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四章 轻点
    当看清这名连刺自己三剑的少年的瞬间,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明白了元武所的是真的。
    最为可怕的是,从对方行云流水的身法和简单的出剑收剑带起的剑光影迹,他就嗅到了异常熟悉的味道。
    这火焰完全变成了有形之物,凝聚得就像是深红色的宝石,闪耀着璀璨而晶莹的辉光,和这道快到无与伦比的剑光一撞,瞬间响起无数清脆而细微的碎裂声,仿佛有真的坚硬的晶体在爆碎。(www.mianhuatang.la 小说
    这是一个很直接的感受。
    他的身前再次轰的一声巨响。
    真火在符文里往外喷涌,但是却依旧往前蔓延,朝着他的身体蔓延。
    这一凉意就像是一朵冰凉的花,在他炙热的气海里绽放出来。
    细微和广阔只是相对的概念,剑身上每一道符文对于寻常人而言只是细细的线条,然而在修行者的感知里,却有可能是宽阔的河流,甚至原野。
    这是什么剑招?
    在这刹那间,他又中了一剑!
    因为他所修的功法极为特殊,所以在过往很多年里,很少有人尝试杀他,而且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让他如此真实的接近死亡。
    直至接近剑柄,澹台观剑才松开手指,决然的弃剑。
    丁宁平和的呼吸着,即便在超出了平时极限的移动之中,他身体的一切技能都协调到了极。
    这只是数分之一呼吸间发生的事情。
    身体借助着这可怖的冲击力,继续往后震飞。
    他想要将体内气海的真火尽数喷出,笼罩住视野里的这片天地,裹住这名少年。
    就像是一个皮囊,对方只是在表皮上轻轻的划了一道口子,还未真正割裂,但是内里往外的压力,却是反而将这个裂口撑开,炸裂。
    只有当年的那个人,才能用得出这样的剑。
    他右肋下的这处窍位被破,又一道经络断裂。
    方才那两剑,对方的剑竟是直刺穿了他的肌肤,甚至都并未和他肌肤下的鲜血有过真正的接触,而是迅速到极的刺剑以及那种锐利的剑意,自然的激起了他体内的气血和真元反应。
    对付这样的存在,自然只有用纯粹的真元力量碾压。
    他就像是一阵飘忽得毫无固定轨迹的风,在这烈火上人一滞之间,到了他的身侧,反手剑一剑轻在烈火上人的气海上方。
    此时澹台观剑真元断绝,倒飞的身体和他的真火间就如同有了自然隔离的屏障,然而他还有力量,只要他一个动念,他就应该能够杀死此时毫无还手之力的澹台观剑。
    然而也就在这时,他的背后一凉。
    然而有种认知此时才清晰的反应在他的脑海。
    澹台观剑的身影从空气里清晰的显现出来。
    “怎么可能!”
    他从气海里流淌而出的真火根本未能顺着他的心意流淌到他背后的伤口。
    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丝毫的真元留存。
    然而在下一刹那,轰的一声爆燃,这每一片细碎的晶体都变成了燎原的巨火,朝着眼前这道剑上烧去。
    他和烈火上人都是一声剧烈的闷哼,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往后倒撞飞出。
    然而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里在这一刹那就像是缺了一块。就像是一块完美的拼图里,突然少了一块。
    然后他看清了对方的身影。
    是什么人能这样用剑,是什么人能在六境便瞬间连刺他两剑,而且封住了他一处窍位?
    这一剑刺中的是他身体里极为重要的一处窍位,并没有深入多少,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处窍位的被刺,竟然能够影响他身体里的真元运行和流转!
    然而平时比手脚还要顺从他心念的真元,却是在他体内如波浪拍击着岸石,激荡不已却无法顺畅流动。
    他身体里那所缺的一块来自于一股新生的凉意,确切的反应在他的感知里,便是一截剑尖。
    此时从烈火真人口中喷出的火焰在这些河流和原野间与一种冰清孤高的寒冷元气相触,接着毫无停留的席卷而过,就像是在很轻易的烧着干草。
    然而他克服了心中自然生成的恐惧,反而毫无保留的将体内剩余的真元尽数喷涌而出,涌入手中紧握着的这柄剑里。
    他手中剑身上的符文里也无法容纳这样惊人的元气相遇,一瞬间便沿着符文的边缘在两人之间炸开一阵可怕的风暴。
    这是五脏内气都已经失衡,尤其真元流转遭阻已经妨碍了他自身的调节。
    最令他惊怒的是,在他的感知里,这人甚至连七境的力量都不到,却竟然刺了他一剑!
    他的心脏都剧烈的收缩起来,身体里仿佛有无数人在尖叫。
    他的面容扭曲了起来,顺着感知强行转身。
    那人踏步在他身上绽放的气焰里,在火云里穿行。
    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右肋又绽放一凉意。
    那人是一个面容平静到极的少年。
    他已经中了一剑!
    因为太过剧烈的情绪波动,他浑身的血肉还来不及抽搐和颤抖,但是身体内却已经充满极为难受的感觉。
    烈火真人的双眸变成了血红色,好像有真火要从内里溢出,他紧盯着倒退飞出的澹台观剑,心中的杀意也已~♂~♂~♂~♂,m.◇.co■m经满溢。
    凄厉的叫声里,他都觉得自己发生的声音很陌生。
    在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中,他的身体往前弓起,弹出,避开了这从背后左侧刺入的剑直接刺入他的心脉。
    他就像是一个被禁锢在原地的巨人,空有力气却无法砸得出去!
    他遭遇了极大的阻力,整个身体和剑光在空中停滞不前,在他的感知里,这些火焰极其迅速的席卷而来,就要顺着他手中的剑涌入他的身体,然后将他的所有真元和气血烧得一干二净。
    他连中两剑。
    这次他看清楚了。
    深红色的晶火很自然的伴随着体内的鲜血往外喷涌,这就是他最直接的反击,只要这人的剑沾染上他的真火,便除非弃剑,然后便会被他反杀。
    剑身的影迹在他的身前一触就收,然后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气血从右肋下喷射出来,接着他才又感觉到痛苦和可怕,才再次确定,是自己身体的直觉反应,反而令气血撑开了伤口。
    火焰如同轻易的烧着干草,而他就像是反而堆了无数的干草上去,和这火焰相遇。
    当他感受到背上一凉,他才接着感受到比刚才更强烈的死亡威胁,才感受到了痛苦和恐惧!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