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二章 巫首
    这无疑是一种诡异的手段。

    那道人影不像是生人,给人的感觉反像是被徐福操控的皮偶。

    然而这“皮偶”身上的气息,却是比一般的七境宗师还要强大得多。

    一些齐王朝的宗师也有御尸的手段,然而即便是晏婴的弟子千墓,用这种手段时,也只是最大程度的利用那些宗师还留存在体内的元气,只是相当于用自己的本命元气和那些宗师体内未散的元气,将这些宗师的遗体打造成类似符器的存在。

    千墓的功法在大齐王朝自然已经是最为顶尖,然而依旧不可能做到令御尸和生前一样的强大。

    徐福的这种手段,对于修行者世界而言,几乎是闻所未闻。

    未知的东西,便容易让人心生恐惧。

    然而看着那道古怪的身影,一直未曾说话的夜策冷却是微讽的说了句:“只可惜齐帝不知道你的传承,否则他绝对不敢和郑袖做那样的交易。”

    她这句话自有深意。

    无论是在巴山剑场领军灭韩赵魏时期,还是后来长陵大变,元武登基到现在,在所有长陵的那些权贵和宗师里,徐福无疑是最神秘的一个。

    他在长陵的两个修行地修行过,谁都知道他是宗师,甚至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当时长陵所有宗师之中最强的。

    做出这样判断的,无疑是和他有过近似交手机会的宗师。

    只是他在长陵几乎没有出手过。

    或者说,真正和他交过手的人都死了。

    尤其之后他常年在海外,管辖着整个大秦王朝在海外的航行,替元武皇帝寻找着仙药,这便更让人无法知晓他的真正强大之处。

    只是夜策冷也在海外修行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她和徐福有过一些交集,甚至偶尔见过被大秦铁甲舰队清扫过的一些海域,见过一些异常强大的海兽被杀死后的残留。

    在那些可以称之为海域战场的地方,她感受过一些异常强大而和长陵修行者迥异的气息。

    她甚至怀疑过徐福也是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但那些气息和所有大齐各宗门的修行者的气息却又完全不同,这便让她根本无法做出确定的判断。

    一直到今日亲眼见到徐福全力出手,她才终于明白了徐福真正师承何处,她才明白了为什么郑袖能够收集齐全十二巫神首,甚至还有能够控制内里法阵的阵法枢。

    徐福此时用出的手段,是巴山剑场的一些典籍里都有明确记载的“虎伥术”

    这也是源自于大齐王朝的那名巫祖的秘术。

    那名巫祖死后,自己的弟子四分五裂,其中有人便窃了十二巫神首逃了出去。

    那“虎伥术”便属于叛逃者中某一名巫祖亲传弟子的功法。

    那名巫祖的弟子四分五裂,十二巫神首又消失不见,以至于属于巫祖的真正强大功法在大齐王朝全部失传。

    然而谁会想到,大秦王朝的某名司首,竟然是这巫祖一脉,而且是真正继承了当年巫祖的一些秘术,其功法传承,天然凌驾于所有大齐宗门之上。

    ......

    徐福听清了夜策冷的那句话。

    然而这又如何

    世上的很多事情,原本都是有因才有果,根本不会无中生有,都是一环套着一环。

    而且这世上的很多事情,所谓的天道命运,其实也都只是一直掌握在这个时代那些真正最强的人的手中。

    他也未曾说假话。

    他不是好杀之人,也从不觉得杀戮就能解决问题。

    尤其若是杀死百里素雪,那所有岷山剑宗活着的人一定会展开疯狂的报复。

    岷山剑宗那些人都是资质最为卓绝之辈,这些人平时就如一些安静的蛟龙栖息于深水中,但是当它们狂怒暴躁甚至疯狂起来,它们的潜力就会被压榨到极限,甚至会变成更为可怕的存在。

    白山水和赵四就是例子。

    若是魏赵未亡,白山水和赵四即便也有着惊人的成就,但在这个年纪,这个时候,她们都不会如此强大。

    他的确不想杀百里素雪。

    然而现在还有其它选择么

    若是让百里素雪和丁宁相遇,百里素雪重伤得以治愈,活下来之后,不只是两人联手那么简单。

    谁知道这样的两人,会不会又各自对对方的修为进境有着惊人的增益

    他甚至可以肯定,这样的两人一遭相逢,两个人进境八境的时间都会大大缩短。

    而这两个人若是都踏入八境,那再入长陵,便不可能有人再能阻止得了他们的联手。

    所以百里素雪必须死在这里。

    现在百里素雪伤重根本无法出手,吊着一条命都已经不易,一名陈国女公子,一个他所熟悉的夜策冷,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

    他的白眉微挑。

    噗的一声轻响。

    他身后的阴影笼罩下的空气里,又是飞出了一道人影。

    这又是一名同样的“虎伥”。

    身体看似和正常人无异,只是肌肤血肉都是因为常年用药物和本命元气炮制的缘故,从内到外都是五彩斑斓。

    他们体内的真元流动之间,发出了猛虎咆哮般的声音。

    这便是“虎伥”命名的由来。

    这“虎伥”的确就像是他的本命物。

    最为重要的是,其余修行者的本命物只有一件,但他的“虎伥”却并非只有一个。

    而且这“虎伥术”传到他这一代手上,又被他融合了胶东郡的“药奴”手段,甚至比当年那名巫祖的“虎伥术”还要强大。

    如果说王惊梦是天下公认的剑首。

    那么在当年,他和郑袖暗中达成交易的时候,他的力量也足够让他凌驾于所有那些大齐的修行者之上,成为那些修行阴神鬼物元气的修行者的巫首。

    当第二个“虎伥”顺着他的心意飞掠而出,落向他前方石滩上的夜策冷时,第一个“虎伥”已经落入上方浓密的山林。

    当那名“虎伥”身上的气息席卷过山林,所有草木尽凋,所有的叶片变得枯黄。

    无数黄叶如下雪般飞散在天空里。

    夜策冷的眉头微蹙。

    她的视线并没有落在掠来的第二名“虎伥”身上,而是落在徐福的身后。

    徐福身后的阴影在此时又扭动起来,似乎又要钻出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