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七章败家
    厉西星呆了一呆。

    哪怕这柄枪的本命元气激得他身体上的毛都根根竖立了起来,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用意。

    厉侯的脸上却已是戾气尽消,唯有淡淡的落寞。

    他看着有些愣的厉西星,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又能接住我这神威一击,我便随了你心意,这件东西留在我手上也没有什么用处,便传给了你。”

    厉西星看着他,没有接话,也没有接枪,他想要听厉侯接下来的话语。

    “你坦言和巴山剑场归于一处,显是因为和那人的重生,那名酒铺少年有过命的交情。但你应该明白,我在十数年前便站在元武一边,我的不少兄弟,也是在和巴山剑场的战斗里死去。”

    厉侯看了他一眼,淡漠的说道:“若是让我和巴山剑场归于一处,又如何对得起他们的情义,自今日始,我所能做到的便是两不相帮。”

    听到这里,他身后不远处的夏裂早已控制不住情绪的波动,连双手都颤抖起来。

    然而他的面容却是越平静,毫无停歇的说道:“从今日起,我便弃了侯位,做一个闲散人。”

    厉西星的嘴唇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这不是他想要的最好结果,也不是他想到的任何结果之一,但这的确是他所能理解和接受的结果。

    “好。”他用力的咬了咬牙,异常简单的回了一个字。

    “逐你出长陵,倒不完全是因为妥协,而是毕竟我在边军,你有我照看,反而安全一些,而且狼窝里养出的狼,至少比长陵深宅暖窝里养出的狗要厉害些。”

    厉侯的眼神突然温暖了一些,“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懂我为什么最后要用神威一剑。”

    厉西星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厉侯也不再和他说话,而是转过身去,对着心境依旧波动不已的夏裂认真躬身行了一礼,道:“我非圣人,做事无法周全,思考前后,也只有这样了。”

    夏裂有些话想说,一时却说不出来,气血上涌,却是激得连脸都一片赤红。

    数息之后,他才叹息了一声,躬身回了一礼,道:“拼了半生,如此卸下,这样的洒脱,却是也没有几个人及得上了。”

    他和厉侯出生入死,极为熟悉厉侯的性情,知道厉侯决定一下,便是不可更改。

    虽然明白厉侯这样轻飘飘一句弃了侯位,今后他和另外数将便不知有多少收拾残局的事情要做,但是他最终离开时却是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用观三公子引我入局,最终却只是让我们父子相见,这应该是林煮酒的计?”

    夏裂离开,山林更静,厉侯站在一地废墟间,收了剑,负手看着厉西星,道:“只是你身为厉侯府的人,今后我的这些部下,你却是要替我照看着。”

    厉西星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应允。

    “从今以后我云游天下,再不管这些纷争,你自己小心些,我不想再听到你的死讯了。”说完这句,厉侯却是极为少见的笑了笑,身体也如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甚至有种莫名的轻灵之感。

    看着自己的父亲转身就要走,厉西星心中对他仅有的一丝怨气也随之消散,他忍不住出声问道:“今后去哪里找你”

    “想去的地方太多,行踪无定。”

    厉侯散了头,一朝不再为大军统帅,他的心境莫名的畅快,他也不再转头,只是轻声道:“巴山剑场已占胶东郡,又得关中助力,恐怕这场争斗,也要不了数年便可见分晓,等到一切平定,我自然会来找你。”

    厉西星心中莫名有些酸楚,还要再说话,厉侯披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山林之间,只是他似乎还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有轻渺的声音6续传入厉西星的耳中:“郑袖在关中建立了三大工坊,说是要掌控关中巨富的命脉,但和那些商贾争夺钱财,这不是她这样的人物要做的事情,所以其中必有秘密,你让巴山剑场的人留意着。”

    这声音随风而来,越来越低,终于彻底消失。

    厉西星自离开长陵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此时他已经晋升七境,然而当这声音消失的瞬间,他却是鼻翼莫名的酸,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

    “这倒是想不到。”

    谢长胜坐在一间树屋的中央,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

    吴広是他的近侍,吴広既然到了这里,自然也意味着他这名隐形的巨头也到了这里。

    他所在的这间树屋其实就在重云镇的边缘,就建在一株老松上。

    这株老松的枝叶都被之前的战斗波及,被狂乱的元气形成的暴风折断了大半,但是在这间可以看见重云镇全貌,尚且还算完好的树屋厉,谢长胜的做派却恐怕会让见到的人都有种无语的感觉。

    他的身前有一个炭盆。

    炭盆的上面架着金锅。

    金锅里的鲜汤在不断的翻滚,他的两侧还分别放着近里山林出产的新鲜野蘑,以及来自远方的鱼鲜。这些鱼鲜已然有厨子处理干净切片,只要在汤锅里一烫便可食用,而保持这些鱼鲜鲜美的,竟然是平日里有些修行地用于保存灵药的寒玉匣。

    就在距离他不远的重云镇里,数十息之前还有很多强大的修行者在打生打死,然而他却是靠在软塌之上在如此享受。

    “想不到厉侯如此舍得,如此潇洒,也想不到厉西星现在居然这么强了。”

    他涮了几片松茸入汤锅,又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然后对着已经侍立在他身后的吴広说了一句,“不过厉西星这样,倒是让我有个有趣的想法。”

    “什么?”吴広看了装模作样的他一眼,问道。

    跟随谢长胜久了之后,他知道谢长胜所说的有趣的想法,便是真正的很有趣,别的人恐怕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东西。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像谢长胜一样肆无忌惮的败家,不合常理的做事情。

    “都说我是败家子,但是最大的败家子难道是我么?先前丁宁给我的那些钱财我还没有花光,她却在胶东郡又给丁宁留了胶东郡几百年才积累起来的一个私库。”谢长胜哀哀的叹了口气,无病呻吟的样子,“那一大堆东西,怎么花?东胡边境那一带的苦修士倒也有意思,功法不错,对敌也厉害,平时修行也是锤炼肉身,缺的便是海中那些大壮气血的灵药,胶东郡这次多的是那些东西,我倒是想看看,丢一大堆东西给那些苦修士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