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六章 双虹
    除却父子关系,在修行的道路上相看,厉西星相对于厉侯而言,自然是绝对的后辈。  超多好看

    然而看着厉西星举剑横胸,厉侯却并没有任何相让。

    他甚至连出手都抢了先机。

    一股奇特的本命气息在他手握的长枪上震荡开来。

    氤氲的银灰色元气在枪身的周围不断的震荡,凝聚,变化,就像是一朵朵锡花在空气里被浇铸出来。

    但他手中这柄长枪却是像被烧化了的糖水&&&& 一样,从他的手中融化了一般,变成了奇异的流水,覆盖上了他的身体。

    流水瞬间凝固,泛出令人心悸的金属光芒。

    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副铁灰色的铠甲。

    铠甲明明很薄,然而铠甲表面的符文却是密如繁花,符文之间不断噼啪作响,无论是从他体内泛出的元气,还是从四周天地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全部在这些符文之间不断的凝聚收缩,变成了内里游走的一道道黄色气流。这些黄色气流的气息,让这件铠甲给人一种不可破的沉重坚厚之感,就像一座无比沉重的巨山。

    枪变成了甲,短剑却还在手。

    厉侯握着这柄短剑,这柄短剑就像是连在了一座巨山上。

    世人大多知道厉侯的修为和战力在大秦那些王侯中属于中上,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最强大的并非是进攻,而是守势。

    一名统领大军的主帅,只有确保自己不死,不倒下,他的军队才不会群龙无首。

    他的这件本命物,为枪形便是破军枪,为铠便是镇军铠。

    在他多年的本命元气的浸润变化之下,这件铠甲恐怕已然变成天下最强的战铠。

    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也莫如子。

    厉西星自幼年被逐出长陵,很长一段时间便是跟随厉侯在边军征战,他自然很清楚父亲的这件本命物的强大。

    然而此时他也很清楚对方是要印证什么。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手中的晶剑朝着厉侯砸了下去。

    他这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巧,甚至显得粗鄙和野蛮,他握着的简直不像是剑,而像是一柄巨锤。

    横在他晶剑前方的是厉侯手中的那一柄短剑。

    两剑相交,却并非是金属剑刃撞击时的清脆震鸣声,而是瞬间咚的一声巨响,一团火光在两剑之间爆炸开来,厉侯身上铠甲符文之中,无数条黄色的元气往外溅射出来,就如同无数条黄色的巨蟒在往外狂噬。

    厉侯依旧站立原地,脚下尽是浮土,如沸粥般不断翻腾。

    厉西星的身影往后震飞出去。

    厉侯的眼神越发宁静,但是看着厉西星被震飞的身影,他眼眸深处的震惊却是又浓了数分。

    厉西星依旧牢牢的握着他那一柄晶剑。

    在这样强烈的冲击之下,即便是他也只是依靠本命铠甲的吸收而确保身体骨骼不被震成粉碎,然而厉西星的身体,在他的感知里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甚至没有出现任何严重的创伤。

    在他的所知里,放眼整个东胡的苦修僧世界里,也只有那一名曾经到过长陵,又杀入过东胡皇宫的老僧才拥有如此强大的淬炼身体的秘术。

    所以结果便很明了。

    在那天东胡苦修僧云集的那座圣山里,厉西星破境时并非只是经历了天火的淬炼,并非只是承接了许多苦修僧的元气洗礼,他甚至得到了那名老僧的衣钵,得到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加持。

    厉侯知道那名老僧在杀死东胡皇帝之前,就已经是东胡苦修士的领袖。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厉西星在那晚破境之后,实则已经成为了东胡苦修士的新一代领袖。

    厉侯静静的如是想着,他身上的气息却已经再起变化。

    他的眼神从平静变得锐利,再变得漠然。

    漠然便是不在意,甚至对自身也不在意,这便是一种可怕的情绪。

    “神威”

    他张口,漠然的吐出两个字。

    随着音线的震荡,他的身前顿时泛开数百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线。

    这些都是天地元气流通的通道。

    音出法随,这在修行者的世界叫做秘法真言。

    法随便是天地之间自起感应。

    白色气线瞬间在他的身前消失,然而四周的天地间,却有无数天地元气,就像是决堤的江水一般顺着这些通道倒贯而来。

    他手中的短剑朝着前方的厉西星刺去。

    这些天地元气就汇聚在他的剑尖,然后顺着他的剑意,往前爆炸开来。

    一道可怖的虹光顺着他的剑尖在空气里延伸。

    这道可怖的虹光比他和厉西星的身体还要庞大数倍,耀眼的光芒直接就将他和厉西星的身体淹没。

    这道虹光里,就像是有无数被撕碎的神灵在厉啸,还有更多的神灵在挣扎,然而却无法挣脱。

    这一剑便是神威。

    厉侯拥有很多秘术,但这一剑,却是他最强的一道秘剑。

    在耀眼的光华里,夏裂的面容无比的惨淡。

    他看着厉西星长大,的确和厉西星的亲叔叔没有什么区别,他难以理解为什么厉侯会用出这样的一剑。即便是见了厉西星前面的手段,他也对厉西星接住这一剑毫无信心。

    便在这一刻,他恍惚听到空气里响起同样的声音。

    “神威”

    厉西星的双脚还在地上摩擦,他还未站定,身体依旧在后滑。

    然而他的身体已经保持了完美的出剑姿势。

    面对着这道毁灭性的虹光,他没有任何犹豫,施出了同样的一剑。

    他的手无比的稳定。

    毁灭性的光焰从他的剑尖冲出,以七境修行者的感知都无法跟上的速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那道虹光。

    两道虹光冲击在一起,实质般的光浆不停的往四周泼洒。

    每一道流光都引起了惊人的爆炸,很多从百年之前便矗立在重云镇的古老建筑,只是挨了一滴看似细小的光浆,便在轰然的爆鸣声中化为片片碎砾。

    当两道虹光还在冲击时,厉侯已经收剑。

    这一剑的力量只是纯粹的将天地元气往前爆炸,剑意刺出之后,便和他再无关系。

    他看着这些美丽而危险的光焰散射,眼眸深处无限感慨和感伤。

    这种恐怖的对冲只持续了短短的一息时间。

    当他再次抬头之时,厉西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前方的尘雾之中。

    他皱了皱眉头。

    身上的铠甲如流水般滑落,然后汇聚在他手,重新变为枪形。

    只是他未再出手。

    “给你。”

    然后他的手微动,这柄枪便从他的手中飞了起来,落向厉西星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