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二章反问
    有些人的追求是富贵和安逸,然而人越是走到高处,就越是想要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会现,当自己无法真正的掌握自己的命运,眼下的富贵和安逸,就会随时失去。

    一名长陵城里的富商,恐怕只需要某位大人物的一个心意,就会变得一文不名。

    苏秦看着齐斯人的遗体,觉得自己比齐斯人强的一点,是自己只会为自己而活。

    ……

    胶东郡永福县,一场惨烈的战斗已经落幕。

    楚大军残部和南泉诸郡的军队,以及楚王朝疆域里赶来的各路援军歼灭了胶东郡郑氏门阀的军队主力。

    经历了漫长跋涉的楚军残部终于可以暂时的停下脚步,得到足够的喘息时间。

    一名楚军老军在捡起战死的同伴的长剑之后转身回望了楚的方向一眼,就这一眼,他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爬起。

    这样的画面在这战斗已经结束的战场上不只一处。

    很多人都在战斗结束之后,突然倒地不起,但都面朝故土的方向。

    他们已经太过劳累,身体早已经过了极限,当终于到达安定的地方,完成了保护自己身边同伴的使命之后,他们一口气松懈,却再也没办法支持。

    城中的粮仓燃着大火,在战斗的最后阶段,知道已经无法战胜的郑氏门阀的军队将粮草付之一炬。

    只是战斗才刚刚结束一个时辰,就已经有船队停靠在永福港口,大量的粮草运送上岸。

    一些楚军将领震惊无言。

    他们知道这些粮草并非是出自他们自己的安排,是和某个和巴山剑场有关的神秘人物有关,但是这些粮草都来自于楚,是谁有能力在楚境内早早的准备好这么多数量的粮草,以这么快的度送到这里?

    ……

    “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关中那些巨富放心的将钱财放到他的手中?”

    当那些楚将在思索有关粮草的问题时,厉侯正在思索这个问题。

    他正在乘着马车进入重云镇。

    重云镇是大秦王朝里屈指可数的古镇,位于秦楚边界的巫山一侧,明明十分靠近战场,然而却因为道路太过难行,不可能成为军队通过的地方,却避开了历史上出现在这带的所有战火。

    重云镇成为商队的聚集地之一,却也是因为道路难行。

    道路难行的山区里面,也有很多猎户、牧民,这些地区人口稀少,但是却有着丰富的出产,一些外面普通的货品,如米粮、茶叶等物,只要通过人力运送到这些地区,就能获得丰厚的回报,可以换来价值惊人的皮毛、灵药等物。

    道路的难行只能依靠脚力或者骡马,行走的时间很长,就必须准备大量的给养,必须有很多这样的马帮商队往来穿梭。在很多年前,重云镇就这样变得热闹起来。

    然而重云镇周遭依旧贫瘠,这些商队来往运送的普通物资吸引不了朝堂的注意,更何况虽然能够获取百倍以上的利润,但是用以交换的量原本就不多,也不值得朝堂去多做考量。

    关中的核心地带距离这重云镇本就遥远,任凭谁也不会将关中的财富和这样偏远的地方联系在一起。

    然而谁会想到,替这些关中豪门管理着大部分财富的神秘人物观三公子竟然就久居在这种地方。

    财富往往和美酒、豪宅、美女、奢靡的生活联系在一起,然而这种地方除了那些马帮残留的野蛮之外,还有什么?

    “这地方有什么,值得你长留在此?”

    所以当马车停在一间普通的吊脚楼前,厉侯从马车中走出,走进这间吊脚楼里,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时,他一开始便忍不住直接问了这样一句话。

    他面前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仆。

    中年男子气态恬静,正在烹茶。

    铁壶里煮着的是黑茶,茶水色泽很深,但是却有种独特的芬芳。

    “你知道我是谁?”

    看着厉侯这名绝对的不之客,这名中年男子却没有多少吃惊的神色,只是微笑着反问了一句。

    “我不是问你,我是问他。”

    厉侯却是也笑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中年男子身后的老仆身上。

    这名老仆穿着打着补丁的旧袍,这旧袍已经洗得月白,看不出曾经的颜色。

    他之前一直微垂着头,始终谦恭的样子,一直等到厉侯说出这句话,他才抬起了头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

    这名老仆也反问了一句。他的面相很普通,而且真像是经历了很多风霜,过着艰苦的生活,没有任何养尊处优的痕迹。

    “真正的老虎,就算是用显得最虚弱的姿势躺着,也可以让人一眼看出是老虎。”厉侯笑了笑,说道。

    老仆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厉侯说道:“只有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只有看过很多这样的人的人,才能一眼认出不同。你是大秦哪一位王侯?”

    厉侯这下却有些意外,微讶道:“大秦就那么几位王侯,既然你已经猜出我是其中一位,难道还判断不出?”

    老仆笑了笑,有些感叹道:“我不问世事多年,外界的事情却是知道的不多。”

    厉侯的眼神骤然凌厉了起来,“对外界的事情所知不多,那总该知道自己的身份,观三公子?”

    老仆的神容依旧没有变化,迎着厉侯的目光摇了摇头,“我可以是观三公子,也可以不是观三公子。”

    这时坐在他身前烹茶的中年男子已经站立了起来,反而站到这名老人的身后。

    这名老人坐了下来,厉侯便也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接过老仆端过来的茶杯,厉侯问道。

    “我只是一个经手人,我本身掌握不了任何的东西,只要那些委托人愿意,他们随时能够换任何人做观三公子。”老人微微的笑了笑,道:“你应该明白,任何钱币或者银票,其实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符号。”

    厉侯皱了皱眉头。

    老人看着他,接着平和的说道:“大秦财富尽在关中诸豪之手,所以关中诸豪便不能倒…你应该明白,即便将他们现在拥有的钱财搜刮一空,但若是他们全部都不认现在流通的钱币,那这个王朝的钱币便也失去了任何价值,在集市里恐怕换不来任何的东西。”

    “你说的很有道理,的确存在这种可能。”厉侯也平和的看着他,说道:“但关键在于,不会所有人都有玉石俱焚的决心,只要解决掉其中的一些关键人物,或许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老人更加温和的笑了起来,又反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想通过我找出一些关键人物,但是我也可能只是引诱你这样级别人物上钩的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