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再熟悉的千墓山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再熟悉的千墓山

    第一颗赤金色的火球和幽浮巨舰正式相逢。

    轰的一声,就像是一颗落入油锅的火球。

    赤金色的火焰和黑色的阴气相触,没有互相覆灭,而是沿着黑色的阴气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赤金色火球落在幽浮巨舰的表面。

    每一颗赤金色火球都是如此。

    所有的幽浮巨舰的表面都燃烧了起来。

    这些赤金色的火焰沿着黑色的阴气烧入幽浮巨舰表面的符文,沿着符文的通道,深入幽浮巨舰的内里。

    无数惊恐的声音在幽浮巨舰的内部深处响起。

    这世间应该没有任何一种火焰能够烧穿幽浮巨舰的坚厚铁甲,然而当这些赤金色的火焰和这些阴气相融,却是绽放出更惊人的热力,开始烧穿这幽浮巨舰的薄弱之处,尤其是在内部,尤其是那些法阵,那些晶石构成的阵枢。

    符文和法阵的损毁,便意味着元气的暴走。

    一阵阵的爆炸声从幽浮巨舰深处不断的响起。

    “弃舰”

    先前那出军令的厉喝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的厉喝声里却都带起了颤音。

    打开的舱门里卷起了无数道风。

    所有的修行者和阵师第一时间冲出了舱门。

    接着便是军队。

    先是杂乱而急剧的步伐声,接着便是整齐划一丝毫不乱的脚步声和马蹄声,车轮声。

    一艘艘幽浮巨舰通体燃烧了起来,就像是留着热油的某种怪物,令人完全想象不出先前的模样。

    从它腹中涌出的这些修行者和阵师、军队,就像是内脏或是排泄物在冰面上蔓延。

    火焰灼烧着冰面,冰面开始化水,这些通体燃烧着的幽浮巨舰开始缓缓往下陷去。

    大量滚烫的水蒸气喷涌着。

    打开的舱门里起先喷出来的是风,现在喷出来的风里,却已经夹着这滚烫的水汽和一缕缕的火焰,甚至这些火焰渐渐连成一片。

    然而即便如此,最后从幽浮巨舰之中撤出的军队却依旧步伐稳定,依旧丝毫不乱。

    火焰甚至吞噬了最后方的战车,使得这些战车从火帘里穿出,然而即便这些战马和军士身上的衣甲都燃烧了起来,但是他们的动作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些就是兵马俑。

    郑袖赖以改变整场战争的东西,她从昔日王惊梦的身上得到的,加上整个胶东郡无数年的累积赋予她的,便组成了这样的军队,让她彻底改变了燕齐的命运。

    这近万兵马俑,也是此时所有在冰面上失魂落魄,震骇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秦修行者和军士们,最后的底气。

    尤其是那些忠于郑袖和元武的将领,他们的惊骇来自于这些幽浮巨舰的被毁,仅此而已。

    只是冰面的那端,那名黑衫少年还站着,昭示着他和巴山剑场的目的,并不只是想毁灭这些幽浮舰队本身,而是想要将整支幽浮舰队的力量全部覆灭。

    那么,凭什么

    那先前不断在令的将领是徐睿,他是徐福赐姓的心腹。

    他沐浴在火光里,看着那名沉寂不动的黑衫少年,因为震骇和心痛,面容扭曲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杀”

    他再一道军令。

    最后离开幽浮巨舰的兵马俑如潮水般在冰面上开始前行。

    这些兵马俑最为可怕之处,是他们的身体不过是躯壳,只要内里的一些核心法晶不失,只要郑袖手中那些能够制造这兵马俑的匠师还在,即便是残体的兵马俑也可以复原。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支最为勇猛,真正的不惧死亡的不死军队。

    一些飞剑夹杂在这些兵马俑之间,破空声呜咽。

    有着大量修行者配合的强大军队,永远只有军队才能抗衡。

    他不相信盘踞在胶东郡的巴山剑场能够在燕境之内埋伏着一支足以杀死自己这支不死军队的强军。

    兵马俑开始奔跑。

    所有的步军脚步声分外一致,骑军和战车跟随在他们的身后。

    整齐的脚步在冰面上产生了恐怖的震荡。

    冰面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深至江底。

    随着脚步的继续践踏,裂纹之中再生裂纹,无数晶莹的冰屑往上溅了起来。

    这样的军队冲锋气势,即便是让徐睿和那些出手的修行者都感到心颤,然而不知为何,看着那名依旧沉默不动的黑衫少年,他们的心中尽是不祥预感。

    他们所看不到的江底,泥沙之中有黑气涌起。

    黑气浓如墨汁,瞬间填满寒冰裂纹之中的间隙,往上悄然蔓延。

    一朵黑色的花苞在冰面的缝隙里生长出来,瞬间开花。

    一朵之后便是无数朵。

    洁白的冰面上,变成一片花海。

    一片黑色的花海。

    无数声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似乎永远都不会减慢度的兵马俑大军的度骤然变慢,连那些尾随着的飞剑都感到了强烈的束缚力,感到了异样的侵蚀。

    然而这依旧只是开端。

    有人在山间抚琴,琴声呜咽似泣,凄冷清淡,让人无不觉得悲伤、孤苦。

    冰缝里除却花朵,有黑竹开始生长。

    许多在兵马俑后方的修行者心中开始变得异常沉重。

    他们开始醒悟这黑竹和琴声来自何人。

    若是抛开昔日巴山剑场和元武郑袖之间的恩怨不说,大秦王朝却始终欠着商家一个交待。

    如孤魂野鬼的商家孤女,始终可以敲痛所有秦人的心房。

    兵马俑大军如陷泥潭。

    冰面却在继续崩裂。

    一块块冰块往上翻涌,下方无穷无尽般的黑气涌起。

    幽浮巨舰大多已经消失,燃烧成巨大的朽铁,沉没于水中。

    然而这冰面上,却有如幽浮巨舰般的庞然大物升起。

    那是一座黑色的山。

    山上有无数的墓碑。

    一道道厉叱声和剑鸣声急剧的响起。

    几乎所有的修行者和阵师出手。

    连商家大小姐都已经出现,若是还有白山水等人到来,若是无法让兵马俑大军脱困加入战斗,他们便真有全军覆灭的可能。

    然而这千墓山已然不是世间修行者所熟悉的千墓山。

    在这些墓碑之间,有一道道的身影出现。

    这一道道的身影都是缭绕着死气,不是活物,然而却偏偏荡漾着那种唯有宗师才能拥有的气息。

    许多道剑光下意识的停顿在空中,畏缩不前。

    这些剑光的主人无比震撼的看到,这些并非活物的身影出现得越来越多,而且走出千墓山,行向兵马俑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