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二十三章 赐长生
    “你来晚了一些。”
    他看着丁宁,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听着这夏日风里传来的声音,汶关月的身体却变得更为寒冷起来。
    “我当然不可能无视商家小姐的生死。”
    丁宁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湖边道上。
    黑夜里,夏家宅院的周围响起很多的声音,最终又回归静寂。
    在初见丁宁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丁宁体内有一种恐怖的味道,当时丁宁便告知他那是来自乌氏祖山内的长生不死药。而此时这种味道十分熟悉,但缺了九死蚕的克制,这种气息却是强烈了百倍不止。
    随着他的伸手,车厢里响起了细密至极的蚕声。
    “你准备怎么做?”
    千墓愣了愣:“让我带一件东西给元武?”
    小球的中央,却是有一点异样的光芒。
    因为他想到丁宁所说的这些并非绝无可能。
    “或者严格意义而言,是一半。”
    此时齐斯人和商 家大小姐及老仆的身影已经消失,然而汶关月却并未离开,只是对着漆黑一片的湖面,安静的等待着。
    在坐上马车之前,丁宁对着几名夏家的人说了这一句。
    他思绪有些混乱,虽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不明白丁宁到底想要怎么做。
    “商家小姐的命不是你所能决定,你倒是要小心你自己。”就在这时,丁宁的声音又响起在这湖畔的风里,“你的主子们巴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我背信弃义,我来见了你,你若是不小心死了,或许到时有不少人说我白天在众人面前一副面目,暗中却是另外一副面目,这黑锅却是又栽在我头上。”
    他的声音却迅速的变得愤怒起来,“镇魂钉!这是齐帝震慑各宗的圣物,齐祖庙里的东西。”
    丁宁点了点头,看着汶关月,说道:“你有时间逃离,却是停在这里等我,只是你要代表某人和我谈条件?”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高尚,我们的命只有一条,不想浪费在不可捉摸的将来。不管你如何说我,至少我师父都没有活着看到你描绘的将来。”汶关月没有愤怒,他的声音也很平和,甚至连站立的动作都没有丝毫的改变,“你曾是天下最强的宗师,所以你可以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而我们不能。如果换了我是你,或许我也会做不同的选择。”
    千墓连呼吸都艰难了起来,他有些不敢相信。
    “骨牢山的味道,是齐斯人。”一道声音从丁宁的身后响起,千墓有些瘦小的身体站在丁宁的影子里,再加上他身上的黑袍和这黑衣融为一体,甚至让远处的人很难看到他的存在。
    “在天亮以后,我不想再听到夏家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其实有个传闻是真的,元武一直想要长生不死。长生不死药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汶关月不可置信的看着丁宁的背影,他根本未料到丁宁竟是这样的反应,连什么条件都不听,竟然只是一句淡淡的“我知道了”就直接离开?
    丁宁点了点头。
    齐斯人、汶关月和商家大小姐以及老仆之间的战斗虽然短促,然而却牵扯到定鼎一朝的圣物,四名宗师之间的战斗实是凶险万分。
    丁宁平静的看着失色的千墓,缓缓的说道:“他要,我就给他。”
    千墓在他的身侧坐下,然后看着他,认真的问道。
    一股苍白色的束流从他的掌指尖流淌而出,慢慢形成一颗小球。
    “你要用这个,来换商家大小姐?”
    他不属于巴山剑场,甚至不是秦人,齐帝的所为已经让他失望和痛恨至极,他不希望丁宁也做出让他失望的选择。
    千墓呆了呆:“可是…”
    一直等到清晰的脚步声出现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他才慢慢转过了身来,淡淡的说道。
    “你再次提醒我,我今后必须更加小心,而且我会做出改变。”
    “我了解他。”丁宁慢慢的点了点头,“像他这样的人,很难拒绝这种诱惑,哪怕一时没有勇气动用,也会想要得到。”
    丁宁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认真的轻声道:“如果你愿意,我想让你带一件东西给元武。”
    黑暗里看不出他的面色,只是他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他看着汶关月,声音不高不低的问道:“什么时候信任变成了不好的东西?如果这世上没有信任,那会变成什么样…而且我信任你,是因为敬重。我怎么会想到像你这样大义凛然的斥责我的人,根本都不配称人?”
    这是一种本能的战栗,千墓的身体和寻常修行者有着太多的不同,然而即便是他,都有种自己的元气和身体都会被这苍白色小球包裹的元气吞噬的感觉。
    他看着汶关月,还没有说话,汶关月就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我知道这样的战斗不可能瞒过外面,但是你还是太过托大,或者说你还是和以往一样,信错了人。”
    “我知道了。”
    他突然有些恐惧。
    一湖荷花全部都已枯萎,而且不是秋冬那种枯败,而是所有茎叶和花朵都如同变成了漆黑色的雕塑,使得整片湖面都呈现出诡异的气氛。
    没有人喜欢太过遥远和未知的事情,那意味着难以掌握,所以绝大多数人始终会选择眼前既得的利益。
    “利用商家小姐来和我谈条件,这事关郑袖和元武两个人的利益。但是我只和元武谈条件。”
    丁宁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右手。
    他有些说不清楚,但是下意识觉得,即便如此,这长生不死药…依旧是很惊人,很有用的东西,而且落入元武的手中,谁知道又会引起什么样的结果。
    在下一刹那,在有所感知的瞬间,千墓的身体不断的战栗起来。
    随着目光的闪动,苍白色小球的表面生成许多不规则的凸起,内里那点异样的光芒沁出了一些。
    ……
    丁宁淡淡的说了这一句,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丁宁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想试一试,在他们两人之间,这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汶关月的身体莫名有些寒冷,他微微蹙眉,颔首不语。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