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六章 盾枪剑、近侍

第五十六章 盾枪剑、近侍

    能够进出这里的,除了她自己之外,便只有她授意的使者。
    而且他的攻击手段异常直接和不合常理,他直接就用自己的身体,朝着丁宁砸了过来。
    他的身后也不像大秦王朝的箭手一样背着箭筒,反倒是背后背着一柄长刀,腰间挂着一柄短刀。
    这使得他在距离丁宁还有近百丈的距离时,他的身体周围就像是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玄铁圆盾。
    那些无比阴暗的力量如同畏惧到自己毁灭一般,骤然崩碎于无形。
    也就是说,在原有的胶东郡法阵的基础上,当年被胶东郡选定为决定将来胶东郡命运的主宰的郑袖,在拥有这真正的胶东郡之后,又在这里加了一道这样的法阵。
    这便是胶东郡的守者,真正的死士,早就用各种药物迷失了心智,毫无恐惧,毫无痛苦的药奴。
    当这样的四道杀意同时落向丁宁,就连水边有些灵性的竭鱼都感到了这四名修行者合击的恐怖,它的身体都微微的战栗起来。
    洁白的沙滩变为黑色,阴风阵阵,就如有几道巨大的阴影朝着丁宁席卷而来。
    当他的感知往下探去,便知道这个随着暖流和寒流的交汇而在这片海域中以既定路线漂浮的浮原本是珊瑚礁组成,然而胶东郡在下方种植了许多奇异的水草,这些水草不仅如细密的藤蔓渐渐捆缚住了这屿下方所有零碎之物,而且水草茎叶内里中空,拥有着极强的浮力,却是让这个浮随着年月的累积而更稳固,浮力更强。
    他现身的瞬间,双手之中持着的是一柄巨大的角弓。
    他根本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让九死蚕从他的身体里流淌出来。
    ...
    九死蚕本身便是幽帝的至高手段,就像是所有这些功法和手段的总纲,对于这样等级的阴暗元气而言,九死蚕的任何一丝元气,都已经强大到了极点。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药奴本身便是七境的修行者。
    这种近侍可以防止纷乱的战场上,一名强大的剑师在飞剑飞出之后,全力御使飞剑之时,被对方一些低阶修行者的手段偷袭杀死,或者直接死于一些散碎元气的流焰误击。
    他的本命物是一道幽绿色的飞剑。
    这种画面给任何修行者的感觉,就像是这第一名药奴手持着的巨盾上,事先是给这第二名药奴预留了一个可供枪刺的洞口,而这第二名药奴便是无比精准的用枪刺过了这个洞口,朝着丁宁刺来。
    张十五和林煮酒、长孙浅雪所在的螺船也已经快要接近丁宁所在的这片沙滩。
    他就像是一架投石车投出的黑色巨石,简单而粗暴的砸来,然而在飞行的过程中,他不断搬动如山般的元气,只是朝着自己的身体汇聚。
    就如此时,这四名药奴的目标都是首先登的丁宁,四道煞气里,一道漆黑如铁的身影首先破空,冲在了最前。
    随着沙滩从黑色瞬间又返成白色,那捆缚着这上雾气的无形力量也消失了不少,被海面上的风一吹拂,这浮上的白雾消散,变得清明起来。
    也就在他真正落足的这一刹那,洁白的沙滩瞬间变成了黑色,有一种阴暗的力量从这浮下部深处{}{} {][}涌出,朝着他席卷而来。
    在大秦王朝的军队里,一些使用飞剑的剑师身旁就往往配备这样的一名近侍。
    紧跟在第二名药奴后方,身形同样龟缩在巨盾后方的药奴,他本命元气喷涌之下,闪现的是一道剑光。
    这一枪的枪速超过了这巨盾的撞击,然而却并非是最快的。
    竭鱼缓缓的下沉,丁宁的身影穿过白色的浓雾,正式登上这胶东郡的密地。
    这种力量难以用修行者世界里许多常用的修行手段去应付,所以落在任何修行者的感知里,自然更为恐怖。
    这样身躯庞大壮硕的一名修行者,他的速度反而比另外三名药奴快上许多。
    这角弓的两端不断喷射着奇异的水雾和荡漾着强烈的元气波动,显然是用某种海中巨兽的角制成的弓身,恐怕根本不需要箭矢,仅凭借这柄弓和他真元本身的力量,便能凝聚大量的元气,凝成箭矢。
    这种装束,完全就是**和反应速度锤炼的超过寻常修行者的近侍。
    他变成了一面巨盾。
    随着无数细碎的声音涌出,无数看不见的细蚕吞噬掉了那几道巨大的阴影,在下一瞬间,这内深处响起了一阵轻微的碎裂声。
    这是法阵的力量,来自于昔日的幽帝,然而这种幽帝的力量,也是当年的他告诉郑袖的。
    即便早就已经被迷失了心智,变成只知杀戮的机器,但是因为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的战力比原先更可怕,有些攻击手段,更是不合常理。
    这种法阵,加上忠于她的竭鱼,便又组成了两道外锁,让她胶东郡的那些家里人都无法进入这里。
    他落脚之处,竟是一片洁白的沙滩。
    这种阴暗的力量有别于大齐王朝修行者所修行的阴气鬼物诀法,并非是一些死物散发出来的元气凝聚,而像是某种真元在阴暗的深渊里经过了数百年的转化而彻底变成了某种特殊的物质。
    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里,随着这些元气的不断凝聚,出现了无数扭曲的黑色线条。
    这是一名身材极为庞大的修行者,他身材的庞大程度甚至超过长陵的横山许侯,而且不知是用何种药物刺激了他的骨骼和血肉,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肥胖赘肉,观感都是和岩石一般棱角分明的坚硬肌肉。
    这些黑色线条和大秦王朝百炼玄铁上的花纹极其相像,就像是玄铁经过不断的折叠敲打锤炼之后冷却形成的花纹。
    然而丁宁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难言的苦涩笑意。
    丁宁伸出了右手。
    盾挡配枪,飞剑近侍,这本身就已经是大秦王朝战阵上的修行者的强力小团队,现在这四名修行者这样的组合自然是更强的小队组合。
    也就在此时,四道凌冽的煞气从这浮的四角射出,各自带着一种浓厚的药气,朝着丁宁激射而来。
    而四名药奴之中,最后一名药奴的兵器更为特殊。
    这道飞剑快得在空中连连发出暴音,空气连炸之下,就像是有一连串的上千柄飞剑在朝着丁宁飞来。
    而跟在他身后飞掠而来的三名药奴,一人的身材瘦长,双手之中本命元气狂涌,形成的本命物是一柄深蓝色的长枪,这柄长枪足超过三丈,随着他的飞掠挺刺之势,这柄长枪的深蓝色枪尖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那些如百炼玄铁上花纹的黑色线条,超过了巨盾。
    然而这样的手段原本就出自他,很多年前她进入长陵,最终窃取了他和巴山剑场的一切,然而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他在很多年之后,还能出现在这里,踏上她的密地。
    最为关键的是,这四名用出这样战阵战法的药奴,还都是七境宗师。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