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九十八章 人间意
    对于大秦的军人而言,悍勇是刻入他们骨髓的天性,而服从军令则是无数次的训练之后形成的本能,对于一般的军士和军中修行者而言,他们很少有去考虑上峰的命令是对还是错的机会。

    而对于一些可以决定整支军队动向的将领而言,他们考虑更多的是权衡。

    这种权衡来自于整个王朝的利益和将来,自己数万甚至数十万部下的生死,乃至他们的家人的生死。

    所以当一些对于整个王朝而言至关重要的事情发生之时,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足够的知情权。

    甚至在昔日的长陵,当一些军队接到圣意,接到他们的顶头上司的命令,舍生忘死的用自己的命往上填时,在最后看到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时,他们才不可置信的看到,他们要面对的敌人,竟是他们无比狂热崇拜和爱戴着的人。

    而对于整个大秦王朝的军士和修行者而言,他们甚至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不在长陵,他们只是听到了故事的结果。

    他们还在和平时一样战斗,一样的想要追逐心中某个英雄的脚步,但只是一夕之间,一切都变了。

    巴山剑场不复存在。

    他们心目中的那些英雄和战神,全部变成了逆贼,而且迅速的消散在这个王朝的历史里,甚至在今后数年里,连有关这些人的史书都被焚毁,似乎那只是一场梦幻泡影,昨夜的风吹过了就没有痕迹一样,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们无权改变什么。

    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继续握紧自己手中的武器战斗,为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为了这个王朝更好的将来。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事情真的彻底淡忘,对他们再无影响了么

    至少并非所有人都全是如此。

    至少有些人深藏于内心的炽烈感情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至少很多人遵循了自己此时内心最真挚的情感。

    当许多金属坠地声响起之后,除了远处一些急剧的破空声和脚步声还在响起之外,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段城墙上,静的只有心跳声和呼吸声。

    仰望着那天光里相对而立的两个人,有些人突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那并非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无比剧烈的复杂情绪。

    在接下来的一两个呼吸间,许多军士和修行者往后踏出了半步。

    他们举起了手中寻常的百炼玄铁剑,或者是来自各修行地的各种名剑,然后横剑在胸前,微微躬身。

    这并非是邀战,而是致敬,代表着若是他们当年在长陵,他们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在当年的长陵,这样的选择便意味着会被杀死,而在现在的楚都,这样的举动或许也会带来死亡。

    可为君赴死,这便代表着最高的敬意。

    赵妙安静的看着这样的画面,对着丁宁说道:“我师尊对我说过,做人可以做到很多人都记住你,便不容易。做人可以做到很多人都说你这人好,这一生便足矣。做人可以做到无数人将命都交给你,这连他都做不到,因为他不会付出那么多。他只求安逸,有一处静心的栖身之地。”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人生经历,会造就不同的想法。”丁宁没有任何骄傲的神色,平静的回应道:“但我很欣慰。”

    “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对着赵妙说完那一句之后,他又轻声补充了这一句。

    赵妙没有再说什么。

    她缓缓的抬起头来。

    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

    一场小雨骤然而至。

    刚刚那些符器和她身上真火的热力将这护城河中的水大量蒸发到了高空,此时这些雨滴都是水汽的冷凝而落,一滴滴都是异常的结晶,晶莹得如同清晨草叶上的露珠。

    就在她抬头这一眼之间,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

    彩虹倒映在她的眼瞳深处,倒映出无数最灼热的情感。

    她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公道自在人心。

    即便她师尊当年被按了叛国罪,死在那名昏君的阴谋里,但是之后自有公论,普天之下所有修行者提及她师尊,都会心生敬重。

    她很心安。

    她受师命在外游历多年,但心中终有归处,此时心安,平时心中始终缠绕的那一丝忿恨也消,心境便更加空明,更上层楼。

    此时她就宛如站在了当年的赵剑炉所在。

    她身上涌出的任何一丝真火,都带着一种圣洁的光芒,都令人震撼。

    轰的一声巨响。

    她右手虚握,手中无剑,但是天地之间,却是无比真实的出现了一座剑炉的光影,朝着丁宁当头砸落了下去。

    异常简单而暴力的一剑。

    以她心中永恒不变的赵剑炉为剑。

    永恒其实是一种很虚幻的东西,因为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永恒,然而若是一种东西给人永恒的感觉,就往往意味着强大和超乎人世间的力量。

    楚都里所有目睹这一剑的七境修行者全部失色。

    所有这些宗师都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渺小之感。

    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赵四先生会使得出这样一剑,也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剑该如何破。

    丁宁的眼中皆是欣喜和赞叹。

    这一场战斗他也等待了许久,甚至以为不可能再有。

    但这一战终于再来,而且这剑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足够惊艳,令天地都为之失色。

    他的身体在这城门楼顶都在扭曲的空气里显得朦胧起来,整个身体都有种被蒸发的感觉,然而他却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他用出了早在很多年前就想好的一剑。

    嗤的一声。

    他并指为剑,并未有特别磅礴的真元从指间冲出,然而召集而来的天地元气,却是以惊人的速度在他的指尖前方燃烧起来。

    一道火剑射向前方的剑炉。

    他为这赵剑庐再添一把火。

    这道火焰有着五种色彩,和真火不同,和天外的星火不同,但就像传说中的五味之火,瞬间让所有在场的修行者都感到了他最真实的情感。

    所有人都似乎经历了他这些年的酸甜苦辣。

    剑意便在这意字,最真的人间意,便以人间意破之。

    火意已到极致。

    再添一道这世间最真之火,再无容器可乘。

    那落向丁宁的剑炉光影咔嚓一声,发出了无比真实的裂响,火光四处漫溢。

    那一道悬浮在他左手侧的末花残剑飞了起来,白色细花缥缈洒落,美丽得不似在人间。

    天空落下的无数晶莹水滴变成了无数道水流,温柔的抱向了那些流散的火线,引导着这些火线往后方的大河落去。

    夜策冷的剑法原本也是他教的。

    用水利导,天下也无人再能做的比他更好。

    包容,而并非一定要互相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