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一章 无漏
    一样的花白头发,一样的面貌,甚至连眼角和额头上的皱纹,缺少的牙齿都完全一样。
    那些在大齐王朝的史书里被称为“贤者”和“圣者”的存在,无论是在战场上战死的,还是在后来治国的过程里老去,或者病死的,都被用特殊的手段和那名伟大的帝王封埋在了一起。
    “谁不想有一处安身立命之地,无争端,无烦恼,若不是被逼到急处,谁会狗急跳墙?”
    韩遇春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道:“这样一来,还要多几天,才不会暴露你是修行者的痕迹。而且这些时日我已经将我的所知全部告诉了你,你应该明白如何用药才能更好的帮助你。”
    赵高笑了起来。
    在传说里,商家大小姐苟活于长陵鱼市,就如借一处庙宇容身的孤魂野鬼,连阳光都不敢见,然而现在千墓知道了她柔弱的声音里,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
    他平静的轻声说道:“我想他的那名先祖若是知道他今日所为,若是能够从棺材里跳出来,也会亲手打他巴掌。挖了先圣堂来教训他,正好也让所有齐人好好想想。”
    赵高的容貌、甚至身形,和这韩遇春变得完全一致。
    这座殿堂里供奉着那名贤帝以及那一时代为立国做出贡献的功臣的塑像,记录着他们的事迹,而就在这座殿堂下面,便是他们的陵墓。
    在这样柔和而凄苦的声音里,千墓平静下来。
    “像她这样的人的爱恨,谁能说得清楚,至于侍寝这种事情,则完全来自于我的猜测。”
    他点了点头,然后气海里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异响。
    切骨、接骨,尤其是改变身高和磨去一些骨骼不一样的棱角,是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痛苦,这种痛苦将会伴随这人一生的时间,然而他眼前的这名男子,却轻易的承受了下来。
    “千墓山上有千碑,既然你不惜以你师尊留给你的这千碑元气转为更有效的复仇武器,养的尸物自然越多越强。哪怕这些尸物只能拥有近似六境修行者的手段,但毕竟他们是死物,对敌起来是真正的‘不怕死’。”商家大小姐手抚着气海,慢慢调和自己体内的元气,没有正面回答却是反问道,“你蓄养的尸物的数量要是到达一定的程度,那便不再是只能和一些强大的修行者抗衡,而是拥有了单独的修行者对抗庞大军队的能力。你想想在大齐王朝,哪里保存着许多完好的宗师遗体?”
    时间就像是凝固在这暗室一样,赵高长时间的施礼,不起身。
    他的面色迅速的发黑,黑色的鲜血从他的鼻孔里流淌出来,然后他便毫无痛苦的死去,身体也慢慢的化为黑水。
    三**贤,七十二圣者,还有那些相应地位略低的圣者和贤者,在大齐王朝的史册里和天上的星辰对应,民间的过其中很多人的故事,甚至在那些圣贤的家乡和一些修行过,读过书的地方,都建有纪念他们的祠堂。
    千墓有些惊讶的看着商家大小姐。
    这何止是挖一座皇陵这么简单?
    这是他这一生之中,最伟大的杰作。
    韩遇春的面容肃穆起来,他认真的躬身回礼,然后轻轻的咬碎了一直嵌在他齿间的药丸。
    “……”
    韩遇春看着赵高,感慨而认真的说道:“若是要说唯一的缺漏,便是你的修为。”
    所以他的面容变得比许多同年人都显得苍老,眼角和额头上甚至早早的出现了皱纹。
    “去哪里?”
    医师是韩遇春,是昔日大韩王朝的名医,有玉面鬼手的美名。然而时间便是最好的杀刀,他此时的头发已经花白,尤其是在韩王朝灭亡,在大秦王朝最初被作为苦役奴役的几年里,不只是他的视力有了些损伤,就连牙齿都因为太过粗粝的食物而磨松脱了几颗。
    千 墓猛然一震,他呼吸有些停顿:“先圣堂?”
    早在夜枭的千座尘山法阵里,丁宁和他就设想过控制很多尸物形成军队的可能,那样即便再遭遇一只像白启的杀神军那样的军队,都可以战胜。
    “所以你的意思她内心其实还是偏爱王惊梦多一些,而且胡亥本身来自于她并不愿意的某次侍寝?”
