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十六章 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方式

第十六章 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方式

    在转身开始带路的时候,他更加清醒了些。
    在十数个呼吸之后,他终于能够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再次深深躬身行礼,道:“请容我带路。”
    然而当赵香妃所率的大楚残军略微表现出想要从南泉诸郡这里过的态势时开始,这个小镇便陡然重要起来。
    因为担心引起这列车队中人的不快和敌意,在距离这数辆马车还有数十丈的距离时,他便已经侧立在道旁,接着便躬身行礼,恭谨道:“公羊家公羊瑾心,请问贵客?”
    他看着每一名进入这小镇的人,听着茶楼内外很多人的交谈,目光却很快的被远处官道上的数辆马车吸引了过去。
    这是个很多人都需要站队的时候,然而南泉诸镇门阀可以拥有不同的选择。
    那名少年的五官似乎非常清晰,然而却就是在他的脑海之中留不下任何的印象,就像是一张纯平的白纸。
    这样的到来方式,应该是以前的巴山剑场修行者到来的方式。
    这是最普通而最不平凡的大人物到来的方式。
    他可以清晰的看清那名英俊男子面容的每一处细节,然而那名少年只是和英俊男子隔了一辆马车的距离,他却怎么看都看不清这名少年的面容。
    他开始有些理解。
    当千座尘山法阵没有困死这些人,当许多人死去,而这些人却活了下来…仅凭马车里的这些人,世上又有谁能够再抽来足够的修行者,和这些人匹敌?
    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巨大转变的开始。
    因为太过诡异。
    他们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暴露在阳光下。
    他的用语也谨慎到了极点,就连问询都是只用“请问贵客”四字,连来此何意这些略微强硬的话语都根本不敢出口。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南泉诸镇门阀所有修行者,都想象过无数种巴山剑场的人到来的方式,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用这样一种方式到来。
    无论是大秦王朝还是大齐王朝军方,以及顺势抢占了大楚王朝诸多城池的大燕王朝,以及大楚王朝一些未卷入战事的边缘门阀,都想要第一时间探查军情和想要知道南泉诸镇门阀的反应,所以和往日相比,这个镇上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其中甚至有些人没有太过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这是随时等待着南泉诸镇门阀的主动接触。
    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体内的真元有些失控的碰撞起来,让他的身体剧烈的晃动着,甚至出许多轰然的声响。
    经历了数十年的平静,这个小镇虽然客栈酒肆一应俱全,但是依旧称不上繁华和热闹,只能和一些驿站旁的村庄一样,满足来往客人的日常所需。
    他的眼前一片金星,以至于整列车队在他的视界里都变得金黄,威严而不可直视。
    南泉诸镇全部沿山伴湖,易守难攻,而这夜泊镇在大楚王朝的地图上,就像是和伸入南泉诸镇的一条长舌,是通往南泉诸镇的门户。
    当九死蚕重现,真正的出现在阳光下,公然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行踪…自己现在,不只是站在这样的一列车队之前,而是站在了史册里,站在了一个时代的开始。
    然而在抬头看到这名英俊男子温和却带着一种孤高不可及的自然气质的目光时,整个身体都充满不真实之感的他却无比确定这是真的。
    因为更不需要刻意的隐瞒自己的底细,所以他的神色和举动远比这茶楼上绝大多数茶客要来得自然。
    南泉诸镇门阀在早前的议事和接到天下剑令对于外界而言依旧是秘密,对于南泉诸镇门阀本身而言,也需要时刻担心来自各方的风雨,所以南泉诸镇门阀自然也会秘密安插许多人在这夜泊镇密切注意这些人的动向。
    因为越是接近这列车队,他的心脏和瞳孔就越是收缩,在他的判断里,就连率领着楚军残部的赵香妃和向焰,都不可能派得出这样力量的车队。
    这里很适合过往的一些商船停靠休憩,而且周围十余里都是平坦的河坡,没有什么险峻的河谷、山林,不会有什么盗贼山匪借着地势的掩映而来。
    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迟迟没有回答,他反复的陷入巨大的震撼之中。
    “岷山剑宗澹台观剑”,第一辆马车上的车夫颔回礼,温和而有礼的回答,回答也是简单到了极点。“巴山剑场,天下剑令主人已到,请通报家主。”
    然而现在重现了。
    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霍然抬,他听着这名英俊男子自报身份的话语,以及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感到巨大的眩晕,浑身都充满难以置信和不真实之感。
    堂堂正正的,气质安详,很自然的带着一种大宗门的不可一世和傲然,直接来见。
    只是这样的两名车夫,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就已经确定,这列车队中修行者的实力已经强到令人指,分量已经重到难以想象。
    马车极为普通,制式不一,就像是随便从沿途买到,然而数辆不同制式的马车组成的车队,在此时的夜泊镇却是显得分外特别。
    此时最靠近镇口官道的茶楼上,临窗位置上坐着的一名年轻男子便是来自公羊家的修行者。
    第一辆马车上的车夫是一名英俊男子,身姿挺拔,不知为何,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看着看着,面色却是越来越震惊,只觉得这名男子就连身上的每一片衣角边缘的线条都分外像剑痕,都好像有锋利的剑要飞洒楚来。
    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走出了茶楼,径直迎向了那数辆马车。
    这名天下剑令的主人,似乎的确已经不需要再躲藏,不需要再畏惧任何人。8
    这名男子就是传说中的澹台观剑,那天下第一剑快之人。
    第二辆马车上的车夫是一名少年,当他的目光脱离第一辆马车上的英俊男子,投到这名少年身上时,这名公羊家的修行者便已经坐不住,站了起来。
    在大楚王朝的地图上,夜泊镇只是极不起眼的一个小点,和这镇的镇名一样,大楚王朝的这个小镇源自于数条野河交汇处的浅滩。〈〔? (〈[〈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