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五章 关系
    纯粹只是力量而言,即便是八境的修行者骤然出现,像夏裂这样的宗师也不会震惊如此,因为像他这样的七境宗师,就算是面对八境的存在,完全没有战胜的可能,也至少有逃脱的机会。   .    .

    尤其夏裂是军中的修行者,像他这样的修行者更是经历过无数次残酷的战斗,更不可能因为对手实力的强大而震骇失神。

    让他此刻一副见鬼般表情的是,他看到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是在他的意识里早就已经死去的人,而且这个人他十分的熟悉,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曾经是他的亲友。

    他的剑势微阻。

    他的出手慢了,但那名出现的年轻修行者的出手却是没有慢。

    就这刹那时光,那名让他见了鬼一般的年轻修行者给了他更大的震撼。

    年轻修行者手中有剑光一闪。

    剑光落在厉侯手中的枪剑之间。

    此时厉侯和吴広相持,两人的身体气机连成一体,虽看似巍然不动,但两人之间的元气实则不断冲击,在两人手中兵刃之间穿行的力量比平时单独一人出剑时恐怕更为强大,然而这名年轻修行者手中的剑光落处,却是一声脆响,厉侯和吴広之间的相持顿时打破,两人的身体都是咚的一声闷响,如重柱捶地般往地下撞击了一记,接着双双身体往后方弹起。

    在两人身体离地的这一刹那,两人身下的地面才奇异的产生了形变,无数道裂缝往地底深处延伸,但依旧没有任何的泥块和碎石飞溅起来。

    两人脚下每一道元气,都似乎变成了锋锐到了极点的剑意,只是凝聚不已的往下刺去,却并未炸开。

    厉侯看着这名骤然出现的年轻修行者,他脸上的神色更为精彩,复杂程度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因为这名年轻修行者是他的儿子厉西星。

    夏裂停下了手。

    这个时候其实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但是他看到厉侯倒飞而来时的背部在剧烈的震颤着,那是一种从气海深处涌出的颤抖,只有心神震荡到极致,才会让厉侯这样的修行者有种要裂体而亡的感觉。

    他必须确保厉侯不会出现致命的问题,而且这骤然出现的厉西星,让他有些分不清敌我。

    他单手持着幽黑色的本命剑,保持着警惕,左手按上了厉侯的背。

    一股柔和至极的元气包裹住了厉侯的身体,让厉侯的双足落下了地面。

    那种紊乱的冲击力被他的这股元气引到了下方地面,这次却引起了地上的土石连炸。

    厉侯的面色迅速的平静了,但他看着落在吴広身前不远处的厉西星,眼神却是恍如隔世。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你可以当我已经死了。”

    厉西星看着他,目光却就像是看着一个普通的路人,或者说是昔日军营里见过数面的寻常将领。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就连夏裂都有种心痛的感觉。

    厉侯的心没有痛,只是莫名的有些冷。

    他挑起了眉头。

    在他的视界里,他以往无比熟悉的儿子也正在迅速的变得陌生,变得他都似乎有些不认识。

    他看着厉西星慢慢的说道:“如果你早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我会做出很多不一样的选择。”

    厉西星看着他如寒星的双眸,面容变得更加坚毅起来,认真的反问道:“留着我的命,然后呢”

    “让你变得更强大。”厉侯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已经变得很强大。”

    “我变得很强大,真的不是因为你。”厉西星摇了摇头,“最真实的是,因为你的妥协,我会很多次接近死亡。”

    厉侯愤怒了起来,他看着厉西星,声音微厉道:“难道你认为仅凭着你自己,你可以在乌氏边境活到现在”

    “我知道你派了很多部下暗中照顾我,但是最终呢你还是认为我死了。”厉西星平视着他,安静的说道:“我以为你认为我死了之后会有不同,但是结果呢你还是不断的接受利益,不断的妥协。”

    厉侯沉默了很久。

    然后他缓缓抬起了左手,他的左手握着那柄奇特的短剑,短剑上有着许多如太阳花一般的图案。

    “这柄剑是你的槐三叔的,但是他为了替我挡一剑死了。”

    接着他又转过头去,看了身体侧后方的夏裂一眼,“你夏裂叔也帮我挡过两剑,但是他运气好活下来了。你应该明白,我所有的功名和风光,是很多人的尸骨堆起来的,这些人的尸骨里,不只有敌人。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搭上他们所有人。”

    “你有你的理由。”

    厉西星微垂下头,慢慢的说道:“但这些年我只是按着你的想法去帮你而活,你的妥协,让我和送到外朝的质子没有任何的区别。你不能欠你的部下,那你欠我的怎么算现在我还活着,你会因为我而改变什么”

    厉西星的这些话又让厉侯沉默了很久。

    在这段时间里,夏裂已经发出了数道军令,四周山林之中的军队往后退去,杀生渐止。

    “现在这里最大的问题,不只是父与子的问题。”

    厉侯终于出声,接着说道:“而是秦与楚的关系。”

    “没有秦与楚的关系。”厉西星极为干脆的摇了摇头,道:“现在已无楚,只有秦人和秦人之间的问题,只是元武郑袖和巴山剑场的关系。”

    这样直接的话语,让夏裂的呼吸骤顿,面色微白,厉侯的眼瞳也再次剧烈的收缩。

    “你的这道剑来自东胡,经受过天火的淬炼,接受了苦行僧的本命元气加持。”厉侯没有再行回应厉西星的话语,他的目光反而落在了厉西星手中的黄色晶剑上,问道:“所以那日东胡境内震动,苦行僧聚集之山有人破七境,那人就是你”

    厉西星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厉侯抬头,看着厉西星头顶后方的远山,神色彻底恢复了平和,淡淡的说道:“我想看看你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厉西星的眉梢挑起,他看着面前这平静而强大的父亲,缓缓抬起了手中的剑,横剑于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