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七章 白莲
    整个长陵都似乎已经准备好迎接它的女主人的陨落,整个天下都似乎已经开始迎接没有这名掌控着一切的胶东郡女子的时代。
    因为他只是想要杀死郑袖,至于自己发出这一剑之后死不死,则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先前的所有交手,都是谋划,都在计算之内。现在接下来的诛杀郑袖的这一剑,才是他的本真,来自于身体深处最强烈的**。
    他只有出手,哪怕他心里极其清楚,自己全力出手对付百里素雪便很难自保,很有可能被潘若叶杀死。
    至少在此时,只有这名灵虚剑门的现任宗主才有可能救下郑袖的性命。
    气海玉宫崩塌的余韵,似乎就将引起她经络和身体的崩塌,那些能够感知而无法插手这种级别战斗的修行者们,惊骇难以自己,他们所有的脑海里都已经出现了郑袖这名长陵的女主人,整个身体就将和瓷片一样碎裂开来的画面。
    黄道沉的心中苦涩到了极点。
    噗噗噗噗…
    百里素雪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里的真元迅速的膨胀起来,顺着体内的经络就要再度澎涌而出。
    金黄色的剑光顺着他的感知和目光,轻易的切过蔚蓝的海。
    这是破凰剑经中的破凰杀剑。
    在百里素雪的感知里,出现了一片深海。
    远处,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了黄道沉的身上。
    杀意尽化为金黄色的剑光,耀眼、威严、不可一世,充满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息。
    她的身体里传出巨大的建筑物崩塌般的声音。
    他只是要郑袖死!
    镜面薄薄的悬浮在黄道沉身前唯有数尺的地方,然而却像是沟通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圆环散发出来的光华直径不过尺余,然而这种声音和这种气息,给所有人的感觉,却像是有一头从别的世界而来的庞大妖兽,就要从这圆环里硬生生的挤出来。
    此时的他真元损耗极为厉 害,体内也已经出现了不少隐伤,但这却是他剑意最为饱满之时。
    然而当他的真元从他的手中流淌出来,这道乌金色的圆环就变成了一扇圆形的门。
    那些蔚蓝色的元气被金黄的剑光灼得直接燃烧了起来,往外四溅,成为最壮观的烟火。
    潘若叶浑身都是鲜血,她体内的经脉都断了数处,然而也就在此时,她不假思索的一步往前踏出,避开数柄同时袭向她的飞剑,她体内所有剩余的力量在她的一声闷哼之间被她尽数逼出。
    然而就在这时,她如瓷器般脆弱的身体内,却是响起了无数道元气急剧摩擦的声音!
    既然已经成功施展出了这一剑并重创了郑袖,到了杀死郑袖的边缘,那他便不想再有任何的意外,不想再浪费任何的时间。
    从她身体里激发出来的元气和她所抽引而来的元气,带来一片深海的压力和重量。
    百里素雪的呼吸骤然停顿。
    她微微的仰了仰头,但还是摒弃了动用那柄在无尽高空之中随着星火漂流的剑,她决定再赌一下自己的命运,她的眼瞳变成深沉的蔚蓝色。
    郑袖在这一刹那间倒退了七八十丈的距离。
    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他从来没有觉得灵虚剑门足以和岷山剑宗并列,即便是在灵虚剑门五宗齐全的时代。
    那是一种纯净到了极点的元气绽放!
    这些纯净而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神圣和生机味道的元气在冲出郑袖身体的诸多窍位后,就像是一朵朵白色的莲花绽放在她的身上。
    一道圆环从他的手腕上滑落出来,脱手飞出。
    真正的王者从来只遵循自己的意愿,从不委曲求全。
    烟火在绽放,元气在暴烈的燃烧,整个皇宫却是凝固得近乎彻底的死寂。
    在这金色剑光还被深海的柔和裹住没有追及她的身体时,她的气海处,晶白如瓷的肌肤上出现了无数蛛网般的细裂。
    这是元武所修的剑经,此时百里素雪用出这样一剑,并非是刻意要表达什么更多的意思,只是因为这一招剑招本身就是天下最强的剑招之一。
    是她气海深处的玉宫在崩塌。
    这片海就此被切碎。
    他便是这样的王者。
    ……
    至于现在,他更是不在意黄道沉的力量。
    这是真实的崩塌声。
    光华里散发出一种宏大的声音,有一种和这世间截然不同的气息疯狂的涌出。
    这对于正常的修行者而言,就是自毁修为,从而激发出所有的潜力,发出身为修行者的最后一击。
    郑袖在这一刹那却有些犹豫。
    所以他这一剑的剑意,甚至比元武施展还要完美。
    累积十五年的杀意尽数释放,空气里还没有真实的寒冷变化,然而最为靠近这片殿宇的修行者们,却是因为这实质般的寒意而浑身僵硬。
    因为元武的这一剑甚至可以斩断鹿山对面的一座山峰,何况只是一片海?
    她的身体许多个窍位之中,往外冲起许多白色的浪花!
    因为灵虚剑门的一些沟通或者隐匿虚空的手段,在他看来都是如同凿壁偷光般,提前窃取一些八境的力量,用这种手段,打开一个口子,从中引出一些八境才能沟通的元气。
    然而她身上覆盖满的白色莲花,却是圣洁而光明,这种反差,无比的妖异。
    然而百里素雪并不认为他能挡住这一剑。
    百里素雪根本没有去管这些事情。
    从圆环上散发出来的乌金金色光华变成了一片悬浮在空中的镜面。
    这是一道乌金色的圆环,看上去朴实无华,甚至不见任何的符文。
    她身前的空气变成了和她双瞳一样的蔚蓝色。
    他冰冷的双眸里也开始有火焰燃烧。
    这是他等待了十五年的机会,借助着这春伐,有丁宁和自己作为诱饵,这才得到了杀入长陵皇城的时机。先前的言语交锋,一切态度,都是为了施展出那一剑比翼双飞。
    她此刻的面容疯狂而狰狞,痛苦而暴戾。
    这一片绿叶十分柔弱,然而却就此遮住了这扇门。
    当天才将力气用在研究这种手段,而不是真正去成为八境,留下的传承不是真正通往八境的道路,那这个宗门很多世代的巅峰力量,也只是止步于七境巅峰而已。
    一片绿叶凭空生出,就紧贴在那片乌金色的圆环前。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