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量变而质变(第二更)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量变而质变(第二更)

    “以你的天赋和现今的修为,没有希望很快成为七境宗师。 ”

    丁宁看着躬身行礼的叶帧楠,先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看着抬起身来并没有受到他这句话打击的叶帧楠说道:“但你的剑心足够坚定到和赵剑炉那些剑师相比,在过往十几年里,我只在王太虚的门客里看到一个,只是那人适合走张狂疯魔的剑意,所以我引荐他去和赵剑炉的人学剑,现在听说在王太虚的身边,已经有所成就。但你和他不同,你更适合走冷静极端谨小慎微的剑意。冷静而不畏死,悍勇之余可以在精细之处做文章,这是天生的御剑师,对于飞剑的掌控将会比一般的剑师更好,而且你现在的确也已经到了五境,距离六境都不远,你现在使用飞剑也的确已经有小成。”

    叶帧楠真正知晓了丁宁的身份之后,就更是明白丁宁每一句和他在修为上的谈话,都会让他在将来的修行中受益匪浅。

    他眼中的光焰剧烈一闪:“您的意思是让我专修飞剑,将飞剑一道修到极致”

    丁宁并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岷山剑宗有很多名剑,有些剑是我们秦剑师所留,数量更多的一部分你在岷山剑会时也见过,是来自韩赵魏三朝的宗师。巴山剑场昔日也有无数名剑,大半在巴山剑场灭时损毁,或是被郑袖和元武夺取。但毕竟也有不少留存了下来,现在已经辗转回到胶东郡。”

    叶帧楠的眉心微蹙,他不明白这些和自己的修行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但是知道必定每一句都有深意,所以他只是用心的一字不漏的仔细听着。

    “自古以来虽说也有能够控制多道飞剑的修行者,但毕竟一心不可二用,一名修行者的心意在御使一柄飞剑时,自然不可能也分心操控另外一柄飞剑。所有那些能够操控多道飞剑的修行者,只是一剑刺杀时而令一剑依照剑路自由飞行,这便如抓住一柄飞剑的同时,势必放开另外一柄飞剑,其中自有间隙。”

    丁宁看着他,细细的说了下去:“但事实上我巴山剑场,有一种可以更好的控制更多飞剑的方法。”

    “千衍大阵,万剑归宗”叶帧楠吃了一惊,发出声来。

    “看来你倒是也听过此种剑经。”丁宁倒是有些意外,如此一来他便更容易解释:“这剑经其实以外力为辅,究其理是需要先炼成一枚阵法枢剑盘,阵法枢剑盘和御使的所有飞剑气息相连,所有飞剑都相当于阵法枢键盘上的棋子,组成大阵。控制剑师对敌时,只要心念御使真元调动阵法枢,就如不断拨动不同的棋子一般,这剑阵便千衍万化,无数飞剑变幻无数攻击方式。”

    “这种剑经的修行所限有三,一是合适的修行者,二是所需大量好剑,三是这修行者的真元厚度。”

    “这种剑阵的威力一是来自于飞剑的数量多,各种元气性质不同的飞剑组成剑海,带动的天地元气驳杂而磅礴,同时飞剑又狡诈诡奇,与之对敌的修行者除了要硬抗强大力量的冲击之外,还要防范突然出现在身侧的飞剑刺杀。但飞剑之术,原本飞剑符文里能够容纳修行者真元有限,更多依赖的是这剑胎本身元气的力量,所以组成剑阵的好剑必须是那种自身元气积蓄非常强大的好剑。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这名修行者体内必须存得下海量的真元,因为这御使大量飞剑时,虽然每一柄飞剑都是通过阵法枢剑盘控制,但真元通过阵法枢源源不断的涌入每一道飞剑,时刻消耗惊人。”

    “巴山剑场有剑境,这阵法枢剑盘也自有材料,岷山剑宗和我巴山剑场有足够名剑可供挑选,组成这样剑阵不成问题,你的性情又足以让你可以控制这样的剑阵。”

    听到此处,叶帧楠已经完全明白,忍不住轻声道:“所以只差海量真元。”

    “正常人的经络自有极限,若非修炼数种能够互相作用的顶级功法,到了我这样的修为,才有可能拥有远超寻常七境宗师的海量真元。”

    丁宁平静的看着叶帧楠,说道:“你要能够炼成这种剑阵,唯有依赖度厄金丝。”

    “度厄金丝”叶帧楠不解,他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丁宁道:“一种符器,用乌金丝炼制,纂刻法阵,随气血牵引,遍布修行者经络,深入气海,就如同在修行者体内再埋一圈经络。这度厄金丝能够牵引惊人的天地元气存积其中,战时便源源不断引入阵法枢剑盘之中。”

    叶帧楠瞬间明白:“就如在体内再植一个法阵。”

    “度厄金丝过脉,万丝穿身,极其痛苦,很少有修行者能够支撑,但我觉得你能够坚持。”丁宁看着他,说道。

    叶帧楠再次躬身行礼,心境没有大的波动,言语也极为平静,道:“可以一试。”

    ......

    当叶帧楠离开,丁宁也走出了这间静室,离开这片山崖。

    还无法在修行者世界的层面就解决所有问题,并非是他自己不够强大,而是跟随他的强大修行者数量还是不够多。

    任何想要以自己的意志来行大事的人,都始终在寻找知音,寻找志同道合者作为帮手。

    当他所拥有的修行者多到足以正面抗衡任何一个王朝的大军,足以轻易的应付任何一个王朝最强大的精锐军队的冲杀,那现在困扰他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当他用天下剑首令开始宣布巴山剑场回归时,他这样的动作就已经开始。

    只不过现在要做得更快,更彻底一些。

    现在对于叶帧楠的安排,对长陵夏婉等人的安排,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接下来他要去燕。

    燕有他白羊洞的师兄张仪。

    当燕、齐和大秦王朝的战争启时,或者说那封信通过使者传递出来之时,燕王朝就应该不会准许张仪离开。

    在战略层面上而言,张仪就是可以限制他和巴山剑场的人质,会被软禁在燕王朝。

    他当然不会让燕王朝如此。

    而且关于让更多志同道合的修行者成为帮手的做法,他当然不会只在秦境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