微弱,甚至连心脏都偶尔跳动一下。

    只是声音不足以让她在这种龟息沉睡中醒来。

    她身外的雪地已经动了。

    在她的感知里,有许多虫豸在空中飞舞,然后寻觅着相对而言略微温暖之地,落下,钻入雪中,钻入雪中更温暖的深处。

    千山雪封,早已没有飞舞虫豸的存在。

    而这些虫豸身上独特的药气,也让她的肌肤自然生出麻感,让她瞬间反应过来这出自谁的手笔。

    她的心脏猛烈的收缩,然后剧烈的跳动起来。

    她体内那些近乎冻结的气血,瞬间复苏,疯狂的流淌。

    有数十只身上色彩诡异的虫豸已经穿过了她身上堆积的雪,落在她身上。

    在和她肌肤接触的一瞬间,她的肌肤上涌起了一层晶莹的元气。

    这些虫豸无声的震死,然而在下一刹那,这些虫豸浑身包裹着幽绿色的火焰,燃烧了起来,变成了气团。

    雪堆往上掀起,变成一团血雾。

    郑袖的身影如鬼魅一般从中冲出,瞬间消失在这片山林。

    她完美的面容如瓷片般寒。

    她不再隐匿自己的行迹,因为她已经暴露。

    也就在这一刹那,天空之中一声战鼓擂响般的轰鸣,寂静的山林中,同时涌起数十道巨大的火柱,将这一片山谷的上方都照得如同白昼般透亮。

    丁宁从一顶行军营帐中走出。

    郑袖的身影很快,快得让天空盘旋的腾蛇都根本看不清,但是在他的感知里,却是清晰的出现了那一道流动的风。

    他的身影也瞬间在这行军营帐前消失。

    与此同时,山林之中无数青狼的吼声响起,似是在为他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