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九十六章 战一座城

第九十六章 战一座城

    最好的酒,最华丽的衣衫,最美的美人,能够配得上的,自然是最隆重的事情。    .      .

    两条船随波而动,缓缓行向楚都最高大的城墙处。

    天下剑首王惊梦,赵剑炉那名宗师,原本就是世间站在最高处的修行者,隔了很多年之后,能够站到这一高度的,也只多了一个鹿山会盟上一剑平山的元武,还有就是从岷山剑宗杀入长陵皇宫的百里素雪。

    那名赵剑炉宗师已逝,然而赵四承接了他那一剑,她此刻便代表着赵剑炉。

    天下剑首和赵剑炉,再加上昔日长陵旧权贵之首的公孙家的大小姐一起来接百里素雪,这自然便是最隆重的事情。

    丁宁站在舟首,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大城轮廓,他的面容依旧平静,身上的气息也没有任何的改变,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境界也在变得越来越为完美。

    这座城是徐福的军队以及大齐王朝的修行者们攻下,当齐帝和郑袖的利益互相分割完毕之后,在这里占据主导地位的早就已经是秦军。

    有些从秦楚边境一路战斗到此的秦军军队,尤其是昔日数名已经战死的王侯的部下,也都停留在楚都周遭进行整编。

    在他的一生里,或者说之前王惊梦的一生里,最为强大的时候,境界最为完美的时候,便是一人杀入长陵,一个人战一座城的时候。

    一个人战一座城,并非只是悲壮,那样的情景,也能逼迫一名修行者的生命燃烧至最浓烈时分。

    当占领胶东郡那座浮城,正式踏入七境时,丁宁的真元修为甚至比当年还要完美,因为他整个修行过程之中弥补了很多不足,更是得到了之前修行过程里无法得到的数门强大修行之法的增益。

    但是他自己明白,还需要一个契机,才能将蛰伏多年的自己,彻底的燃烧起来,这才能彻底达到和接着超越当年。

    眼下这座大城,很接近当年的长陵。

    这便是他自己创造的契机。

    和这座大城相比,甚至和大河上通航的那些大船船队相比,两条这样的小舟显得太过渺小和孤单。

    也没有人知道丁宁进入楚境的消息。

    很多灵通的消息原本都来自胶东郡,当胶东郡都彻底被巴山剑场和赵香妃所率的楚军控制之后,郑氏门阀的势力已经被扫除一空,胶东郡对于外界而言就像是一个被隔绝了的神秘世界。

    但宗师自有自己的气度,哪怕是不往外绽放任何一丝天地元气的波动。

    两条这样的小船在距离停靠的口岸还有数里之时,便已经吸引了城楼上守军的注意。

    并没有接到任何上峰的通告,来的强大修行者便是不速之客,尤其现在楚地并不平静,大秦也只是控制了十之二三的疆域,这城墙守军之中镇守的将领在兵马司之中也拥有很高的地位,所以这两条沉默而行的扁舟对于他们而言很自然的透露着诡异。

    鉴于对方是强大的修行者,城门楼上的守将们保持了一定的克制,没有第一时间让港口之中的快船前去拦截和问询,但当那两条小船径直驶过了停靠的港口,顺着水流朝着护城河的闸口而行,继续朝着城墙而行时,所有的守军心脏便开始抽紧。

    然而即便是这时,这些军士包括城门楼上汇聚得越来越多的修行者,都根本没有想到这条船上的人是想一人对这座城。

    在他们的固定思维里,再强大的宗师也不可能就这样单独一两人光明正大的面对许多支军队,公然的杀入这座城里。

    毕竟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而且就算当时那人,也死在了长陵。

    这样的固定思维,让他们的潜意识很自然的不将眼前小舟上的人和当年杀入长陵的人联系在一起。

    城门楼上的最高守将依旧没有令人发出任何的警告,然而军令在暗中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城中传递,越来越多的修行者赶来,许多大型的军械符器已经完成了调教,随时处于可以激发的状态,一些独特的鸣声和元气的震荡产生的光华,开始在城楼各段闪现。

    这其实已经是最具杀意的警告。

    然而那两叶小舟上的人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两叶小舟就在他们越来越紧张和充满寒意的目光里,到了通往护城河的闸门前。

    这闸门是控制护城河的水位始终高于外面的大河,当闸门开启时,水流如洪水般涌向外河,这样即便有大量的敌船通过外河接近这城,也会变成逆流而上,甚至被一瞬间冲远。

    当时大秦王朝的幽浮舰队是在水下行进,而且铁甲大船船身太重,又有大齐王朝那些修行者的阴气护体,破坏闸门冲击城墙时根本未受水流的影响。

    然而今日里,当这两叶扁舟还未接触这万钧铁闸时,这闸门就骤然裂了。大量的水流从闸门的裂口往外冲去,力量更是比闸门全开时要恐怖得多。

    让城墙上诸多修行者瞬间瞳孔收缩,体内寒意瞬间上涌的是,两叶扁舟却是轻轻松松的破开水流,轻易的再次进入了他们的视线,然后继续行向城门南楼。

    这种沉默且随意的感觉让人感到莫名的危险,再加上之前对那闸门的破坏,让城门上的守将不再犹豫,直接发出了数道军令。

    一片厉喝声响起。

    接着这片厉喝声便被一片潮水般的凄厉破空声彻底的淹没。

    一片幽绿色的焰箭刹那间照亮了这大城外阴郁的天空。

    这绝对不是试探。

    这是大秦王朝军队之中最强大的符器之一,曾在鹿山会盟的时候出现过。

    “各一剑,不要浪费力气。”

    当这些幽绿色的焰箭的光亮刚刚出现在城墙后方的瞬间,丁宁便对着身旁的赵妙说了这一句。

    “我先。”

    赵妙异常干脆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一步朝着那座已经不远的城门楼凌空跨了过去。

    她的双脚和船身脱离的瞬间,她身下小船的船首,她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两个脚印。

    两个红彤彤的脚印。

    坚硬的木板直接已经变成了火红的炭。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身下的这条小船轰的一声消失了,变成了无数火红的炭火碎片,燎天而上

    那些幽绿色的焰箭之中原本蕴含着恐怖的热力,足以烧熔岩石,然而和这些火红的炭火碎片相比,却像是将要烧尽的柴火与丹炉中喷涌的烈火的差别。

    空气里一声奇异的闷震。

    潮水般落下的焰箭中的热力无法凝聚,反而被像水滴一样蒸发了,随着无穷的热意往更高的天空燎去。

    这段城墙上方的高空里,瞬间形成了一条巨大的火烧云

    城墙上的军士和修行者们体内的寒意更浓,但是被这真实的热意所灼,就像是瞬间落入了盛夏酷暑,浑身汗如雨下。

    “赵四先生。”

    城墙上有修行者寒声从喉咙间挤出了四字。

    明天要赶往北京去参加纵横某人的婚礼,到场的基友非常多,虽然我知道写到这章断在这里会很不人道,大家会忍不住打我,但是因为赶路和到场基友太多的问题,吃完喜酒晚宴之后,恐怕会没有什么码字的时间。后天马不停蹄的赶回无锡,高铁回去就没那么急,应该可以火车上码字。后天应该有正常更新,然后如果明天真的被扯住没有时间码字断了一下,那大后天尽量多写补上。11月份希望没有一些临时要赶出门的事物,然后可以让我改过自新,快速更新,最后摸着小肚腩说一句,今年真的做了很多事,没有偷懒啊。累的不行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