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九十三章 剑破苍穹

第九十三章 剑破苍穹

    天空里随即响起无数暴烈的撞击声,无数团焰气在天空里不断的爆炸。
    如同怪物一般吃掉那片天空里元气,然后往上延伸出无数看不见触角一般气息的修行者是白鹰。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本命物气息便意味着只有他独有,和任何人的元气不相容,甚至让人感觉带着他的血肉味道。
    对于修行者而言,神圣便意味着无法接触的境界,越理解的强大。
    这些白鸟的身躯不断的扩大,层层叠叠,遮住了整个天幕。
    他的身上不断响起血肉撕裂般的声音,从气海深处疯狂涌出的真元和天地元气结合在一起,变成了一种难言的力量,然后分解归入身上的铠甲里。
    黑色鳞甲之中有缝隙,但是被内里猩红色的光华充斥,好像一条黑水蛟龙活了过来,而且和黑鹰所有的力量融为一体。
    就如同散功一般,方绣幕身体里的真元往外飘散出去,甚至连一些最低阶的修行者,都可以感觉到有真元如微风吹拂到自己的身边。
    一片片鳞甲和他的身体脱离,飞了出来,散着强烈的本命物气息。
    黑鹰高仰着头,接受着如山元气的灌溉。
    他的感知并不像无比熟悉白鹰的黑鹰一样瞬间清晰。
    一片片从他身上飞出的鳞甲切割着空气出嘶鸣,而且切割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流动的风迹。
    天空黑色巨蛟般的长鞭前方,骤然出现莫名的光亮,带着那种神圣的味道。
    他需要尽快接近那千重尘山,所以不能让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有再出手的机会。
    能够从这些白鸟之间的缝隙里流淌下来的天地元气,不断的被另外一名修行者牵引。
    黑鹰和白鹰同时如受电击,身体被巨力冲击在地,然后弹震起来,身体肌肤里溅射出许多细微的血珠,而两人的口中依旧鲜血狂喷。
    赤鹰身上的铠甲用的是天下最好的赤铜,黑鹰身上的铠甲用的是黑水蛟龙鳞,而白鹰身上雪白无瑕的铠甲,则来自于白奎鸟的头盖骨。
    即便是他身后的部将都很震惊。
    他微微挑眉,有些痛苦。
    此时从他身上飞出的这些鳞甲便是如此,外表面是幽黑闪亮的色泽,然而内里表面却是猩红,就如鲜活的血肉色泽。
    这样的联手,不只是简单的力量叠加,远比同时攻来数名七境的剑气更难应付。
    噗的一声。
    这些能够流淌下来的元气,急的朝着黑鹰的身体汇聚。
    那无数透明的触角,有着一种莫名的残暴气息,就像是无数白奎的怨魂,悄然布满整个天空,遮挡住了许多元气的自然流动,唯有极少数的天地元气,能够从这些白奎冤魂的缝隙里流淌下来。
    方绣幕此时并没有顾及这两名修行者的感受。
    两名所修功法截然不同的修行者,却是很奇妙的编织了一个法域,不让这内里的其余修行者引聚天地元气,而只让那人动用。
    蛟龙成形,便没有丝毫的停留,一口便朝着空中的方绣幕噬了过去。
    无论是赤鹰还是黑鹰还是白鹰,这样被人熟知的称谓都来自于他们身上铠甲的颜色和来自于他们是孟放鹰座下最强的三名修行者。
    他不是真正的八境,不可能像元武皇帝一样,直接打破这些七境的修行者用自身元气力量制造的小天地,引落圣光般的天外元气。
    之前谁也不知道,原来黑鹰的本命物就是他身上的这幅铠甲。
    这便意味着这一件铠甲本身不知道要杀死多少白奎取得所需的材料,此时这名修行者气海之中的真元往外迸,沿着铠甲内里的符文,将这每一片铠甲内里天然蕴含着的异种元气也彻底激了出来。
    在他的感知里,前方的天空之中似乎骤然出现了无数白鸟。
    只是此时他已经想明白了,哪怕只是接触到角,那也依旧是八境的力量,只要能将这一点挥到极致。
    就在这一刹那,他反手再弹出一道剑气。
    方绣幕微停,他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如何对付这两名修行者。
    那些原本在自然朝着他流淌的天地元气,却是被这些白鸟切断。
    白奎是北海深处海岛上生存的一种异鸟,本身不知天命,并不像妖兽凶猛,然而头骨却天然凝聚精纯的天地元气,大约拇指大小的一块,雪白如玉,比百炼精金更为坚韧,而且外力抗击之下,便自然激出天地元气。
    他们都没有见过这样惊人的画面。
    就像是一条蛟龙临死前的悲鸣和不甘的嚎叫。
    就在这一刹那,下方地面上,三支军队之中几乎所有的修行者不能理解的惊呼出声。
    (ps:前两天断更了,一直没有解释,因为不能恢复更新好像解释没有意义,而且不更只能说原因有点不好意思,恢复更新再说。前面实在是骤然有两个会议连在了一起,一个是江苏省网络作协成立大会,去了南京,避开不了。网络写手实在没有机构保障,看看能不能做些事情帮一些网络写手,还有一个会议是我们无锡的政协和人大会议,因为被弄成了区政协委员,所以都没法请假只能去开会,一直是25号到29号都有会议,所以失踪的感觉,有人就说我是不是那啥被抓了。像我这么正直的青年,可能么。而且我这么帅,需要吗。没有杂事的情况下,尽量还是要多写。前面颈椎问题,有个读者直接给我了个枕头,的确有效。现在状态已经好一些了。最后推荐一本新书《儒武争锋》作者是纵横的老写手,正巧是江苏人,开会认识的。要我做广告,我就做啦,大家可以看看。)8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们莫名的现周身好像安静了一下,好像空了一些。
    本命物瞬间被斩破的黑鹰惊骇到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生机流逝却无法思考,相对他而言伤势略轻的白鹰却是瞪大了眼睛,被一种无力和恐惧深深笼罩。
    白鹰气海处一阵炸响。
    方绣幕的身体正在自然的坠落。
    这些鳞甲看似紊乱的飞射着,然而在空中却是有着各自所在的位置,顷刻间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长鞭,而这条长鞭,本身便是一条蛟龙之形。
    天空里响起清冽的破甲声。
    这不合修行者世界的道理。
    方绣幕越过了赤鹰的军队,他骤然感到了前方的异样。
    两人如此强大的联手尚且是第一次真正出现在世间,原先在他的想象里,足以灭杀天下任何的七境,然而现在竟被方绣幕一剑击破。
    此时在黑鹰对侧的那片洼地里,白鹰身上的铠甲不知用了多少片这种头顶骨制成,严丝合缝的组成雪白的铠甲,连面目都遮掩住。
    血红色的光焰和破碎的鳞甲朝着四面八方激射,甚至和那遮住了天空的无数白奎怨魂般的气机相撞。
    这来自于方绣幕的真元,自然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敌意。
    一道锐利的剑气没有能够刺穿他的白色铠甲,却是在他的气海处如巨锤重击,让他气海深处的玉宫都近乎崩碎。
    最让他无法想象的是,方绣幕身体里尽数逃逸出去的真元,此时竟有不少似乎自然懂得归家的路途一般,流回不少归入他的经络和窍位之中。
    一道巨大的光剑在方绣幕的身外形成,朝着黑色蛟龙一切而过。
    所以这是两名修行者的联手。
    最简单而言,一拳砸出去的力气,哪里有再收回一些回归拳头的道理?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