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八章 收局者
    丁宁垂下眼睑,漠然的说道。
    郑袖有唯一一个堂妹郑非夜,便是嫁给了孟侯。
    这一剑就如当年王惊梦的巅峰,虽然大部分来源于他的力量,然而想到当年王惊梦的积威…若是当年那王惊梦杀得尸山血海之后并未死去,现在重新出现在许多当年亲眼见到他那一战的修行者面前,恐怕所有这些修行者都会和他一样的感受。
    孟放鹰收敛了嘴角淡淡的微笑,看了一眼长孙浅雪,然后认真的看着丁宁提议道:“或者可以说一下九死蚕的秘密?这样我或许也会让这里所有人死得更轻松一些。”
    “我即便是真说九死蚕的秘密,你敢听么?”
    “玉勾太子名为太子,却是连一天的太子都没有做成,现在看来他恨我和巴山剑场还要超过郑袖和元武,只是现在来看,就算没有我和巴山剑场,像他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和元武和郑袖斗?长陵和大秦其它郡县的人们需要的是元武那样光辉而明亮的圣上,而不是一个阴气缭绕的魔王。当年他选择功法的时候,连这点都没有想通,又如何能够获得长陵当时那些贵人的支持?”
    丁宁突然笑了笑,微讽的说道:“哪怕你从我这里听到,又告诉了郑袖,郑袖会容许天下有除了她之外,另外知道九死蚕秘密的人存在?”
    “你就是王惊梦。”
    烈火上人心中一跳,就连他都马上反应了过来。
    长孙浅雪靠近了他的身侧,对着他轻声说道。
    林煮酒和张十五来不及。
    所以众所周知,大秦十三侯里,孟侯和郑袖走得最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孟侯便是郑袖拉拢的心腹,付出的是联姻和给予一部分胶东郡利益的代价。
    孟放鹰就是孟七海的父亲,便是孟侯。
    他们原本就原在楚都,而且关注的重点本来就在如何确保楚都不乱,以及保证赵香妃不死。
    杀九死蚕是郑袖春伐楚最大的目的,此时已经有数位王侯死在了阴山和阳山郡的战场上,早有军情表明孟侯也到了阴山一带,但到这时未出现在战场上,他又能去哪里?
    郑庵继续痛苦的尖叫着。
    丁宁收回了目光,接下来很直接的说道:“我本来以为和胶东郡的人一起进来的,应该是孟放鹰,而不是这玉勾太子。”
    看着这样的画面,烈火上人几乎跪了下来。
    肌肤表面的一些伤痕,就像片片的刀锋刮过,但养好的伤痕,却又像铁片覆盖,甚至闪耀着森冷的光泽。
    此时的玉勾太子已经被毒的连感知都失去,甚至发不出声音,在尘山里混乱的乱撞,身上的肌肤和血肉开始成片的溃烂和脱落。
    片片惨绿色的碎屑如千万道利箭落于尘山深处。
    “孟放鹰的性格和郑袖差不多,不到最有把握的时刻,他都不会出现。所以他深得郑袖信任。”
    关键只在于,尘山内外,还有谁能够阻止郑袖的这招棋子,最后真正的收官者。
    “玉勾太子的确是想都没有想到的人物。”
    他原本是边军中一养鹰人。
    一名身穿侯王朝服的中年男子从尘山中显现出来。
    他的双鬓虽然已染了风尘,但是面容依旧俊美,只是裸露在袖外的双臂却是给人一种坚硬如铁的感觉。
    孟放鹰猛然一滞,心中寒意顿生。
    “如果一定要死,像她这样的人也不会甘愿就这样死去,克服内心的恐惧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她一定会再次现身出手。”丁宁听着长孙浅雪的话语,心中想着的却是终究还是差了一分,那烈火上人的真元毕竟不是自己的真元。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慢慢的说道:“还少了一个人,还有一个应该会来的人没有出现。”
    现在郑庵不只是要压制体内的真元和气血流逝,她最需要压制的,恐怕是自己身体被切开的那种难以名状的恐惧。
    ……
    小半片身体直接被切开,内脏和经络都遭受致命重创,然而他直觉郑庵依旧在竭力的用真元汇聚天地元气封住自己的伤口。
    也就在这道冷淡威严的声音响起的同时,玉勾太子乱跌乱撞,正在溃败腐烂的身体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击碎。
    丁宁转头看向玉勾太子。
    尤其是此时心情极为复杂的扶苏都顿时面色大变。
    孟放鹰深深的看着丁宁,然后说道:“圣上说的果然不错,你不是九死蚕的传人,而是他本身的重生。”
    那小半片身体和她的身体彻底分离,然而她的身影却是依旧往后方的尘山中退去,血花还在空中氤氲,她的身影却是瞬间隐去。
    “你我恩 怨已了,但只有等这阵消,你才能出得了阵。”
    “还有什么遗言么?”
    他看着郑庵消匿处,眉头不由自主的蹙了起来。
    丁宁看着这名熟悉的男子,没有应声。
    然而修行者的世界里不乏身体被切断之后还能继续坚持战斗一段时间,直至真元耗尽而死去的例子。
    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很讥讽,但是却都不理解丁宁说的还少了一个人是谁。
    当一名修行者最终无法压制住体内毒素的泛滥,连真元都被腐蚀,那最终的结果便只有死去。
    隐世许久,却千里来送死。
    丁宁没有去看他。
    郑庵终究会死。
    当他的脸色变化之时,一道冷淡威严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你果然对我很了解。”
    他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甚至包括烈火上人在内。
    “玉勾太子虽空得名号,窃世盗名一般还不自知,执念不去,但毕竟是皇室骨血,至少也要让他干脆的死去,留有一些尊重。”
    “如果她再次现身出手,我们里面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她了。”
    蓄养的鹰也只不过是用来传递军情,然而他花了二十余年的时间,却从边军的最底层爬到了长陵的高处,成为了大秦王朝的王侯,而且娶了胶东郡另外一名天下闻名的美女,郑非夜。
    此时思索任何应声的话语没有任何意义。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