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剑心(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剑心(第二更)

    “剑心无外乎人心。”

    这句话给了独孤白很大的震动。

    但这个时候给他更大震动的是净琉璃接下来那句,“我可以用最节省时间的方法。”

    他有种预感,马上要出大事。

    “你想要怎么做?”他忍不住问道,声音都不自觉大了一些。

    “你看着就知道了。”净琉璃看着他,说道。 & nbsp;“有把握?”独孤白这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但是看着她的眼睛,他便得到了答案。

    净琉璃决定的事情,不是他所能改变的。

    所以他闭口不说,最终这三个字出口的时候,就变成了,“小心些。”

    净琉璃点了点头。

    她在岷山剑宗修行之时,因为天赋太过高绝,所以她在所有的修行者之中鹤立鸡群,就像是岷山最高处的雪峰,旁人无法及,而她也根本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目光。

    根本不在意别人,在她的修行之中可以给她带来一往无前的锐气,脱去一切羁绊。

    然而在长陵跟着丁宁学习了很久,她也渐渐明白这竟然也是她最大的缺失之一。

    看透人心,是真正的剑心通明。

    她学习着,然后渐渐做到了。

    “小心些”这样的三个字对于她即将要做的事情是完全无用的,然而她知道独孤白此时的心意。

    ……

    她离开了独孤白的身侧,开始行走。

    一开始根本无人注意。

    那些各自在劳碌的工匠和苦役者虽然和她相隔咫尺,然而却就像是各自守着自己的世界。

    随着她的脚步越走越快,而且笔直的跟向李思的车辇,便终于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有些人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看着这名女医官。

    车辇周遭的人也迅速感应到了她的存在。

    空气里骤然开始荡漾起元气波动。

    “李思”

    她很直接的停下了脚步,对着那车辇上的背影,喊了一声,然后道:“我是净琉璃。”

    一片不可置信的低声惊呼和倒抽冷气声响起。

    在整个长陵,没有人没有听说过净琉璃的名字,但也没有人想到这样传说中的存在,会突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

    车辇骤停。

    李思微微转身,然后直接下了车辇。

    这名看上去很俊逸的男子微微皱着眉头,脸上的神色没有多少剧烈波动,只是一副若有所思和好奇的样子。

    “净琉璃。”

    他重复了一遍净琉璃的名字,然后甚至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就像是看着调皮的后辈:“你这是想做什么?”

    “自负。”

    他的这句话,却是让净琉璃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字眼。

    她是岷山剑宗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若是出现在一个别的修行者面前,不管对方修为,对方恐怕第一时间会想是不是岷山剑宗会针对他做出了什么强大的杀局,恐怕会紧张到极点。

    然而李思如此戏谑的说法,却是毫不担心,想必是极度自信,岷山剑宗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杀得了他。

    “当日我师尊离开长陵,我留了下来,他只交待了我一件事情,就是杀你。”净琉璃看着李思,不愠不怒,说话间神似了丁宁的平静语气。

    李思手抚了抚额头,有些头疼般轻慢道:“然后呢?”

    “我的天赋比你高,花去很多时间去慢慢寻觅你的弱点,等着自己修为的增长,注定可以杀死你。”净琉璃看着他说道:“但是我很怕麻烦,所以我想先挑战你一次。”

    这句话一出口,周围便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没有人嘲笑净琉璃,但是很多李思周围的修行者,看着净琉璃的目光都充满了古怪的神气。

    “这太儿戏。”

    李思倒是收敛了所有戏谑的神色,眉头微皱。

    他说了这一句之后,却并没有马上回应,自顾自想了片刻,然后才抬起头来,看着比他矮了不少的净琉璃,缓声说道:“百里宗主在岷山剑宗以一人之力败了我们数人联手,想必是觉得对我们的心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只是他是觉得这种影响大到足以影响我们今后的修行,从此让我们难觅入八境的门槛?还是他觉得让你再来挑战我,可以给我的心境造成更大的打击?”

    净琉璃面色如常,她没有回应,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几句话一样。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修为和我相差太大,所以给你一次和我比剑了解我的机会。若是我连这都不敢,即便赢了你,恐怕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今后倒是真会对我的心境产生影响。”李思淡淡的看着她,说道:“我当然会答应你这个请求,但你判出长陵,今天给你这样的机会,然后就此让你走了,对我却是不公平。”

    净琉璃微冷的笑了笑,道:“你说。”

    李思将头抬得更高一些,道:“今日我便应了你的条件,但是接下来你一日赢不了我,便一日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独孤白一直很紧张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听到李思的这句话,他的心中就咯噔一下,彻底明白了净琉璃的用意。

    以李思的心性,不只是舍不得杀净琉璃,甚至是想将净琉璃收为己用。

    “哦?”这个时候净琉璃的声音响起,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思,微讽道:“留我在身边,你是想用收服你一些门客的手段,慢慢感化我?”

    李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可以这么想,对于我而言,如果舍不得就此杀了你,让一名像你这样的敌人始终无法离开我的视线,为长陵减少一名可怕的敌人,也是很划算的事情。”

    “只要你不后悔就好。”净琉璃看着李思,说道。

    她这句话发自由心,所以显得异常真诚。

    李思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净琉璃想了想,然后问道:“你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思淡然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是如何评价你的,你觉得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净琉璃认真的问道:“或者说,很多人在你对背叛李家的这件事上,就觉得你十恶不赦,你对此有什么异议吗?或许你所做的事情,会有你的一些苦衷,只是外人并不知道?”

    李思的面容微冷,“好人和坏人,有意义吗?”

    “对我有意义。”净琉璃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这有关我的杀意,如果你有一些苦衷,或许我杀你的心意就没有那么坚决,换句话而言,我或许可以让你活下来。”

    李思深吸了一口气,负起双手,不再看她,声音微冷道:“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