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章 真正的胶东郡

第七章 真正的胶东郡

    的一样,这些人就算憎恨,也是憎恨我而不是憎恨齐。只要能够让我朝重新为虎,就算付出我的生命,也是值得。”
    除了灵药和海兽,珍稀珠宝和香料等价值惊人的物资之外,胶东郡最为重要的出产,还有食物。
    “从小闻什么味道,就会习惯什么味道,吃什么也是一样。”妇人眼角出现些皱纹,“更何况她是避免让我被你们这些巴山剑场的人找到。只是没想到你们会真的这么无聊,找到我这里。”
    田阳侯依旧震惊难语,数息之后才有些回过神来,颤声道:“郑袖真的肯将十二巫神首交还给我朝?”
    在数天的曝晒之后,这些鱼干却是经过简单的烹调,便能焕发出鲜美的味道,可以让行军饭菜里最简陋的饭菜都能变得可口起来。
    张十五认真的看着这名妇人,“她只是你的养女,你只是抚养过她一段时间,但真的只是如此么?”
    穿过楚齐,到了最东,却是一折,进入秦境,和来自秦的大江大河相交,汇入东海。
    “黄婆庵”不是一座岛,这句话很古怪,说在此时也很突兀。
    齐帝微微蹙眉,看着欲言又止的田阳候,道:“只是什么?”
    “难道我真的是疯了么?”
    老妇人颤声说道。
    鼻子,道:“这味道真不太好闻。”
    田阳侯沉吟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他的面容重新变得坚毅和凝重起来,“就和您说
    “杀别人的亲人或者挟持别人的秦人要挟他人,这是她最喜欢用的手段之一,但是这样的手段对她并没有多少作用。”
    “墓符山也会划回我朝?”他看着齐帝,认真的问道。
    齐帝看着无比震惊的田阳侯,有些感叹道:“若不是十二巫神首和墓符山,我会和郑袖去联手,从楚人的手里抢一杯羹么?”
    “谁会想到郑袖的养母,一直会安住在这种地方。”中年男子抽了抽
    田阳侯沉默了很久才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因为他想到了晏师。
    “要挟她没有意义,但是要挟你呢?”
    然而听到这句话,这名镇定微笑的妇人却是骤然变了脸色,红润的面容变得苍白无比。
    齐帝沉默了数息的时间。
    齐帝沉默下来。
    他的手心里有一小块鱼形的白玉,那是她最疼爱的孙女身上的配物。
    “我们会放过你们。”张十五微讽的说道:“到胶东郡来杀些人,让她有些难过和愤怒,那是真正无聊的事情。让她真正痛苦的,是失去整个胶东郡的助力。”
    齐帝唇角微扬,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微笑,“十二巫神首已在我朝。”
    还是来了啊。
    老妇人的嘴唇颤抖起来。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碧玉夫人?”
    田阳侯的身体骤然一僵,“已在我朝?”
    “只有你知道‘黄婆庵’的具体位置,你有它行动轨迹的海图。那是真正的胶东郡,郑家门阀的财富和众多积累都在那上面。”顿了顿之后,张十五看着她接着说道:“你有儿子,有很疼爱的孙女。现在如果我们拿他们的命,来换这张海图,不知道你愿意么?”
    齐帝目光有些温暖起来,道:“舅舅您认为我这样做值得么?”
    在某一个晒鱼场里,大量只有一指粗细的小海鱼在热水里被煮熟,铺在平整的石地上,在此时的夕阳里散发着热气和腥臭的味道。
    最东端的胶东郡,就像是狭长的一颗犬牙,一端刺进秦境,一端刺入海里。
    这名妇人有些感慨的在心中出声,依旧坐着端详着这名男子,直至这名肤色很黑,很是矮壮的中年男子走到她前方不远处,才有些倨傲的轻声道:“张十五?”
    这名妇人看着张十五,接着说道:“就算杀了我,也不会让她有多少心痛,我对于她而言只是一个养母。你们这些巴山剑场的人乘虚而入进入胶东郡,不是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么?”
    楚都里许久不熄的火焰烧红了半边天,渐渐和天边的晚霞如燃在一起。
    她视线里的很多劳力也日复一日的做着这样的活计,直至这夕阳下有一名中年男子走入这个晒鱼场,都并未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妇人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所以请舅舅支持我。”
    田阳侯慢慢颔首,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值得自然是值得,十二巫神首归位,墓符山回归我朝,哪怕付出的是我等的生命,都是值得的。只是……”
    一名身穿黄布袍的妇人坐在竹椅上日复一日的看着这样的转化过程。
    “晏师若是活着,他不会让墓符工坊和郑袖去合作对付楚。所以不管鹿山会盟是您刻意还是无意,他还是死了。只有他死了,你这样的计划才能实施。”
    “墓符工坊已经接手查验过,此时已经送至安庙。”齐帝即便只是陈述,自己的心情却是也不由得激扬难平,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祭天仪式已经安排下去,只待这十二巫神首归位激发。”
    “你们真的不会杀死他们,会放过他们?”
    大量的鱼类在制成干货之后,甚至可以满足三分之一秦境的肉类所需。
    她的目光落在张十五的手上。
    田阳侯觉得这是自然,只是他看着齐帝的仪态,心里除了对他说的那些消息依旧有些震动之外,却没有多少感动。
    ...
    他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对着田阳侯深深躬身行礼。
    昔日的齐帝,比任何人都尊敬和依赖晏师。
    ……
    齐帝点了点头,“这本来就是墓符工坊愿意这么做的条件。”
    田阳侯说着,自己都有些痛苦了起来,“晏师是我朝许多修行者敬仰和渴望成为的对象,而且他还有传人留下来。当楚都陷落的消息传开来,如果我能想到这点,他的传人和许多我朝的修行者,也会想到这点。他们不会原谅您。”
    ……
    田阳侯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只是有一件事你忘记了,你对不起晏师。”
    大江向东。
    “谁都知道她的冷酷无情,用不着你提醒。”张十五笑了起来,他看着这名妇人,说道:“比毁灭胶东郡更有用的是利用胶东郡。我们知道‘黄婆庵’不是一座岛。”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