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杀徐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杀徐

    黑暗里有无数幽幽的目光如野狼般盯着她的车辇。

    即便以谢家为首的关中诸多豪门早在她之前作出了防范,然而这些巨富无数年的积累,许多看似牢不可破的基业还是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她在关中行走,自然遭受着无数人的记恨。

    尤其是在李思的死讯传出,天下人都知道净琉璃破了她加持的星火剑之后,一些人想要杀死她的想法就越是变得不可遏制。

    若不是关中人都是土生土长的秦人,关中是秦之起始,若不是燕、齐联军已经势如破竹般侵入秦境,若不是她的身边还有一名深不可测的昔日巴山剑场的大剑师叶新荷。

    若不是有这么多的若是...想必会有很多关中门阀会忍不住试试是否能够杀死她。

    除此之外,更令这些关中门阀好奇的却是她那几间不惜得罪整个关中而建立起来的隐秘工坊。

    没有人知道她这数座巨大的工坊里有什么。

    除了她所用的匠师极少,防卫极为森严,外面的人根本无法靠近之外,最关键的原因,是运进这些隐秘工坊的材料都是她绝对的心腹,而且这些工坊,还从来没有往外运出过任何东西。

    在这种时刻,当她从长陵再至关中,会见元武再到这里,黑暗中满怀着敌意看着她车辇的关中门阀们,却希望她的这些工坊里隐藏着巨大的力量,能够改变大秦灭亡的命运。

    ......

    叶新荷就算再强,也只是一名隐秘遁世的修行者,无法拥有战略层面的力量。

    在关中门阀和大秦王朝绝大多数权贵眼中,只有自身拥有强大武力,而且掌握着大秦王朝的诸多力量,更是拥有外人想象不到的无数强大门客的存在,才有定鼎作用。

    就如李思虽然死在净琉璃手中,然而那夜他的几名门客还是一鸣惊人,之前默默无闻但在那夜却显露出了惊人强大的战力。

    现在对于大秦而言有定鼎作用的,在长陵主导大局的严相算是一位,而除了元武和郑袖之外,似乎便只有一位曾经被人遗忘的老人还拥有这样的能力和作用。

    这就是掌控着大秦王朝幽浮铁甲舰队的徐福。

    这些关中门阀知道,在楚都上游拦截百里素雪失败之后,这名老人就在距离此刻元武皇帝所在的行宫不远的秋霞山上养伤。

    只是,这些关中门阀有能力知道这名老人的行踪,大秦的敌人们也自然有可能知道。

    当许多幽幽的目光盯着郑袖的车辇行进那些隐秘的工坊时,有许多远道而来的修行者们,也已经到达了秋霞山上。

    这些修行者有的来自燕境,有的来自齐境,有的甚至来自楚境和之前的韩地、赵地。

    他们之中有很年轻的少年,也有老得连腰都已经挺不直的老人。

    早在燕帝和齐帝给胶东郡那巴山剑场的天下剑首写信笺之前,这些人就已经出发,所以才能在这个时候就汇聚在这里。

    他们从天下各地分散而来,行踪都极为隐秘,到达这座山上之前,连脚步声都轻到极点。

    然而到了这座山上,他们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却显得比平时还要沉重。

    并非是因为疲惫。

    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负的使命,他们知道今天的事情也一定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且有可能彻底决定这场大战的结果。

    秋霞山上有一座剑院。

    这曾是大秦王朝历史上很有名的流年剑院。

    然而这座剑院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荒废,内里的主要修行者都在元武登基前那场大变之后被处死。

    所以这里虽然庭院依旧占地很大,还有一条灵脉偶尔会流出些残余的灵气,但已经显得有些破败。

    对于这些从天下各地远道而来的修行者而言,还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已经不存在任何强大的护山法阵和足以杀死宗师的禁制,更无法容纳大量的军队。

    有近百道身影从这山四面上山,最终从山林中纷纷穿出,沉默的包围了这座破败的剑院。

    这些修行者之中,最为年轻的一批都来自于燕,他们的修为和其余修行者相比自然大为不如,然而他们的背上都背着一副双头龙首弓。

    这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有一个专有的名字“惊天破”。

    这种符器只来自于楚。

    只有昔日楚皇宫里的数位炼器师才懂制器之法,就算在当年楚王朝强盛之时,也只有千名皇城护卫配备了这种可以引动天地雷罡,威力甚至不输于六境修行者的符器。

    这只能说明,楚境里也有很多人有很多种想法。

    至少有人希望燕、齐能够灭了秦。

    有七名宗师出现在这座剑院的正门。

    这七名宗师身材高矮胖瘦不一,但都是身穿着式样相同的袍服,甚至连身上的剑意都几乎相同。

    普天之下,只有燕绝星宫有七名师兄弟修同样的剑经,而且最后都入了七境,成就了宗师。

    这燕王朝绝星宫七名宗师性情怪癖,以往从不出山,但谁都知道,这七名宗师在绝星宫闭关修行,是因为联手修了一门剑阵。

    一门七宗师已然可怖,而七名宗师组成的剑阵,威力更是比单人使剑不知道会强出多少,绝对不是单纯的数字叠加。

    除了他们之外,其余那些远道而来的修行者,也绝对不会比那些依靠符器的年轻修行者弱。

    那么,有这样些人一齐到来,原本伤重未愈的徐福,又如何能够活过今夜

    有一些符纸飞了起来。

    这些发黄的符纸像信鸽一样飞向空中,然后悄然消失,空气里却是留下了许多道晶莹的痕迹,渐渐连接起来。

    这些符纸连成了一种磅礴的符意,封锁住了这山。

    即便接下来的战斗必定惊心动魄,然而至少能够为他们赢得足够的时间。

    当这些符纸飞起,那些最年轻的修行者便已出手。

    他们体内年轻而又富有活力的真元,雀跃而激动的涌入他们从背上取下,双手紧握着的符器里。

    龙首里往外喷吐着金色的闪电,连成弓弦。

    在下一刹那,无数道金色的雷光便从高空中被召唤而来,变成无数真实的雷光箭矢,朝着这破败的剑院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