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四章 败业
    “是李裁天的符意。”
    天空里坠落的星火,以及这道星火上方的天空,都像是一张薄纸一样被裁开。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丁宁没有去看那些绚烂至极的色彩,他只是平静的转身,看向郑煞。
    对于强大的修行者而言,救人永远比杀人要难,更何况郑煞只需要一刹那间将自己积蓄许多年的力量尽数绽放出来,不像丁宁还必须考虑自己在交手过后要活下去。
    他的身体周围同样充满了炽烈狂暴的星火。
    郑煞的身体微微一震,他的双膝发出了碎裂的声音,支撑不住他身体的重量,跪了下来。
    丁宁点了点头,示意听清楚了这句话,然后抬起头来,安静的说道:“现在说这些,同样也没有什么意义。”
    那些幽寒到了极点的冰砂撞击着他身外的火焰,发出了真实的啪啪的声响,就如冰雹砸击着脆弱的窗纸。
    这使得他脸上的笑容分外的残忍,而且在不断扩大。
    当这样的声音响起时,他便用最简单暴力的方式,疯狂的加速,然后朝着丁宁撞了过去。
    所以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他的眼瞳里尽是失望和震撼。
    丁宁眉头微皱,看着他,轻声反问道:“现在你问这个真的有意义么?”
    因为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丁宁已经到了守尘的身边。
    看着他的眼神,丁宁明白这名胶东郡的修行者在临终之前,所想的还是有关胶东郡,所以丁宁点了点头,走到郑煞的身躯,在他耳畔说了几个字。
    然而看着丁宁平静的目光,他最终却是叹了口气:“其实当年郑袖弃你而选择元武,我和家里的有些人是反对的。这也是为什么她当上皇后之后,家里很多年都和她不对的原因之一。我教了她很多东西,但有些她却没有听进去。可负天下人,莫负一心人。”
    郑煞的身体已经完全停住,他依旧保持着前进的姿势,但是连脚面都被地上冻结的冰刺刺穿,他勉强抵挡住了寒意的侵袭,没有马上死去,但是他的身体都已经变成了灰白的颜色,就如同很多城墙上那种砖石久经风霜之后的色泽。
    大刑剑的剑身古朴厚重,并不轻薄狭小,然而当丁宁往上挥出这道剑光时,所有人的感知里,这道剑光却变成了极为细小的一道线。
    郑煞的面容迅速灰白。
    然而丁宁却没有丝毫的不安,他只是有些惋惜甚至有些同情般的摇了摇头,回应了一句:“值得么?以你的天赋,原本应该有望八境。”
    尤其很多修为较高的修行者,在这一刹那都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他体内积蓄的本命元气在这一刻尽数喷涌了出来,能够孕育这样的一块天铁作为本命物,这些年来他体内的五气也在不断的遭受着这块天铁中的星辰元气的侵蚀和破坏,所以他的本命元气里,本身也掺杂着驳杂的星辰元气,所以此时喷涌出来,他身周的天地也燃烧了起来。
    一道星火坠向守尘,一道星火撞向丁宁。
    连穿梭了不知多少星空,最终坠落在这方天地的巨大天铁,直接被切成两半,内里那些原本稳定的本命元气骤然互相冲击,朝着两侧轰然弹出。
    他用唯有丁宁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因为他身影过去,身后的空间里,出现了一道幽冥般的通道,内里全部都是仿佛从幽冥之地漂浮出来的冰砂。
    长孙浅雪的九幽冥王剑已毁,然而丁宁和长孙浅雪在长陵双修十余年,却是承受了不知道多少这样的幽冥寒气。丁宁自身,都相当于是九幽冥王剑的一部分。
    丁宁的话语自然应该是修行者世界里最具权威的话语,然而此时的郑煞没有机会去想这句话,没有时间遗憾,更没有时间回应。
    他明白了这种至寒的元气来自哪里。
    郑煞看着丁宁,勉强道:“我可以用一个秘密交换。”
    两片天铁在分开之后,还有无数的火焰和肉眼可见的丝状星辰元气相连,其中不断爆炸,爆开无数团艳丽的火焰。
    丁宁的大刑剑出现的刹那,在场几乎所有的修行者体内的本命物都有种畏惧到要自然脱体逃离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让很多修行者都随之惊骇的往后飞掠出去。
    郑煞惨然的笑了笑,突然问道:“林煮酒和长孙浅雪他们去了哪里?”
    丁宁很简单的点了点头,道:“我在鹿山会盟见了他和元武的交手。”
    “今日里我也是一颗陨星,谁能令自己不受伤的同时,还能救得了他?”  `````;郑煞的嘴角都过分干枯,开裂了起来。
    半片天铁在爆鸣中朝着这蓝琼一侧的海面坠去,而另外一片,则坠向蓝琼深处的山林里。
    凛冽的寒意瞬间侵入了他的身体,让他的身影骤然变缓,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每一丝血肉都发抖起来,以震出更多的热意,来抵御这种寒冷。
    郑煞张了张口,他的胸中有无数情绪,忍不住想要骂人。
    郑煞的身体撞入了这片幽冥的天地。
    咔嚓一声。
    这一道剑光,变成了一道符意。
    一道剑光从丁宁的手中往上飞出。
    他看着这名曾经很欣赏的修行者,最后在心中又叹息了一声,当自己都离开这世界,郑袖终于将胶东郡的基业,败得差不多了。
    然后他身外狂暴的星火也变得如窗纸般脆弱。
    他死死的盯着丁宁的眼睛,从喉咙中挤出有些古怪的声音。
    这两道星火的力量都异样的恐怖,难分伯仲。
    他根本没有管身后针对自己的那道星火。
    郑煞不在意被丁宁杀死,他只在乎能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
    天空被裁开只是因为这道符意的太过强大而引发的错觉,但那道星火被裁开,却是无比的真实。
    狂暴的星火已经到了头顶,守尘的发梢也燃烧了起来,肌肤受到侵袭,干枯开裂,甚至如雪片般脱离身体。
    因为当丁宁动时,他就已经知道这场战斗根本不需要自己插手。
    这个时候,丁宁和他距离很近,在他渐渐模糊的视界里,丁宁遮挡住了他眼前的天地,身形越见高大。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