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按照我的方式(第一更)

第一百四十一章 按照我的方式(第一更)

    澹台观剑没有再劝说什么。请大家看最全

    他和黄真卫其实都是一样的心情。

    他们都不喜欢战争,不愿意看到很多无关的人被牵扯到不属于他们的恩怨里。他们不希望看到万民受苦,看到在家中苦苦等候的人等到的只是他们家人战死在战场上的讯息。

    在这年春,无论是在阴山还是在阳山郡一带的战场上,每一次大战之后,即便是捷报传来,黄真卫在黑夜中行走在长陵街巷中时,听到的也很少有欢喜的声音,而是很多令人夜不成寐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大势所趋。

    拥有再强的修为,也无法改变已经形成的大势。

    李思死去,大秦双相去其一。

    郑袖的星火剑被破,接下来她座下的修行者,再也无法拥有她的加持,大秦王朝骤然失去了极为重要的力量,而且她的很多部下,很快就将会被杀死。

    秦攻楚,军队死伤惨重。

    巴山剑场割裂了胶东郡,东胡和乌氏联手,在阴山之后虎视。

    灵虚剑门内变,岷山剑宗判出长陵,夜策冷逃离长陵....大秦王朝几乎有大半的宗师或是背离长陵,或是彻底加入了巴山剑场。

    这是大秦王朝有史以来最弱的时候。

    谁能阻止燕、齐不出兵伐秦

    有些人可以不考虑自己的未来,但一定会考虑王朝的将来。

    在这种情形之下,很多人都会将自己的个人感情因素忽略不计。

    所以现在黄真卫觉得不是有很大可能燕、齐会出兵,而是燕、齐肯定会这样做。

    因为他自觉换了他是那两国的帝王,他也会这样做。

    墨守城临死之前,将这座城交给了他。

    他要守的并非是这城,而是这城中百万计的大秦子民。

    不想令这长陵堕于战火,这便是他来见澹台观剑的原因,然而当战火已然无法避免,他便只有拼尽全力去赢得战争,不让战火烧入这座城。

    无数年以来,长陵强大的修行者层出不穷,而且很多都在当时独领风骚,所以长陵一直被认为是天下气运聚集之地。

    哪个王朝不想占有长陵为都

    而那些和大秦交战了很多年的将领们,哪个不想杀入长陵,在这座城里施虐

    澹台观剑静默的离开。

    他走得很急。

    因为他知道离开这里之后,将会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

    澹台观剑还没有回到胶东郡。

    在可以俯瞰半个胶东郡的那座靠海山崖上,丁宁几乎同时接到了两封信笺。

    这两封信笺分别来自燕、齐。

    信笺上的落款都很细气,看上去很是谦恭。

    但是漆封却都是金色的,加盖着的都是皇印。

    丁宁拆开了这两封来自不同国度,相差何以万里计,然而却几乎同时到达的信笺,嘴角流露出一丝微嘲的神情。

    信笺的内容也很是谦虚恭敬,都用很委婉的语气阐述了两位不同帝王即将出兵的计划,同时希望巴山剑场给予支持,甚至共同出兵。

    同时两位帝王还表示随后就会有使者队伍到来,送来一些他们希望巴山剑场接纳的礼物。

    “都是要出兵,然后希望我们也能和他们联军”赵香妃也来到了这片山崖上,此时虽然只有她和丁宁在,但她和丁宁两人议事,就已经代表着是整个天下战略层面的事情。

    不需要看两封信笺的内容,光是看着丁宁的脸色,她就已经猜出了内里所写的是什么,微讽的笑了起来,“他们当然不会请求,而是在形成这样的事实之后,恳请你的支持,不希望你出手干涉。”

    “没有意外。”丁宁让两封信笺在手上变成飞粉,然后从窗口飞出,在阳光里朝着海面飘洒。

    “小事不能见人心,大事才可以。”赵香妃淡淡的笑了笑。

    丁宁转过头看着她问道:“你知道他们最希望见到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赵香妃似是有答案,但是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丁宁笑而不语。

    “他们最希望见到的是,燕、齐联手灭了秦,然后瓜分了秦楚,而将我们遏制在胶东郡。”丁宁说道:“那时胶东郡对于诺大的燕、齐而言,也只不过是弹丸之地,就把我们视为一个天下最强的宗门,也形成不了威胁。”

    “他们的想法我并不在意。”赵香妃看着丁宁,道:“我只知道我们不是白痴,而且元武和郑袖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对付,我只在意你想怎么做,所以最终呢”

    “既然大势不可避免,最终会天下一统。”丁宁看着赵香妃,说到:“我会推动天下一统,但我依旧会用我的方式。”

    这句话别人听不懂,但是赵香妃却听得懂。

    她笑了起来,“不需要背负那么多军队的生死,便自然轻松,所以我只需将自己当成一名纯粹的修行者”

    丁宁看着她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抛去这楚事,你本来就会变成更强大的修行者,你本来就很强。”

    “我会闭关修行。”赵香妃明白丁宁的所想,她很自然的应允。

    “我会去燕做些事情。”丁宁最后和她说道。

    “那你小心。”

    赵香妃只是说了这一句。

    作为单纯的修行者本身就是她很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她也很清楚,丁宁离开胶东郡去天下行走,在这种时候,无论去燕还是去哪里,要做的就必定是会影响今后整个天下的大事。

    当赵香妃离开这片山崖之后,丁宁依旧对着面海的那扇窗户。

    有一名年轻的修行者走进了这间静室,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

    “你已经跟了我很久。”

    丁宁对着这名年轻人说道。

    这名年轻修行者是叶帧楠。

    从岷山剑会之后开始,他就一直成为丁宁的侍者,除了那些被丁宁所派去别的地方的时间,其余时候都在丁宁的身边。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是丁宁重回修行者世界之后的第一个死士。

    叶帧楠不知丁宁要做什么。

    所以他没有回应,只是沉静的站着。

    “我明白你觉得你欠我一条命,但是你现在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够强,作为近侍和死士都已经不够强。”丁宁看着他说道。

    叶帧楠骤然感觉到了他的意思,心内掀起巨大的波澜,双手都微微震颤起来。

    在下一刹那,他躬身行礼,道:“您一定知道让我变得足够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