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五章 俱伤
    千墓一声低呼,他也感觉到了这种熟悉的元气。
    即便他气海里的真元喷薄而出,将天地间搬山般搬来的海量元气迅速凝聚成气膜汇聚于胸前,他的身体骨骼依旧像被数重大山碾压,承受不住。
    他的气海破了一个孔洞,珍贵的真元从孔洞里往外溢出却不受他的控制。若是遇到别的低阶修行者的刺袭,哪怕在气海真元无法动用的情况下,他还可以凭借剑招的本身来应付,阻挡住对方接下来的杀招,然而他面对的是那个信手之间便破天下各宗门剑招的人物,他知道此时唯有玉勾太子才有可能救得了他的性命。
    这是什么毒,竟然连他的真元都无法遏止蔓延!
    下一刻,当烈火上人如受伤野兽般疯狂的嚎叫声传入所有人耳廓中时,他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丁宁的身后左侧。
    看着丁宁和烈火上人在尘影里快速移动的影迹,看着在烈火上人面前溅射出来的无数细碎的白花,扶苏这才骤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身体变得僵硬。
    他甚至都没有感到任何异样,甚至都没有感到任何令他觉得不舒服的气机,他的半边身体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一般,就连流淌在内里的真元,都好像去了不属于自己的另外一个地方。
    就在青曜吟这剑被束缚的刹那,他的手掌也拍击到了青曜吟的身上。
    他一掌拍飞了青曜吟,手中的一根白色骨杖扬了起来,就要凌空点向丁宁的后背。
    玉勾太子冷漠的双眸里荡漾着一种古怪的情绪,有些像是赞叹,更多的似乎是同情和怜惜。
    也就在此时,烈火上人又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然而看着这样凄惨的身体,玉勾太子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得色和怜悯,唯有深深的恐惧。
    他反身背对着丁宁站着,他的左手里出现了一柄黑色的短剑,刺向前方的空气。
    鉴于先前的经验,他强行禁锢了所有的真元,闭于气海而不外放。
    噗的一声,就如同烈火上人的气海被刺穿时同样的声音。
    这一刹那他彻底醒悟过来,青曜吟是刻意的用了两败俱伤的打法!
    青曜吟这十几年都将时间和心血放在了那幽龙上,玉勾太子自然也是这世间可数的强者之一,甚至是难以预料到会来的强者,然而即便如此,丁宁都不觉得青曜吟会如此简单的被玉勾太子一掌击飞,或者直接杀死。
    咚的一声,青曜吟在此时重重落地,身上再次溅起许多鲜血,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他的伤势已经让他的身体都到了瓦解的边缘,根本无法动用任何力量,但是他毕竟是这世上第二个真正的八境,他的动念依旧扯动了一丝天地元气,虽然不带真正的力量,却是让隐匿在这法阵之中准备出手的一名修行者感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机。
    他无比震骇,眼睛里的余光里,他看到自己拍在青曜吟身上的手掌已经变成了惨绿色,而且有星星点点的幽绿色光点,在不断的从肌肤里渗透出来,就像是无数诡异的萤火虫在他的身体里滋生。
    青曜吟手中短剑所指的地方绽放开一点幽蓝色的光焰,那是一个小小的骷髅光影,却带着一种不属于这人间般的阴寒力量。
    他的呼吸骤然停顿。
    这名隐匿在法阵中的修行者自然便是玉勾太子。
    当丁宁的剑尖刺入烈火上人的气海,烈火上人的嚎叫声响起之前,一直闭目盘坐在地的东胡老僧便感知到了危险,蓦然睁开了眼睛。
    他眼前的世界都变成了惨绿色。
    玉勾太子的身上没有什么气息绽放。
    那一个小小的骷髅光影现在就像是他的替身,替他吸引了所有感知的注意。
    一道光随着他的剑光所指出现在那片虚无的空气里。
    这一刹那的交手自然没有逃脱丁宁的感知,他的身体接近两人力量碰撞的边缘,身体都被狂风吹得晃动起来,然而他的步伐和出剑却是丝毫未乱,连心境都是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平静。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半边身体失去了知觉。
    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再次刺入了他的身体。
    青曜吟的这一剑就像是刺入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剑身上的符文里遭受着无数道阴神鬼物元气的束缚和冲击,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冤鬼魂魄在冲入剑身上的符文里。
    气海上方的肌肤上泛起冰凉和刺痛的感觉,烈火上人在这一剑临身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处于死亡的最后一线。
    这次是他的后背,气海的后方。
    一片耀眼的白花溅射在烈火上人的面目之前,这些白花看似柔软却刺痛了烈火上人的双眸,甚至阻碍了他的感知,让他看不清丁宁的身位,看不到丁宁的出剑。
    同一时间,身体变得僵硬的还有玉勾太子。
    他胸骨尽碎,接着便连脊骨都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纷纷震裂。
    青曜吟的身体里响起无数刺耳的爆裂声。
    他的视线在这一瞬间已经模糊。
    他的整个身体像断线的风筝往后方的尘山里飘飞。
    紧接着便是青曜吟。
    烈火上人如同受伤的野兽般疯狂的嚎叫起来。
    然而噗的一声,冰凉和刺痛的感觉继续深入他的血肉,这一剑竟然没有和之前一样只是一点即收,而是继续深入,真正的刺穿了他的血肉,刺进他的气海!&n……小说bsp;“玉勾太子!”
    他手中的大刑剑沾染了烈火上人气海里的离火,所以此刻他异常简单的松开剑柄,抓住了腰间的另外一柄剑。
    细碎的白花在空气里放肆的盛开,互相撞击,溅射出更多的花朵。
    两败俱伤!
    一蓬血雾从青曜吟的口中喷出。
    当他霍然警觉的瞬间,他的目光和感知便完全脱离了天空里的胶东郡郑庵。
    他身上的毛发如受惊的野猫微炸,完全闭合在身体里的气息略有展露,身体周围刮起了一层阴冷的风。
    浑身白盔如同骷髅神将一般的玉勾太子的身影就在那里显现出来。
    他一声闷哼,身体骨骼里甚至响起奇异的回响,这种强行禁锢自己身体的直觉反应,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就如同在自己身体上狠狠按上一掌一样难受。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