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八章 真威风
    谢长胜自得其乐,吴広却是沉默不已。

    东胡和乌氏那种关外帝国一直都很穷,在早些年,不用说修行所需的资源,就连箭头上的铁器都需要中原地带的这些王朝的“恩赐”。

    这些游牧民族形成的国度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从一些被获准的边境贸易中交换到一些稀缺的物资,而且这种交换往往不是等价的。

    简单而言,中原地带的这些王朝不管如何更替,没有一个王朝想要这些关外的国度强横起来。

    所以在历史上,这些阴山外的蛮荒地区的王国,修行者们一度仰仗的是“天铁”和“天玉髓”。

    “天铁”其实便是陨铁,有些陨铁在坠落的过程中,和天地元气猛烈燃烧形成了独特的致密结构,带来了独特的力量,成就了东胡和乌氏一些传奇性的兵器。

    “天玉髓”其实便是一些普通的玛瑙石经过无数年的风化之后,残留下来的最致密部分。

    这些玉髓之中有些质地极为坚硬,可以用作破甲的箭头和矛尖,有些却是能够奇异的结合天地元气,可以用以制造符器。

    上千年来,很多苦修士选择在荒无人烟的无人区域徒步来修行,不只是用来磨砺自己的意志和血肉,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在这些王国里,很多强大的符器的原材料,就是在这样的修行过程中发行的。

    这是对于出产贫瘠的土地的一寸寸的探索。

    东胡的苦修士们身上大多有着几件符器,看上去并不贫穷,但实则这都是很多代修行者传承,流传到他们的手中,根本不像长陵的一些拥有悠久历史的修行地,很多出山的修行者身上也只有数件宝贝,但是山门里头的剑器却是堆积如山。

    那些苦修士,可以说是将所有家当都披挂在了身上,等到他们大限将至时,他们会找到合适的传人,再将身上的这些东西传下去,如果他们的徒弟运气够好,再下一代的徒弟身上就能多个一件两件,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传到他们手上的东西都会在战斗中损毁或者遗失。

    正是这样贫瘠的修行环境,才造就了这些苦修士独特的修行之法。

    他们不再追求蕴含大量灵气介质的天材地宝,而是很多从精神意志方面着手,他们的秘法大多提高自己的感知,有些强者的念力几乎形成实质,这样他们能够比寻常的修行者感知到更远的地方,能够从稀薄的天地元气中,尽可能的抽取到对自己有用的元气。

    若是讲个笑话,强大的感知还能够让他们有机会捡到更多的修行材料。

    强大的修行者弄得和收破烂的拾荒者似的,这的确是所有中原王朝联手压榨下的无奈,以这些意志力超凡的苦修士撑起的国度能够抵御这些中原王朝的侵袭,在历史的长河里,甚至偶尔还有杀入中原劫掠的机会,这足以让人对这些苦修士的感到敬佩。

    吴広沉默,心中却是有些发麻。

    谢长胜说的这几句话,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去做过,因为没有一个拥有惊人资源的权贵,会想去喂饱一群已经习惯了“饥渴”的苦修士。

    没有一个拥有惊人修行资源的权贵,会像谢长胜如此败家和胡闹。

    甚至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要这样做。

    但是真的这样做了,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吴広有些难以想象。

    胶东郡囊括海外出产,无数的奇珍异宝对于中原王朝而言都是惊人的修行资源,而对于“省吃俭用”到了极点的东胡修行界来说,一些在中原王朝而言甚至只有一点装饰作用的东西,都被他们利用到了极致,是他们眼中极佳的修行资源。

    例如一些红珊瑚,一些深海之中的贝类贝壳,一些生长年限足够长的海马、珍珠等等。

    这些在胶东郡富贵之家比比皆是的东西,甚至在东胡就是秘宝,甚至都是不足以支持修行,很多都是牧民用一生的积蓄用以交易换取,然后供奉给这些苦修者。

    这些苦修者的回报便是帮他们去除病痛,帮他们驱逐荒原之中的猛兽,护佑他们的平安。

    有些人有修行的潜质,却是因为这些资源所限无法修行,若是谢长胜将这些东西就那样无比大方的放到他们的面前...这个关中最出名的败家子,恐怕会成为阴山之后很多边荒之地的人口中的活佛吧

    “想想都觉得有趣啊。”

    看着吴広外表沉默,内心却波澜壮阔的样子,谢长胜自己都有些陶醉起来,佩服自己的想法的确独步天下。

    “要顺便让她借势吗”吴広想了想,问了这一句。他知道谢长胜还有和很多人不同的地方,是说了一定会做,而不只是说说。

    在昔日长陵岷山剑宗之变后,夜策冷、百里素雪等人的踪迹一直是所有的修行者最为关注的,而谢家人,最为关心的自然便是谢家的长女谢柔。

    只是数日之前来的确切讯息,昔日长陵之变后,谢柔却是最终被安排去了乌氏。

    至于为什么被安排去乌氏,想必百里素雪自有考虑,现在吴広想着的是,既然谢家大小姐在东胡和乌氏一带,那谢长胜又正好要做这样的事情,自然可以让谢柔借势。

    尤其在东胡的历史上,有很多在边荒之地拥有极高威信的苦修士,其地位不亚于皇族。

    “我姐和我不是一类人。”

    然而谢长胜马上摇了摇头,道:“听说她在岷山剑宗修剑也是被百里素雪在最高峰冰屋子里头关着,谁知道百里素雪让她修的是什么剑意,我可不要我这么一闹,每天都有一堆信徒跑到她面前诵经,到时在冰屋子里头好不容易关出来的冰雪清净就反而让我破了,我可不想今后姐弟见面就是她提着剑到处追砍我。”

    吴広挑了挑眉,“有道理。”

    “岷山剑宗上寒峰,塞外风雪又连天。”谢长胜却是缩了缩脖子,收敛了笑意,轻声叹了一句,“左右是个冷,胶东郡郑氏门阀里最好看最贵的皮毛袍子,送一件去给我姐。”

    吴広点了点头,这一瞬间他到是觉得谢长胜真是长大了。

    “梧桐落里一少年,转眼却成老妖精,小姨原是美眷侣...”但这转眼间,谢长胜却是饮酒击箸轻轻唱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哀叹,“可惜我姐还未过门就只能死了心,不然即是天下第一败家子,又有天下第一无敌剑师做姐夫,这可是真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