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七章 起身
    毕竟腾蛇虽然没有幽龙那样强悍的鳞甲,但至少是真正的蛟龙,同样可以飞得很高,超出很多符器和飞剑所能达到的极限。
    就如今日一条玄霜虫蜕变为幽龙,而胶东郡积累数百年的积蓄在外界不知的情况下正被窃取。
    简单而言,你可以驯服一条牧羊犬帮你牧羊,但无法命令它做更多更聪明的事情。
    他们不是这些蛟龙的同类,所以几乎不可能沟通。
    采石,尤其是采一些异常坚固的石料是异常艰辛的工作,极度的劳累和飞扬的粉尘对于寻常人而言都是极大的损害,所以在这石场采石的大多都是被罚苦役的囚徒。
    有些修行者终其一生连四境都无法突破,有些修行者却因为某一个契机而瞬息突破桎梏多年的关卡。
    顿了顿之后,青曜吟看着还有些难以理解的千墓,解释道:“光是以在空中飞遁为例,你可以让它飞往一处,但让它刻意的在飞行中隐匿身影和声响,尤其控制身上的元气波动,便几乎不可能做得到。”
    友赐就是这条幽龙幼龙的名字,这名字有点古怪,所以众人还有些不习惯。
    然而那名男子却兀自出神,甚至连身旁一些颤声提醒都恍若没有听到。
    他的语气里充满谦逊和不确定。
    谦逊来源于他认为自己所得的一切来自于他的师尊,所以他没有任何自傲,在他的眼里,青曜吟等人是他必须尊敬的前辈,而不确定来自于两个方面。
    只是这依旧是出了这里之后才需要仔细考虑的事情。
    这一皮鞭结结实实的抽打在了这名男子的额上。
    哪怕拥有和他们相同战力的人到达他们的面前,都需要面对以寡敌众的场面。
    百里素雪用了很多年来谋划一个可以刺杀郑袖的机会,而夜枭则是用了大半生的时间和自己的一切,来谋划了一个可以杀死自己的机会。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不能,但这友赐或许可以。”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
    ……
    看到有人停手不事劳作而站起来发呆看风景,一名吏官顿时脸色一变,提着长鞭便朝着这名男子走了过去。
    青曜吟异常简单的摇了摇头,道:“腾蛇天性暴戾,尤其胶东郡一直用药物和啸音控制,它们非但神智大受损伤,而且比那些自然界中的腾蛇性情更为暴烈。若是令它做简单的事当然可以,但是要让它成为真正的洞彻心意的坐骑极为困难。”
    修行者的世界瞬息万变,存在着无数的契机和转变。
    这里的千座尘山,还是如此稳定,未有明显松动的迹象。
    但是在他想来,只要能够带着这些腾蛇出了这里,那既然百里素雪有可能利用幽龙进入长陵皇城,那他们自然也有可能利用腾蛇做成一样的事情。
    这名吏官很胖,陇西郡原本属于陈国,这一个小国在大秦王朝灭赵时便不复存在,但是陈姓是望族,在当地很有势力。这名吏官便是陈姓,虽然终日和这些囚徒、灰尘相伴,但实是肥差。一些囚徒的家人经常塞些好处以让他通融,安排些轻松的活计。
    吏官的影子堆到了他的面前,看着这名男子依旧不管不顾的样子,这名吏官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你想要找死么?”
    在他凝视里的千座尘山里,光影迷离,一些细小的灰尘上闪耀出的辉光,却是偶尔闪现出一柄柄剑形。
    所以看到这名吏官从凉棚下走出,即便不是针对自己,沿途很多人都已经畏惧的浑身发抖起来。
    战事紧张,管理这石场的吏官自然也更为严苛。
    千墓愣了愣。
    青曜吟和其余所有人也都愣了愣。
    一道幽光在风雨倾覆下闪现,接着便风雨骤停,四条腾蛇和先前那两条腾蛇一样,就和畏惧狼群的绵羊一样,蜷缩在一侧,不敢多动。
    看着这些不敢多动的腾蛇,千墓甚至有些惋惜青曜吟来得晚了些,有那么两批腾蛇死在了澹台观剑的剑下。 &n,,,, bsp;再想到郑袖和元武所得的大秦王朝之天下,是窃取了巴山剑场的心血,他冥冥之中便觉得这是因果,是胶东郡在还债。
    一个是这个问题本身,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他们是否最终能活着离开这里。
    但这句话,却似乎…极有道理!
    郑袖和元武最难对付的一点,是因为他们深居长陵皇宫里,有许多军队环卫,还有很多强大的修行者保卫着他们的安全。
    陇西郡白矶采石场是大秦王朝最重要的采石场之一,这里的石质异常坚固,可做城墙,此时大秦王朝和大楚王朝交战正酣,边关一些要塞对于坚固石料需求更甚,江边常有十数条空船等着。
    想着胶东郡为了蓄养出这些腾蛇,不知道花了多少代人的心血,是胶东郡真正的基业之一,是郑袖布置在这片战场上最重要的棋子,然而此时胶东郡却相当于不断的在将基业白送到他们的手中,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然而这条幼龙却已经表现出了可以御使它们的能力。
    千墓沉默片刻,想了想这的确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即便现在连胶东郡的这些腾蛇都反而会成为他们手中之物,变成强大的助力,但是连方才那种大秦先皇时代的供奉后人都出现,自然还会有一些根本不在预料之中的强者出现。
    千山之外再出现蛟影,伴随着风雨而至。
    他看着青曜吟,忍不住轻声问道。
    大秦王朝的陇西郡,白矶采石场,一名满身满面灰尘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钢钎,沉默了数息的时间,慢慢的抬起了头,挺直了身体,望向近在咫尺的大江。
    一声厉叱间,他想都未想,一皮鞭便已经朝着这名男子劈头盖脸的抽了上去。
    然而若是很多强者一起到达郑袖和元武的面前,那结果会有很大不同。
    谁也难以预料他们还要面对什么样的战斗。
    “如果我们能出了这里,那能不能让这些腾蛇成为坐骑?”
    常年累月的将他当成土皇帝供着,自然增长了他骄横的气息,在平日里对看不惯的囚徒轻则打骂,重者鞭挞,抽打得鲜血淋漓。
    啪的一声爆响。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