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曾经的刺客(第一更)

第一百三十六章 曾经的刺客(第一更)

    ,。

    明月当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丁宁站在窗口,看着悬崖下的这些海浪,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有些无奈。

    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在追求无敌。

    或许在他们看来,当到达无敌的境界之后,世上便无难事。

    然而丁宁知道并非如此。

    早在当年的长陵,他就知道。

    现在他又已经被认为是当世无敌,若以个人战力而言,即便他还未真正从七境破入八境,但是此刻天下的修行者最多认为元武足以和他匹敌,但却不会认为现在的元武能够战胜他。

    丁宁自己也能确定,破入八境只是时间问题。

    可即便到了八境,还是会有无奈的时候。

    无敌也并非俯瞰着天下万物的神灵,也不能决定这世上所有的事情,也无法改变很多人的生死。

    悬崖下的浪花洁白,然而丁宁有些出神,他眼中的浪花,却似乎在透出红意,一片血海。

    “若没有办法改变燕、齐的出兵,巴山剑场会怎么做”

    百里素雪知道他此时的无奈来源于何处,他问了丁宁这一句。

    “守着胶东郡,连楚境内的力量我都会设法收回来。”丁宁说道:“我们在胶东郡的军力不算多,不能出军。”

    百里素雪理解丁宁的这种说法。

    燕、齐出兵的几率很高,而燕、齐只要出兵,便意味着燕、齐两大王朝很深信两朝联手就一定能够灭秦。

    在这种情形之下,巴山剑场只要出军,对于秦、燕、齐这三方而言,三方之中任何一方都会是巴山剑场的敌人。

    “我并不关心燕、齐。若是自认可以灭秦,但被秦灭了也就灭了。”百里素雪沉默了片刻之后出声,“我只是生怕你也随着净琉璃推一把。”

    丁宁当然明白百里素雪的意思。很多事情哪怕最终结果都是一样,但你插不插手,却事关一开始的本意,却事关你将不将许多一开始的朋友视为敌人。

    人的改变,便源自于想法的改变。

    所以丁宁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道:“当然不会。不过我想先杀死叶新荷。”但在数息之后,彻底恢复平静的丁宁又轻声补充了一句。

    在巴山剑场的所有仇敌里,此时对他们真正有威胁的人已经数得出来。

    元武、郑袖、徐福、严相,还有就是叶新荷。

    “时间太短,很多事情还来不及准备,尤其是对于千墓和守尘他们而言,还需要更长久的时间。但若是大战爆发,叶新荷会出现在关中和长陵之外的战场上,我会亲手杀他。”丁宁接着说道。

    百里素雪没有再说话。

    其实他看着海面上不断卷起的波浪,知道这整个修行者的世界像这海面一样永远不会平静。

    他太过了解净琉璃,所以他忍不住想到,若是在将来,当净琉璃强大到一定的程度,若是出现某个可能,当她发现只要杀死丁宁就能彻底推动某件事情,那她或许真的会对丁宁出手。

    有些人并不在意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主宰天下的存在,但在意自己能够让这个世界随着自己的意志改变,这种人比起那些单纯的对手更为可怕。

    除了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外,此刻的百里素雪更为担心的是净琉璃的生死

    夜色里,背负着净琉璃的独孤白在疯狂的逃遁。

    黑暗遮掩着无尽的杀机。

    凄厉的破空声里,噗的一声轻响。

    这轻响声来自独孤白的腰间。

    一道阴险的飞剑悄然突破了他身外的剑光,直接刺在他的腰间,鲜血狂飙

    这绝对不是独孤白身上的第一道重创。

    只在百里素雪和丁宁谈话的这短短片刻时间里,他的身上已经有四五处这样可怕的伤口。

    然而这名年轻的修行者还在疯狂的在山林中穿行,就如这一刹那,他甚至都没有管带着鲜血离开自己身侧的飞剑,也不管这柄杀意绽放之后又迅速飘飞而走的飞剑主人到底在哪里,也不管这飞剑会不会再次降临自己的身侧。

    他只是不顾一切的逃。

    远离那片未完成的宫殿。

    依靠绝对的速度,的确能够甩开很多修行者,不至于陷于包围之中。

    只是依旧有修为强大的修行者能够追来,甚至提前到达他逃遁的方位的前方某处。

    独孤白逃遁的方向,正是他和净琉璃放羊的那片山坡。

    他和净琉璃在那片山坡上安静的生活了一段时间,既然净琉璃杀李思的起因是百里素雪的安排,而且之前净琉璃能够让人安排进这片宫殿,那至少无论是长陵皇宫里的内应,还是巴山剑场或者岷山剑宗的人,就都会知道那处地方是净琉璃的落脚点,在那个方位,有人接应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然而就在那片山坡前方的山梁上,已经有一名敌人在等着他。

    这是一名女修行者。

    她腰间围着粗布围裙,围裙上还有泔水和菜叶,是一副厨娘的装扮。

    在那道星火落下之前,她的确就在那片未完工的宫殿某处做着厨娘的活,甚至还在应付着某个工头的调笑。

    然而当独孤白拼尽全力逃向这处,她却是已经超前了独孤白一道山林,在这里等着。

    李思在和净琉璃之前的交谈里就说过,若是净琉璃真的能够杀死他,他已经授意门客,许多门客都不会追杀净琉璃。

    然而他也只能保证大多数门客会遵从他的命令。

    就如百里素雪也不能完全左右净琉璃的想法一样,这名女修行者也并没有遵从他的命令。

    那座未完成的宫殿里,有着很多像她一样乔装打扮混迹其中的修行者,为的便是保护李思的安全。

    而她,本来便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位。

    她的名字叫做牧红烟,早在巴山剑场统领秦军和韩、赵、魏征战的那个年代,她便已经是长陵最出名的刺客之一。

    一直等到她成为了李思的贴身护卫之一,这个名字才在修行界的世界里消失。

    当在很多年前收起那柄刺杀人的小剑之时起,保护李思就是她唯一的使命。

    然而现在李思却就这样死了。

    她的生命便似乎骤然空了,失去了意义。

    在从那片未完成的宫殿掠出时,她的手里还拿着几片未洗净的青菜叶子,而此时,她的手里握着一柄小剑,一柄鲜红色的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