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章养尸
    只是极短促的时间,尘浪还在往天空溅射,赵妙的身影已经从尘浪中穿出。
    大齐王朝的有些宗门能够养出一种尸兽。
    这离距离楚都不足数十里,未必能够逃过所有修行者的追踪,然而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齐斯人的一条手臂消失了,就像融化在了黑夜里,接着他和苏秦的身体也在夜色里迅的变淡,消失。
    赵妙的体外遍布千锤百炼的真火,此时她自己就是剑,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剑锋。
    在下一瞬间,这条手臂已经彻底的变了,变得和齐斯人的身体一样庞大,布满无数鳞片般的黑色斑点,指甲尖利得如同一柄柄的飞剑。
    赵妙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死气。
    在急的后退之时,他的左手带过苏秦的身体,苏秦就像是一团毫无重量的空气一样,被他带动,和他一起退后。
    这是一种更加玉石俱焚的气势,所以她虽然弃剑,但是剑意根本没有任何的减弱。
    齐斯人看着赵妙燃烧的双瞳,他感到了体内真元的衰竭和无以为继,他终于不再犹豫,将气海玉宫深处一团死寂的气息唤醒。
    能够利用修行界传下来的强大功法成为厉害的修行者尚不足以让赵妙感到敬佩,但齐斯人这样的创举,却是真正的让她产生了敬意。
    一丈的距离对于修行者而言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
    它们体内的晶核便是不断卷吸阴气的法阵,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力量也会变得更加强大,甚至会引进一步的变异。
    最大的威胁依旧来自巴山剑场的这些人,那些楚都的高手就算是现了他的踪迹,恐怕也没有勇气立时进入这寻常的山谷来找他决斗。
    这是用阴气强行改变一些妖兽的尸身的手段,让这些原本已经没有生命的妖兽,变成一种独特的行尸走肉。
    赵妙也是陷入了无穷的震惊里。
    因为没有恐惧,而且本身便是死物,除非体内关键的晶核被击碎,否则这些尸兽不会丧失战斗的能力,比起它们生前还要可怕。
    没有任何的犹豫,赵妙弃剑。
    然而这一瞬间的冲击力,也推得赵妙的身体往后倒撞百丈,咚的一声撞入后方的乱坟之中,激起无数道尘浪。
    她震惊的微仰头看着这条就像按住了一名淘气小孩的手臂。
    他的身体左侧,便是被他随意丢弃在那里的苏秦。
    但是她的面容极为郑重,整个身体还在闪耀着一种炽烈的剑光,让任何人看到都不会觉得可笑。
    因为若是出现某种异变,压制不住,那这种尸兽便恐怕会吞噬修行者本身。
    这条手臂,已经完全不是一名修行者的手臂,而是变成了某种妖兽的手臂。
    然而当齐斯人的手落在赵妙的额头,两人的身体通体一震,他的这条手臂内里却是连任何骨裂的声音都没有响起。
    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叫出了声来。
    他身前那一道道黑色影迹并非完全的虚影,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阴冷和黏度。
    然而在修行界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一名修炼阴气决法的修行者敢纳这种尸兽入体,用自己的元气来喂养,就像培育着一种另类的本命物。
    他的呼吸骤顿。
    恐怖的震荡力迅的传递到两人的身体。
    第一瞬间落入她眼瞳的画面便是有无数黑气从齐斯人的肌肤里在透出来,接着他手臂上的毛开始以恐怖的度生长,同时变化的还有他这条手臂的肌肤、血肉、甚至骨骼。
    她放开了手中的晶剑,就用自己的身体朝着齐斯人的怀里撞了过去。
    齐斯人一声低沉的厉吼。
    她的感知里已经失去了齐斯人的踪迹。
    这原本是一种创举,一种行走在生死边缘的挑战。
    “养尸术!”
    他的心略定。
    在接下来一瞬间,他的这条手臂也承受不住赵妙这一剑的力量,从内里深处轰然炸裂,裂成无数的碎片。
    他连用两件传说级的传承法器想要困锁住赵妙的剑意,然而这名闻天下的赵四先生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在他低沉的厉吼声中他,对敌时极少后退的他身影疯狂的往后退去,他的身前出现一连串的黑色影迹。
    在体内蓄养尸兽他采用了危险之中又算是最稳妥的手段,让寄巨在他气海深处的尸兽始终沉睡,在沉睡之中不断自然吸取他的元气慢慢异变。
    所以他很快的在谷底的乱树丛中盘坐了下来,开始调息。
    一切只需争时。
    她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都是尘迹,连身上的衣衫都炸裂了数道口子。
    这个山谷的厚厚枯叶中蕴含着的味道,有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元气,在他的行功之下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小蛇从枯叶里钻了出来,涌入他的身体。
    火红的晶剑刺入这根中空的腿骨,内里顿时响起无数的爆音。
    ……
    这一战她最终没有能够将齐斯人留住,但她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沮丧之意,反而只是对齐斯人的手段有些钦佩。
    即便她还有再战之力,即便齐斯人最终只是逃遁,但方才这一战,却是她之前在渭河之上失去本命剑之后的最精气神饱满的一战,这样还无法将齐斯人留住,在她自己看来,这一战便算是她败了。
    当剑意撕碎尸兽的同时,依旧有真火深入了他的体内,而且尸兽本身的一些破碎元气也像是毒物一般侵袭着他的身体。
    他必须及时将这些元气全部逼出自己的体外,否则就算是他,身体也会慢慢枯萎,最终死去。
    他伸出了手,按住了冲近身前的赵妙的额头。
    和赵妙的对敌也完全符合他的设想,他将这尸兽复苏的瞬间,就将这尸兽当做盾牌一般去硬抵对方的剑意,这样既能挡住对方的一剑,又能借对方剑意杀死尸兽,而不至于在自己真元耗竭之时遭受反噬。
    最为关键的是,这条手臂的内里,都在出一种恐怖的嘶吼声。
    这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齐斯人的身体从空中坠了下去。
    一团团赤红色的火焰和青烟不断的在前进的赵妙的身周爆开,然而她和齐斯人之间却始终距离着一丈的距离。
    齐斯人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此时他的面上出现了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
    他的感知落向身体左侧,心中尽是不可置信。
    然而赵剑炉的真火对于阴神鬼物的克制依旧出了他的想象。
    他的身体下方是一处山谷。
    按照常理,即便是元武此时的手按落在她的额头,在下一刹那,他的手就会被震成碎片,接着燃烧为灰烬。
    ……
    无论齐斯人的手落在她身上任何一处,都和落在剑锋上没有差别。
    然而也就在数十个呼吸之后,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阴暗气息悄然的随着这些元气涌入了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只无形的鬼手握住了他的心脏。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