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守株以胜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守株以胜

    场间只有一个人依旧对夏婉有信心。请大家看最全

    这个人就是淡然静立一侧的那名皇城使者。

    从见到夏婉的第一眼起,他就从夏婉的一些姿态看出了夏婉在剑道上的成就,然而素心剑斋这些人和夏婉相处却无所察觉,这只能说明他的境界远高于素心剑斋的所有人。

    他也很清楚夏婉依靠丁宁那三招剑招便能轻易的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但夏婉既然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来战斗,那夏婉肯定想过面对这样的场景。

    所以他现在只是很好奇,好奇夏婉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致胜。

    空气震动得越来越厉害,随着陈玲的极速逼近,她和夏婉之间的空气里出现了许多水纹一样的波纹,彼此冲击,瞬间又形成了无数滴水珠一样的元气,往外激射。

    光线在其中都似乎被这些元气带走,这片空间变成幽暗的一团。

    夏婉的目光穿过这片幽暗,和陈玲有些赤红的双瞳相遇。

    接着她无比沉静的握住了雪白色的短剑,朝着那片幽暗刺了过去。

    雪白色的剑尖穿过幽光,笔直的来到对方的眉心之前。

    一片惊呼声响起。

    所有旁边的素心剑斋的修行者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夏婉的这一剑宛如自杀,剑势如此简单,甚至只是寻常的一刺,谈不上什么剑招。

    这样的剑招,除非是以力破法,只有真元修为大大超过陈玲的那种七境宗师,才能如此一刺就刺穿陈玲的剑幕。

    一个大境的修为,尤其是对方积蓄于体内的本命元气尽出的情况之下,体现在力量上便是数倍的差距。

    所以这一剑从任何方面去判断,就将会是剑被震飞,夏婉的浑身骨骼和五脏被震得尽碎。

    唯有情绪最为平静的皇城使者在这时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他敏锐的感知到了这异常简单的一剑里蕴含着细微的后继变化,那一丝异样的气息来自于剑柄处,也就是说,此时从夏婉身体里涌入到这柄剑里的力量,将不会从剑尖迸发出去,而是积蓄在剑柄处。

    没有什么时间让他去猜测接下来的变化。

    一声尖锐的震鸣已经响起。

    雪白色的剑尖和绯红色的剑幕已经相遇。

    尖锐的震鸣声里,空气中随即响起宏大的回响,大团大团的气浪在剑尖和剑幕的相遇处生成,往外轰去。

    没有任何骨裂的声音响起。

    所有素心剑斋修行者想象中的画面发生。

    就在雪白色的剑尖和绯红色剑幕相遇的一刹那,夏婉的手已经和这柄剑彻底脱离,甚至她和这柄剑的真元联系也已经彻底脱离。

    然而有一股惊人的力量,同时在剑柄上和她的脚下迸发。

    雪白色剑柄内积蓄的力量砸落在了地上,雪白色的剑气连接着地面和这柄剑本身,使得这柄剑就像是变成了一根矗立在地上的长矛。

    夏婉的身体借着反冲力往后飘飞出去,她体内涌出的真元在她的脚下奇异的牵引着天地元气,使得她脚下的那方山石地变得异常坚固。

    就连那名皇城使者都没有预感到她和身下这片山石地的变化,他的眼中都闪现出惊艳的光芒。

    觉得惊艳,是因为他明白了这一剑的想法。

    这一剑不是白羊洞的白羊挑角,但是却很好的运用了她所知的剑招,形成了白羊挑角般的效果,就像是在地上立了一根柱子,等着对方来撞。

    和白羊挑角的主动和灵活相比,这一剑显得很死,守株待兔。

    然而陈玲的剑势本来就也很死,她只是用纯粹的力量,让自己人剑合一撞向对方。

    “咚”的一声。

    陈玲就撞上了这根柱子。

    山石地面骤裂,接着被强大的力量轰击成粉。

    雪白色短剑中的力量也在刹那耗尽,就像寻常凡铁一般被砸落下方尘埃。

    对于所有六境以下修行者而言极为强大的剑幕完好无损,然而一股强烈的震荡力,却是从这道剑幕传到了陈玲的眉心。

    陈玲的脑海之中嗡的一响,这种感受和被当头敲了一记闷棍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元和本命元气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陈玲一声厉喝,强行凝神。

    然而这一瞬间的迟滞带来的后继剑幕散乱,对于夏婉而言已经够了。

    她也用出了最简单最笨拙的方法。

    她的身影还在往后飘飞之中,但是体内所有的真元和积蓄着的天地元气,全部被她无比暴烈的在一瞬间逼了出来。

    这些真元的迸发没有任何的遵循的招数,只是暴戾的往前激射,卷起一切可以卷起的东西。

    从空中飘落的落叶、地上溅起的石子砂砾、包括那些空中飞舞的水滴,在这真元的疯狂迸发之中,获得了强大的推动力,在空中疯狂的加速,变成了一道道的箭矢。

    无数道影迹骤然出现在她和陈玲之间。

    无数道箭矢砸落在陈玲的剑幕上,许多穿过了剑光的缝隙,射在陈玲的身上。

    一些坚硬的碎石直接在她的身上刺出了伤口,接着再她紊乱的真元的反弹之下,带着她的气血又被反震出来,纷乱的弹射在她身外的剑幕之上。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些碎石又被剑幕震成更细小的碎片,在剑幕和她身体之间的狭小空间中飞舞,割刺。

    一声令所有素心剑斋修行者面色发白的惨叫声响起。

    绯红色剑幕里充满了血雾。

    陈玲的身体在这一刹那被割刺出无数道伤口,有些被她自己力量所激形成的伤口甚至深入了她的体内,让她体内的气血都在往外喷涌而出。

    在下一瞬间,那剑幕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骤然消失。

    而那些血雾则随之飘散出来,弥漫更多的空间,浓厚的血腥气开始传入每个人的鼻腔之中。

    有两名素心剑斋的师长骇然的掠了上去,掠向已经变成血人的陈玲。

    许多伤及内腑的创口如果不得到及时的治疗,影响的就已经不只是她今后的修为,甚至很快就会危及她的性命。

    夏婉已经真元耗尽,她的双手和双腿都有些微微的发抖。

    然而谁都可以看出她的那种兴奋和狂喜。

    在所有人的注视里,她走向前方,从尘埃里捡起那柄雪白色的短剑。

    “果然没有死不死的剑招,只有用得死的剑师。”

    皇城使者看着这名在岷山剑会之中都很低调,很不显山露水,但实则内心却无比强大的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发出了一声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