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章 提醒
    不断有剑光飞起,落向那城门楼顶端。

    然而丁宁只出一剑,这些剑光的主人就已落败。

    没有人能够接得住一剑。

    若说先前丁宁和赵四先生的那一战只是神仙打架,遥不可及,那现在这样的战斗,便发生在人世间里。

    所有这些秦人都明白丁宁想要表达的意思。

    今日我就是要站在这里。

    若你自认为是我的敌人,不服便来战。

    然而这战却要以秦人的规矩,要懂得羞耻。

    所以此时不断冲上城门楼向他挑战的修行者高低修为都有,有四境五境的修行者,偶尔也有七境的宗师。

    然而令人越来越震撼的是,修为境界的界限在此时的丁宁面前都似乎不存在了。

    无论是四境五境的剑师,还是六境七境的修行者,在此刻所有人眼里都没有区别。

    丁宁只是一剑,上前的修行者便立即落败。

    甚至丁宁始终都只是用了末花残剑,而对于大秦军方的人而言,有确切的消息表明,丁宁的本命剑是世上最好的名剑。

    五光十色的剑光如同焰火,不断在城门楼上亮起,又和流星的生命一样短暂。

    护城河里的水流已经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盛装的长孙浅雪抬头看着城门楼上那如焰火般的剑光,一扫以往的绝对冰冷,而且并未用杯,只是提着一个酒壶就饮了一口,随着一抹嫣红浮现在她倾国倾城的脸庞,她笑了起来,绽放出更浓烈的光彩。

    她并非寻常小儿女,抛却家世,她也是那一时代天赋最高的年轻修行者,自然也有狂放不羁的时候。能够让她倾心的人,自然也是在她面前有过许多心动的时刻。

    看着此时丁宁随意挥剑击败一名名修行者,她便想到了昔日王惊梦初入长陵的很多片段。

    “不服气,那便来战啊”

    那不屑的骄傲声音,似乎还在她耳畔回响,只是恍惚间,却已经十几年春秋过去。

    “一定可以堆死他的”

    楚都正南门之后数里那座秦军最大的军营里,最高的木塔楼上孤零零的站着数名将领,其中一名将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呼吸都难以畅通,胸口的铠甲不断震颤:“就算他真元近乎无穷尽,就算他可以在战中补充真元,但是身体终有极限,即便是砍柴,连砍数千数万根下来,身体血肉都会承受不住”

    “堆死他关键在于,有多少人愿意听命去堆”

    孟凤湖冷冷的打断了这名将领的话。

    当苏秦当日被齐斯人掳走之后,他实际上便是这楚都中军方的最高统领。他是孟侯府的人,孟放鹰的首徒,甚至有赐名纳入孟侯府之恩。孟侯和座下最强的数名修行者都死在昔日围杀丁宁的千山法阵里,他当然对丁宁也是恨急。

    然而恨归恨,有些事情却无法以他的意志转移。

    此刻一眼望去,这城中内外,只有极少数的军队还在按照先前的军令在调动。更多的是按兵不动和脱离原来的位置。

    从和赵妙出现在这里开始,丁宁就并未说过有关杀入或者攻占这座楚都的任何话语,然而他却是可以肯定,今日里恐怕失去的不只是这座城。

    当年的长陵,王惊梦之所以落败,是因为天下各朝想要杀死他的修行者太多。而一些忠诚于元武和郑袖的军队之所以不要命的填上去,是因为王惊梦和巴山剑场被按了许多罪名。

    然而时间却终究是最好的洗涤剂。

    现在这城中恐怕即便是普通的老军,都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谁对不起谁。

    现在丁宁所出的每一剑,都是在不断提醒着这城里的所有人。

    没有数万十数万的军士不要命的填上去,现在谁能击败站在城门楼上的那个人

    一名青衣宗师在此时跃上了城门楼。

    楚都新皇城里的大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之前一直是苏秦的近侍,由长陵皇宫里派来,护卫着苏秦的安全。

    所以这便不难推敲,他应是郑袖的亲信之一,在楚都恐怕还有着监视苏秦的作用。

    所以当他出现,很多已经震撼到麻木的人突然紧张了起来。

    因为这名青衣宗师肯定是此时这城中最强的数名宗师之一。

    “横山,许牧言。”

    青衣宗师自报身份的声音响起。

    随之出现的是一道沉重到了难以想象的黑色剑光。

    城门楼上那些在之前的战斗里未曾损毁的屋瓦在他的剑光镇落时,纷纷碎裂。

    然而丁宁只是很轻柔的回了一剑。

    末花残剑散出的剑光轻渺至极,就像是春天里的一抹微风。

    这名青衣宗师一声闷哼,力量未发完全,胸口便一蓬鲜血绽开,他手中的黑色剑光无法抬动,朝着自己身前就砸了下去。

    “这是清远剑院的春泥剑意这样的一剑竟然能破我的黑奎剑”

    一阵阵剧烈的痛意传入这名青衣宗师的脑海,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前喷出的鲜血,除了这剑式本身之外,更让他不解的是,高空之中没有任何的反应。

    没有他想象之中会出现的星火。

    他方才用出那一剑之时,已经彻底激发了长陵女主人和他相系的那一抹气机。

    在他想来,长陵里的女主人必定会发出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击。

    丁宁此时是无敌,但毕竟只是七境。他可以肯定,在这些年过后,郑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当年长陵的任何一名宗师。郑袖若是发动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击,再加上他的全力一剑,未必不能出现可乘之机。

    然而没有星火落下。

    难道连她都心生畏惧或者是连她都会心生悔意,不想与他正面相逢

    这名青衣宗师无法理解,身体却是已经重重的坠入河水之中。

    落水声里,远处的大河上突然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

    歌声是女声,曼妙而带着一丝慵懒,然而却又瞬间给人一种桀骜难当的气息。

    只是一刹那,城中的很多人都知道这来的是何人。

    城中的军营里,木塔楼上数名将领身上的铠甲再次轻震不已。尤其先前出声说一定要堆死丁宁的那名将领,嘴角都不断抽搐起来。

    连白山水都赶来看“热闹”,谁知道会有多少宗师前来。

    先前说堆死丁宁,简直就是个笑话。

    前面一章写出了个bug,赵四的船已经毁了,又写踏船离开,现在已经做了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