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八章 分,离
    楚都的城门楼上,剑光还在不断盘旋。

    丁宁依旧宁静站在城门楼上一角,城门楼周遭的城墙上,地面上,有许多坠落着的兵刃,也有一些人的尸身。

    他的出手并不激烈,剑出也以破招为主,甚至都没有动用大刑剑,但是面对的挑战者里,也依旧有郑袖和元武的死忠者,也依旧有些剑式是玉石俱焚,必分生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城里所有人的情绪也在悄然的发生改变。

    长陵那许多名剑师,包括那些上前挑战的剑师之中,有许多人最多能够将几招剑式运用到堪称完美的境地,然而今日里,在丁宁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不知道多少宗门的不同剑式。

    而且他所出的每一剑都不只是堪称完美,而是在场的所有修行者都没有见过能运用得比他要完美的存在。

    关于王惊梦的故事,有很多的传说,身在楚都的这些人里面,有大多数人只是听说过这些事情,但并未真正见过他的战斗。而以前一些哪怕亲眼目睹过他出手的修行者,大多也只将王惊梦的无敌联系到他迥异于常人的绝世天赋。

    然而今日里,所有人的看法都已经有所改变。

    例如他今日里所用的一些砍柴剑、劈山剑等剑招,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样,和剑招的名字一样,没有任何的花巧。其中只是最简单的劈斩和砍削的动作,唯有长时间不简单的每日苦练,才能够达到那种行云流水,自然有神的境界。

    所以王惊梦的无敌,是因为他有着超越常人天赋的同时,还比寻常人要更加努力。

    许多剑式对于这城中的修行者而言,就像是一场教学,而这样持续的战斗,也更让那些传说变得真实,也更让人看清他自己。

    所以这城里先前那些明确表示对丁宁敬重的修行者和军士们,心中的敬仰越来越浓烈,甚至有许多先前没有明确表态的军士,也开始折服。

    而另外的一方,彻底忠于元武和郑袖的修行者和军士们,因为看到同僚的死亡,而激起了更多的血性和仇恨,态度也越来越激进起来。

    城里两方的气氛,便变得越来越不融洽。

    “即便真的天下无敌又如何,恐怕也只是沽名钓誉之辈。”

    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里,就在靠近这段城墙的一条街巷里,一名秦军将领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说是一人应对这城中所有的修行者,这样的做派,却正好激得军队无法参战,尤其现在再这样下去,我们城中倒是要分两拨打起来。到时候无数人战死,这城大乱,他却正好收了这座城。他意思不想造成这样的结果,但这无数人还不是为他而死。退一万步而言,即便打不起来,谁站在他那一边都看在眼里,他难道还能一次性带所有这些人离开若是不能,那教这些人如何自处今日不为他而死,恐怕他日也没有好下场。”

    在这名秦军将领愤怒的声音里,有许多将领保持了沉默,但是却心有同感。

    只是这种愤怒并不只是针对丁宁,而是对于整个兵马司,对于那些长陵权贵尤其是对于郑袖的愤怒的一种宣泄。

    一些为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个人意志发动的战争,最终大量战死的,却都只是底层的军士。

    尤其是在对楚的这场战争里,这种愤怒在参与过追击赵香妃楚军残部的秦军中到达了顶点,许多将领公开违背了军令,甚至导致了兵马司许多高官的更替。

    如果巴山剑场的做派和郑袖的掌权没有两样,那对于这些寻常的将领和军士而言,巴山剑场的复仇和权位的更替,根本没有意义。

    今日这城里恐怕有数分之一的秦人会因为支持巴山剑场而不被容纳,若是以简单粗鄙的话来形容,就算今天丁宁将这城里所有不服的修行者打服,他也不可能就一个人占住这座城。楚都周围并没有足够的巴山剑场控制的军队,现在这楚都对于巴山剑场而言,还是陷落在敌人大军包围之中的孤地。

    那么这些秦人势必离开先前效忠的军队这些秦人离开楚都之后,如何安置

    失去了粮草和给养,这些零散的秦人的下场,恐怕会比楚军的残部还要凄惨。

    在现在这些愤怒的将领看来,哪怕今日丁宁能够重铸无敌的声威,唤醒许多人心中的记忆和敬畏,但若是无法安置这些人,今后就绝对不可能获得大部分秦人的支持,甚至今后也不可能再出现这样阵营清晰的对立场面。

    只是有些将领没有出声,是他们觉得以昔日那个人以及林煮酒的智谋,便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轰”的一声巨响。

    又一名修行者飞坠,从城门楼上一直倒飞,狠狠砸落在护城河里,砸出了巨大的浪花。

    更多的水流和水珠被狂暴的元气撕碎,因为战斗的不断持续,这些水汽被紊乱的元气席卷出去,互相撞击,就连远处的大河河面上,都升腾起了浓雾。

    突然之间,城墙上响起了数声短促的惊呼。

    浓雾笼罩的河面上,白色的雾气里,突然有一些庞大的黑影正在透出。

    那是一些大船,出现得如此突兀,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突然驶来。

    昔日的幽浮舰队就是如此突兀的出现在楚都外的河里,然而那是郑袖和大齐王朝做了交易,幽浮大船又无声潜行于水底,所以才能在楚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出现在楚都之外。

    只是这些大船又从何而来,同样让占据楚都的秦军毫无防备。

    尤其在这惊呼声消失之后,当一些大船的船头彻底的穿出浓雾,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界之中时,他们心中的震惊与不解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些都是商船。

    这些大商船来自于不同的商号,但很显然被人都聚集了过来,目的显而易见。

    是什么人能够让诸多商号的商船都归他调用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人的做事也极为隐秘,这么多商船到来,同样也没有惊动楚都里的人。

    庞大的商船接踵而至,这画面让整个城都安静了下来。

    一时没有人再上城门楼挑战丁宁。

    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城内开始有人离开,上船。

    当有人开端,便有越来越多的人下了决定,络绎不绝的人流出了城,登上靠岸的大船。

    城中很多高阶将领沉默不语,面容冷峻如铁,双手却是在不可遏制的微微颤抖。

    他们明白,这是一个新的开端。

    之前丁宁和巴山剑场的复仇,只在高高在上的修行者之间。

    而现在,这复仇,已经开始到了军队,到了寻常人。

    真正的征战和攻城略地,还会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