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章 拆招
    光是这间库房,就可以转化成一股可怕的力量。
    嘎吱一声响。
    “海兽的规模越大,便越有限制。”
    几乎所有的异兽,尤其越是高阶的异兽,便越有固定的归葬点,它们会在固定的地点去繁殖下一代,老去之后会在固定的地方死去,就像是一种不可更改的传统。
    丁宁回望着她,微微笑了起来,“你忽略了雷火道观的守尘。”
    因为这间库房里所有的东西几乎都不能用于修行者的修行或者战斗,但都很值钱。
    林煮酒看着他解释道:“哪怕几乎不可能有人不经过她的同意进入这里,但她依然有可能做出防备。”
    谢长胜是关中公认的第一会花钱的公子哥,但是胶东郡数百年的积累要他用很短的时间花完,他恐怕也是会感到无奈。
    然而林煮酒却是摇了摇头,看着丁宁说道:“我不敢这么轻易的相信郑袖。”
    所以那些强大的异兽聚集地里,一定会有它们的陵园。
    长孙浅雪奇怪的看着他。
    又是嘎吱一声。
    但丁宁不同,他已经拥有许多足够分量的支持,无论是岷山剑宗,还是楚南泉诸镇,还有撤到胶东郡的楚军大部。
    “希望从今以后都不要拆错。”
    张十五这下听懂了,眉头大皱:“你的意思是,她很有可能在这里面故弄玄虚,有些典籍记载的或许是不对的,或许便让人误入歧途?”
    或许花费他一生的时间,也仅仅够培育出几头实力寻常的坐骑。
    “她是那种任何时候都要留后手,自己得不到也宁愿毁去不让人得到的人。”林煮酒点了点头,“典籍和图录不像那些药物,药物只要测试药性便知真假,典籍图录上记载的方法,却是要用过之后才知真假,所以我宁愿相信,她或许便有这样的设计,若是不知其中窍门,完全按这典籍图录来做,或许花费了许多力气,还浪费了这里面的材料,却依旧会一事无成。”
    整个大秦王朝最有钱的家族几乎都在关中,但是丁宁可以肯定,关中那些巨富,任何一家的财富,都没有胶东郡这个库房多。
    顿了顿之后,丁宁看着林煮酒等人接着说道:“首先这些海兽习性所限,不能长时间离海,江河的淡水根本不能满足它们所需,离海时间越长,它们越是虚弱,而且越是暴躁,不受控制。要组织大量的海兽迁徙战斗本身便需要无数的驯兽师,再加上需要储备惊人数量的食物。这是胶东郡都无法解决的矛盾,所以在过往数百年间,胶东郡也只是保持一定数量的海兽用于作战。但越是强大海兽的骨骸、齿牙等物,本身就是雷火道观用以炼符的极佳材料,越是古老的炼符宗门,便越是擅长用这些灵骨制符。所以我们并不需要一一去检验这些典籍里记载的是否是真,这些是今后我们闲得无聊时要做的事情,我们现在只需要看看一些海图所示海兽聚集地是否属实,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也足够让我们在那些海兽聚集地之中找到足够多的炼符材料。”
    当这间库房门打开,丁宁忍不住摇了摇头。
    长孙浅雪安静了片刻,道:“我也同意有这样的可能。”
    长孙浅雪怔了怔,顿时反应了过来。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不只可以拥有整个胶东郡,还可以拥有大楚王朝大半力量的支持,以及更远方大燕王朝的支持。 ```````
    兵器铠甲、兵马战俑,让修行者强大、可以疗伤续命的药物,直接用于战斗的强大异兽、以及可以收买人心,购买物资的财富,这些全部都是争夺天下的关键之物。
    这一间库房里,放置着的便都是这些东西。
    这不只是木门打开的声音,更是郑袖的胶东郡崩塌的声音。
    丁宁似乎听懂了他这句话,没有马上回应,张十五和长孙浅雪却是忍不住互望了一眼,然后张十五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丁宁说了这一句,然后出这第三库,走到第四座库房的门前,推开紧闭的大门。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林煮酒和张十五自然不解,但丁宁也并不浪费时间,直接解释道:“我在来胶东郡之前去了大齐王朝的雷火道观,雷火道观这一代的传人守尘跟着我到了胶东郡,他的手段很特殊。这里面的许多东西,对于他而言都应该是炼符的极佳材料。”
    与这个库房相比,即便是他交到谢长胜手中的那笔财富,都只及这个库房的数分之一。
    那所有的阴沉木架上,整齐的码放着的,全部都是淡黄色的凝冻状胶块。
    这里面任何一件东西,放在任何王朝,放到任何的商队去,都可以迅速的转变为钱财。
    比如令人一见就迷醉的明珠、宝石,比如一些味道异常好闻的香料,比如有些工坊制造的,制造技艺早已失传的华美之物。
    有了这些东西,只要有足够的领地,足够的人,似乎就已经足够争夺天下。
    ...
    “以她的性情,不太会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这间库房里面的东西比起第三库还要杂乱,但对于他而言,却简单得近乎暴力。
    然而他没有想到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东西。
    每打开一道门,郑袖所拥有的东西就失去一分。
    想着谢长胜拼命的挥霍郑袖的钱财,却发愁花不完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
    一种淡淡的甜香随之涌入了他的鼻腔,让他呼吸之间,肺腑之间便产生了舒服的热意。
    长孙浅雪愣了愣,然后她笑了起来,笑出了声音,笑得极为开心。
    前面四间库房,分别是制器、药物、海兽、财富。
    丁宁打开了第五间库房。
    “无妨。”丁宁的声音响了起来。
    任何王朝都有通用的货币作为财富的衡量标准,但随着某一个王朝的灭亡,原本很值钱的货币便会成为废物,毫无价值。但所有的王朝却都认一些特殊的,极高价值的东西。
    “见招拆招你最擅长。”林煮酒也笑了起来,说了这一句。
    让她最为开心的是,这是郑袖的钱财。
    “我在想,谢长胜拿了这个库房,都恐怕会开始头疼钱怎么花。”丁宁说道。
    于是在离开这间库房的时候,他忍不住对着身旁的长孙浅雪问道。
    若是一名寻常的修行者陡然拥有这样的一间库房恐怕并无太大的用处,首先他恐怕需要很多的时间去研究这内里的典籍,然后修为又未必够去那些海兽所居的海域,更何况培育这些海兽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
    这显然是对修行者身体有益的香气,然而当他看清内里的东西时,他却愤怒了起来。
    长孙浅雪摇了摇头。这种毫无提示的猜测,她当然不可能猜得出来。
    所以在打开这第五间库房时,他都忍不住从争夺天下的必备东西里去想,这第五库房里可能会有什么。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