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十章 全面反击
    他已经看得出这应该是某种符器的制作图录。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
    “这是什么?”
    “这个修行地原先在大燕虚山内,只是一个小宗门,但是他想让你帮忙,看能否帮我得到他们的一本修行典籍‘颂雅’”叶帧楠迅的解释道:“我虽然也不知道那本典籍记载着的是什么,但是应该对我有大用。”
    “你很擅长隐藏,但是你擅长的都是对付修行者的手段,很多时候却忽略了普通人的目光。”王太虚微微的笑了笑,道:“很多细节方面的习惯无法更改,有些人可以轻易的判断出来你是秦人。”
    别说是和净琉璃和厉西星等人相比,就算是南宫采菽和胡京京等人,都会因为家世或者师门的原因而更加引人注意。
    王太虚一直在凝神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所以当这些程度完成时,王太虚的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
    然而当刚刚到达这燕上都的第二天,他就遭遇到了王太虚的人,而且对方很准确的判断出了他的真正身份,把他带来了这里。
    顿了顿之后,王太虚的面色严肃起来,“你来我这里,应该是出自他的安排,他想要我帮忙做什么?”
    “这是他给你的东西,说对你的修行有用。”叶帧楠认真的回答。8
    年轻人摘下竹笠,认真的对着他行了一礼。
    “叶帧楠,你是丁宁身边的人,当然值得我的信任。”
    抛开他是秦人的感情因素,从战略层面而言,大秦王朝此时的幽浮舰队的确是最具震慑性力量的武器。
    “还有一件事情是他想请你帮我。”叶帧楠转入了另外一个话题,轻声道:“他想让你帮我找大燕王朝一个名为雅庵的修行地。”
    叶帧楠异常简单和快的回答道:“大幽王朝时期的符器制造图录。”
    在外界看来,此时的丁宁似乎除了公开身份之外,还什么都没有做,然而光是由送到自己手里的这份东西,他就知道丁宁对于郑袖和元武的反击已经彻底开始,而且是在很多层面都开始反击。
    王太虚沉吟不语,数息过后,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眼前的图录上。
    他尊敬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贴身的一个皮囊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几片竹简,接着又从腿肚上的剑囊里抽出了一柄小剑,拨开剑柄上的一个寻常人难以觉的机括,将剑柄旋了下来。
    “黑金砂和辰晶,会有人从秦境内运来。”
    说完这些之后,叶帧楠又从衣袖之中拿出了一册薄薄的册子,递到王太虚的面前。
    “雅庵?”王太虚愣了愣,他的印象里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宗门名字。
    王太虚深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他沉默的看着叶帧楠,想要直到更多的讯息。
    叶帧楠很清楚他此时心中的想法,所以没有犹豫的接着说了下去,而且说的更加简单和干脆,“幽浮巨舰一旦完成,不需要那些大齐王朝的修行者,都应该是此时这世上最强大的符器。当年郑袖得知了一些大幽王朝的符器的制造方法,幽浮巨舰便是融合了大幽王朝符器制造方法和大齐王朝的阴神鬼物之道制造出来的东西。但是这元符金人却是出她所知符器等级的东西。”
    这名江湖人物能够在燕上都成为这样的巨擘,绝对不是偶然,也绝对不是燕太子的青睐。
    叶帧楠有些敬佩的看着这名从长陵走出的江湖枭雄,平心而论,他自知在和丁宁有关的那些人之中,应该是属于很容易被忽视的存在。
    没有一个城池可以阻挡得住骤然出现的幽浮舰队,而绝大多数大城都是逐水而建,而且按照楚大军残部的动向以及丁宁在南泉诸镇的举动,很明显巴山剑场是想抢占胶东郡。
    “元符金人。”
    王太虚忍不住道:“这又是什么?”
    很显然这名年轻人经过了长途的跋涉,即便未现出任何的疲惫,但那种风尘仆仆的意味,却是瞒不过王太虚的感知。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一名头戴竹笠的年轻人,身穿着素色粗布衣衫。?(〈 这名年轻人的身上有很多战斗的痕迹,尤其衣衫内里即便做了包扎,但还有沁出的血迹。
    剑柄内里是空的,他抽出了几张牛皮图纸。
    然后他将这几张牛皮图纸展开,拼接起来,又将几片竹简放在了牛皮图纸上。
    叶帧楠有些意外,但他的意外却只在于王太虚的能力已经出了他的预计,竟然只提出这一项。
    胶东郡周围环绕水域,主要城邦更是水域丰富,幽浮舰队很自然是最为巨大的威胁。
    “要找到足以制器的匠师并不难,只要从大楚王朝内去找,但是这么多黑金砂,不可能找得到,就算是我都无能无力。”王太虚看了足有小半个时辰,然后抬起头看着叶帧楠,更为详细的解释道:“其余的一些主材,或许不是问题,但是黑金砂是出产自大秦王朝黄龙山的一种独特陶土,我虽说可以安插回去一些人手,但是黑金砂产量极少,本身是制作一些强大符器的原料,用以糅合一些元气冲突的精金,价格极为高昂,这黑金砂一项,已经出了我的能力。”
    “可以克制幽浮巨舰的强大符器。”
    王太虚听着他的这句回应,却是震惊起来,“有人能够从秦境内运来黑金砂和辰晶?”
    若是黑金砂和辰晶这种极其昂贵而且产地极为单一的材料能够运来,那这份图录上所列的其余东西他应该能够收集完成。
    他虽然并非是高明的匠师,但即便是以他的眼光,也足以看出这“元符金人”是很恐怖的符器,并非只能对付幽浮大舰,而是能够压倒这世间绝大多数的符器。
    他深深的皱着眉头,凝重的问道。他很清楚丁宁提早做出的安排,让叶帧楠这样的身边人送到他这里的这份图录绝对不会寻常。
    “是的,连辰晶都会有人从秦境运来,不需要你花力气去寻觅。”叶帧楠看着他点了点头,道:“你只需要备齐其余材料和寻找到合适的匠师。”
    王太虚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低头开始极为仔细的看起拼接起来的图谱。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