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一章 除根
    而现在她这边能够入阵决定胜负的有她、烈火上人和玉勾太子三人。
    然而当大红袍遭遇到白袍,他看清这名修行者的面目时,却是骇然失色,一声惊呼:“玉勾太子!”
    在下一刹那,他的脚下涌起滚滚白浪,一种极为令人难受的阴气在他脚下瞬间凝结成一条白骨大船形状,贴着地面却如在海浪中顺风滑行一般,速度惊人的驶向千座尘山。
    “连他都来了?”br小说 />
    这千座尘山全部一抖,法阵就像是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般,往外喷出许多灰尘,但随着这三人入内,灰尘一收,千座尘山却是又安然不动。
    玉勾太子离得近了,所有人才看清他手里的白竹杖实则是细腻的白玉制成,只是雕刻成竹形,他面容平静,只是身上气息和所有修阴神鬼物之法的修行者一样,是阴测测的,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看着烈火上人,眼瞳深处有两点白芒闪动,就像是两个细小的白色骷髅在说话,话语声就像是从这两个白色骷髅中传出来的,“我既然能出现在这里,自然代表元武和郑袖对我放心,所以你不需要不放心。”
    烈火上人的不安来源于对巴山剑场和九死蚕的恐惧,但暴戾却来自于极度的自信。[www.mianhuatang.la
    “够了。”
    现在很多修行者还未赶到,很多修行者已经被阻在外。
    这白袍修行者的身材相貌和元武有数分相像,因为他本身便是元武的兄弟,只是同父异母而已。
    他到这里,原本也只是看看该来的人是不是都已经来了。
    她活得比胶东郡同一时代的任何强者都要长,所以她很清楚一件事情能否成功,最为关键的是需要应时,而且不要节外生枝。
    有关这名太子,民间也有着不少奇特的故事流传,说他是口衔玉勾带出生,是得了天赐的王者。
    这种阴神鬼物元气其余修行者难近,烈火上人眉头微蹙,身周火焰缭绕飞射而起,和这玉勾太子是隔了数十丈的距离。
    顿了顿之后,这玉勾太子看了一眼千座尘山,冰冷道:“若是是恨意,我对王惊梦和巴山剑场的恨意要超过其余所有人。”
    其一,他是经历过当年绝大多数争斗的长陵老人,元武绝对的心腹,作为当年长陵之战的最后清扫者,他自然知道这玉勾太子当年之败是因为修炼一种强大而邪的阴神鬼物之术,结果操之过急,反而走火入魔。
    她虽然只是个老妇人,但她是胶东郡辈分最高者,是郑袖的太祖母。
    原本先帝也依旧不想立元武为太子,甚至在一份已经拟定的诏书里,成皎已经是他选定的太子人选,想用以制约元武和巴山剑场。
    玉勾太子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色依旧漠然,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他这话语里包含的极度怨毒。
    烈火上人缓缓的点了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迅速平静下来,道:“让我们两人来,必然各有用处,我们各自该如何做?”
    “不需要怀疑我的来意。”
    他是大秦先帝的第八子成皎,当年最得先帝喜欢的皇子和元武争斗失败之后,元武也依旧没有那么顺风顺水的成为太子。
    烈火上人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令这名太子怨毒如斯,但修行者的血肉和真元,一切不外乎各种元气的堆积,没有任何一丝元气散失,即便九死蚕再有神妙,也自然不可能再有复生的可能。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这玉勾太子,能够如此快的出现在这千座尘山的法阵之外,必定是因为郑袖和元武初始的安排,因为这春伐楚,本身就是为了引出九死蚕而设置的杀局,若说意外,便是扶苏也陷在了这个局里。
    玉勾太子看着她和烈火上人,点了点头,同样表示满意。
    轰的一声闷震。
    另外一点原因是,无论是任何一个版本的故事里,这玉勾太子都已经被杀死,然而现在却偏偏活着,而且很显然就是他需要等待着的另外一名确保消灭九死蚕的修行者。
    那么多蛟龙入内,除了青曜吟之外,里面还有什么人有战力?
    无论外面还有什么样的修行者赶来,那已经是胜负已分之后的时候,再没有意义。
    在他们上方,却是传来一声鹤鸣。
    “可以入阵了。”
    那名黄袍老妇人却是骑乘了一只丹顶鹤,如一些故事里的仙人一般,云霞缭绕。
    按理而言,玉勾太子是元武和郑袖的死敌,为什么反而会被元武和郑袖所用?
    “你修的本源离火可以寻觅一名修行者任何一滴血肉,将所有沾染他气息的一切东西烧为灰烬,甚至连灰烬都被烧融。”玉勾太子漠然的说道:“若是连那都不足以消灭九死蚕,那就让九死蚕不外流。你可以找出每一滴血肉,烧为尘埃,那我就有办法将所有的尘埃全部收集起来。我不相信,若是连那些尘埃都禁锢在我杖内,九死蚕还会有什么可以残留在这世上。”
    那丹顶鹤浑身羽毛如白金般闪亮,缭绕的云霞全部由它体内涌出,元气的强盛程度,竟然是不亚于先前那些腾蛇,也是极为罕见的异物。
    就连意识不甚清晰的夜枭都听清了烈火上人这一声里的浓烈惊骇。
    胶东郡的黄袍老妇人淡淡的催促。
    真正的永绝后患,他便能安心。
    那份诏书还未发出,他便已经从长陵消失。
    烈火上人此时强烈的惊骇有两层原因。
    然而不管故事如何,他比先前元武的敌人还要落败的快。
    这是第一时间浮现在夜枭脑海里的念头。
    青曜吟虽然杀死了一名皇城老供奉之后强行入了阵,但想必赢得不轻松。
    “就算尘埃都能在我杖内复活,我便再将它毁灭一次,活百次,我便灭它百次。”
    他认为如果九死蚕真的有种独特的起死回生的灵妙,如果连自己修炼的离火都不能消灭,那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人消灭得了九死蚕,来更多负责毁尸灭迹的修行者都是无用。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