    这种释放很暴烈,不是平时快速的调用真元,而是彻底的散功,而是彻底的废弃自己的修为。
    “我倒是觉得,对于强大的宗师而言,**的欢愉本身就和精神的愉悦无法相比,谁得到了谁,这就像是征服…像他们这样的人,原本床笫之欢,各有需要,谁也不说谁征服了谁,但是为人生孩子就不一样。”
    赵高点了点头,他深深的躬身,对着这名医师致谢。
    千墓看着她很久时间,忍不住说道:“你和传说里的鱼市孤魂野鬼不一样。”
    “现在连肤色都完全一致了,疤痕我完全帮你处理掉了,等到你到了地上,在阳光下行走数天,药气也便自然完全散失。”
    “我师尊为了这大齐连命都给了,可是他做了什么?”
    在千座尘山里,千墓也控制了数具这样的尸物,然而他的心还不够大,他还根本没有将这和先圣堂这样的地方联系在一起。
    在长陵,脸上蒙着厚厚药布的男子正和在帮他拆药布的医师进行着许多在长陵而言显得大逆不道的对话。
    “为什么郑袖一直不太喜欢胡亥,而却偏爱扶苏,是因为扶苏真的是她和王惊梦的骨血么?”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身体开始往外释放元气。
    当此刻蒙在他面上的厚厚药布一层层被揭开,两个一模一样的容颜出现在这个暗室里。
    “扶苏是她和王惊梦的骨血,几乎没有那种可能。在我个人的判断,她不太喜欢胡亥,一是因为胡亥比较蠢,他在幼年时曾经听过巴山剑场一些人的事,对巴山剑场那些人在言语上便很厌恶,没有任何的尊敬。或许他幼稚的认为,恶毒的咒骂元武和她曾经的那些对手,便能够赢得喜爱,然而他并不了解她复杂的情绪。还有一点应该来源于胡亥或许并不是她所需要的。她或许根本只需要扶苏这样的一个儿子,本身并不是她需要而诞下的皇子,自然会在出生之后便不得她的喜爱,更何况扶苏的面容像她多一些,很多人甚至认为像王惊梦,而胡亥则像元武多一些。”
    韩遇春感慨的看着赵高,他就像是在看着一面镜子。
    商家大小姐的声音依旧和平时一样柔柔的,不紧不慢,“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刨了它?”
    先圣堂并非是一座普通的殿堂,而是一座皇陵,大齐王朝开国皇帝的皇陵。
    大齐王朝的多少修行地和门阀和那些贤者圣者有关?
    大齐王朝的人们会怎么想?
    在销声匿迹于世间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赵高在这个不见天日之地连续接受了很多次切骨修面之术。
    从今以后,他消失了。
    在他和赵高的这个计划里,还有最后的一个漏洞,那就是他自己。
    商家大小姐看着千墓,柔和的声音里莫名多了些凄苦:“商家遗女孤单力薄,即便满门被抄斩,我也未敢再谈复仇,只是在鱼市里渡过余生,然而长陵连鱼市都容不下,连请求一下家门师兄都被镇魂钉穿过气海,自身性命都被当成要挟巴山剑场的东西。现在的齐帝敌友不分,背信弃义,挖他一座祖坟又算是什么?我本秦人,得了些大齐的修行之法,即便将来被你们齐人永世唾骂和追杀也无所谓,倒是你,你是晏婴弟子,想不想和我一起去,便是随你。”
    韩遇春的眼睛里瞬间充满震撼,“你自废了修为?”
    ……
    赵高便是他,再无漏洞。
    赵高和韩遇春谈话的地方也是在医馆地下的深处,地窖的设计和申玄囚禁胡亥的地窖几乎完全一致,同样是出自申玄的手笔。
    这名男子是赵高,他原本身穿胶东郡黄袍,便是最接近郑袖的那名胶东郡使者。
    赵高紧抿了一下嘴唇,然后恢复平和,又笑了起来,“既然复仇不需要修为,那这唯一的弊病也可以不用存在。”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