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九章剑鞘
    冥水是世间最阴寒的水,同时也是世间最重的水。
    在下一瞬间,无数条黑色的水流开始穿行在齐斯人面前的世界里。
    他的手很自然的落在腰侧。
    赵妙的手中握着一截晶剑。
    在下一瞬间,她直接一步踏出,到了齐斯人的面前。
    在这些清脆的响声里,有一声更为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天下皆知赵四先生本命剑在长陵外渭河之上失去,而他方才经过剧战,元气损耗不少,加之又受了不轻的伤,在他看来,双方交手却是公平。
    齐斯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根腿骨同样只是一小截,但是也足有三尺来长,当他的手握住这件法器之时,他气海之中的真元,包括积蓄已久,无数年都没有动用的一些气息也疯狂的涌了出来,注入这件法器里。
    所以她只是挑了挑眉,看着齐斯人道:“先生请。”
    她只想出这一剑,一剑便定胜负。
    一团炽烈的火光照亮了万千道冥水,也照亮了这片夜空。
    在火光里,他额头上的皱纹如同刀刻一般清晰。
    强大的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更讲究破招,赵剑炉的修行者在昔日那名和王惊梦齐名的宗师的教导下,终年在地火炉前打铁,日复一日,便是感受火意和世间万物的结合,淬炼出自己的剑胎的同时,也自然将世间的火意运用到了极致。
    火光太过夺目,他依旧无法睁开眼睛,然而他依旧站在原地,一步未退。
    她变成了一个无比炽烈的火球。
    这件法器的内里,顿时生成了无数道微小的青色气旋。
    他的身上挂满了许多灵骨吊坠,对于别朝的修行者而言,他身上的许多骨骼法器只能让他显得野蛮和诡异,然而事实却是,他身上挂着的很多不起眼的骨头,都是大齐修行者忌惮的法器。其中有数件是这世间独一无二,无法再有的东西。
    这一刹那,她直接变成了一轮烈日。
    齐斯人皱了皱眉头,看着这名传说中的女子,淡淡的说道:“我大齐王朝已换新帝,按理而言,我们并非敌人。”
    更为准确的说,是套了过去。
    这声音对于修行者而言,甚至能用“干净”和“纯粹”来形容。
    无论以修行者世界的任何修行道理来推断,这样的一截晶剑的威力自然和真正的本命剑不可同日耳语,然而在此时齐斯人的感知里,这截晶剑却好像被注入了什么新的东西,在他的感知里强大到了极点。
    齐斯人看着她骄傲的眉眼,明白了她的意思,但他也不矫情,只是微微点头,心念动间,一截灰骨已经从他领口之中飞出。
    这种法器的可贵来自于不可复制的灵材,这等令她都感到阴寒入骨的力量,实在是令人赞叹。然而她接下来的一句,便是:“真是可惜了。”
    同为七境的力量,只要削减数成,对于齐斯人而言便不难应付。
    他们身体里的真元,便是世间最烈的真火。
    齐斯人深吸了一口气,他停止了身体,说道:“赵剑庐的高招,我也一直很想领教,此时境地,倒也公平。”
    唯有像他这种级别的宗师才真正明白,和赵剑炉这种一出剑便只有进没有退的亡命剑战斗,一退气势便泄,便不可能再有求胜的机会。
    这根中空的腿骨,在他的手中就变成了一道剑鞘,套在了剑上。
    虽然的确失去了本命剑,但她自有感悟,境界有增无减,赵剑炉与人比剑,从不占人便宜。
    他是如此认为,但赵妙并非如此认为。
    赵妙的本命剑已经在渭河之上失去,这截晶剑空有剑形并无实质性的剑胎,应该只是她气海之中的本命元气的残留,就像是本命剑的余魂。
    他的腰间也挂着很多灵骨法器。
    当万千道黑色水流出现在自己和齐斯人所在的这片天地,对于赵妙而言,周身的天地都变得沉重和阴寒起来。
    经过很自然但很玄妙或者说极为巧合的转化,这头冥兽的其余骨骼腐朽了,然而就这一截指骨却成了那处冥渊的中心,那处冥渊中十之**的阴气汇聚到了这截指骨里。
    “好法器。”
    他握住的是一截很长的中空腿骨制作的法器。
    齐斯人握着这根腿骨,朝着赵妙手中的剑刺了过去。
    这截晶剑是真火凝聚而成,比世间所有红色的宝石都要晶莹,但此时让齐斯人有些不能理解的是,这截晶剑上有强烈的本命气息。
    她首先真诚的赞叹了一声。
    她体内的真元从气海中狂涌而出,化为赤红真火,但是却没有离开她的身侧和那些纵横穿梭的冥水相抗,只是一层层包裹在她的身外
    这些思绪在齐斯人脑海中闪过的时间只相当于灯火跳跃那一刹那。
    赤红的火光将这片坟地的每一丛荒草都照耀的丝毫必现,让齐斯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他是大齐王朝此时最强的修行者之一,知道这一战无可避免,也不拖;;;;小说 +泥带水。
    轰的一声。
    也就是说,赵妙将胜负尽数倾注在这一剑之中。
    冥水可以浇灭世间任何火焰,即便无法完全熄灭赵剑炉修行者真元所化的真火,但至少可以大为削减其威力。
    这截指骨在大齐的修行界里,叫做冥水舍利。
    从他领口飞出的这截灰骨是一截指骨,来自于冥渊深水中的某头异兽。
    同样清晰的是,这一剑的剑意一往无前,毫无回顾之意。
    火球强横的撞碎了齐斯人面前的数百道水流,赤红的真火和黑色的冥水相撞,却是没有发出水火相遇时那种嗤嗤的蒸发声,却是发出了冰晶折断般的清脆响声。
    “或许将来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但盟友之间事,分分合合,你大齐王朝的事情,我们又不一定看得懂。”赵妙微讽的看了齐斯人一眼,又看着他身旁的苏秦,说道:“至少在现在,我既不能让他落入你们的手中,也不能让他落入郑袖的手中。”
    这根腿骨来自于早已灭绝的一种巨禽风鹏,这种巨禽是召唤九天罡风的始祖,世间很多修行者运用风术的法门便来自于对它的力量的研究和感悟。
    顾名思义,当齐斯人的真元如火山爆发般涌入这截指骨时,这截原先并不起眼的灰骨绽放出了令人心悸不安的狂暴气息。就如那头冥兽复生,这片坟地上空出现了一团数百丈方圆的黑气,这种元气比夜色还要深沉。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