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五章 救命剑
    他的衣袖裂开。
    那些在冲撞中炸开的青色元气竟然没有散失,而是片片凝聚起来,就像是无数片青叶悬浮在她的身外,充满着一种磅礴的生命气息。
    一声凄厉的喝声从潘若叶的口中迸发而出。
    “你想方设法为他报仇,但你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在此时救了我一名,还伤了你的…却反而是他留给我的一道剑气。”
    百里素雪抚臂而退,元气瞬间封住伤口。
    潘若叶看着她冷到散发着瓷光的面容,道:“我怎么成为孤儿的?”
    这道印记就像是一道活动的白色烛火,不断的在她的额上跳跃。
    就在这时,潘若叶微微抬头,回答郑袖的问题:“你应该明白我这功法来源于何处。”
    这一片青色的嫩叶挡在这道星火坠落的轨迹前方,同时就像是遮住了郑袖的目光,断绝了她和这道星火的联系。
    啪的一声爆响。
    只是一击,潘若叶身体多处骨折,看上去极为凄惨,而且这道印记还在不断的消磨着她体内的元气,她必须损耗惊人的元气与之对抗,否则就会被这道火焰烧入脑去。
    一种是纯粹的寂灭,一种却是极为新鲜的生机,就像会绽放出无限可能。
    郑袖的眼眸深处第一次燃起了愤怒的意味,她转首看着左侧的一处殿宇直接说道。
    拔剑,出剑。
    “你不觉得很讽刺么?”
    潘若叶垂首看着地面,说道:“连我全力去查我的身世都根本查不出来,就算真的和你无关,但你对我师尊所做的事情,也已经让我对你怀疑…你应该明白,我师尊一直将你看成最好的姐妹。”
    郑袖的身体顷刻被一层透明的坚冰覆盖。
    一缕凝聚的死寂意味从她身体深处透出,来自于她的气海深处。
    郑袖冷冷的说道:“和我无关。”
    那处殿宇直接就往外炸开,整栋建筑四分五裂,内里的青色元气往外扩张,就像是一株大树生成。
    “但是我怀疑。”
    即便是郑袖,也被这一剑的力量直接冰封禁锢在地,不可能闪避。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当郑袖说出这句话,她伸出了右手,点向潘若叶。
    她的双手此时本来比世间最白的白瓷还要洁净,但是在伸出一根手指时,她的整个右手却变为最深沉的夜空般的黑色,唯有那根指向潘若叶的手指晶莹洁白到了极点。
    他只可以肯定,这股力量并非来自郑袖。
    这片青色的嫩叶和这道星火的气息截然不同。
    “你不要忘记,就算你的师尊是纪青清,你的师尊也是我帮你找的,你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我养大的一名孤女,你后来的一切都是我给的。”郑袖冰冷的看着她,慢慢的说道,“任何人都可以背叛我,但是你不能背叛我。”
    郑袖唇角微扬,正想说些什么。
    这些埋伏在这栋建筑之外的修行者都根本没有事先感知这处殿宇里出现了这样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郑袖身外的坚冰碎裂成粉,她近乎透明的唇间也涌出了一缕艳丽的血丝。
    手臂的下沿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口,鲜血从中涌出。
    重创潘若叶的那一击已经动用了她的全力,此刻已经是百里素雪杀死她的最好时机,就连黄道沉都不可能阻拦。
    潘若叶已经接着说道:“我不想将来和师尊一样被你利用。”
    他拔剑出剑时手中还空无一物,但是当他的身体瞬间穿越数十丈的空间来到郑袖的身前时,他的手中已经有了一柄透明和纯净到了极点的冰剑。
    他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他很清楚郑袖和元武身边每个人的实力,他也感知到了潘若叶的到来,或者说是潘若叶故意释放了一缕气机让他感知到了。但他肯定在不久之前,潘若叶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她的身体里气海的深处,放佛有一件重物被这根线牵引了起来,然后从她的左手之中飞了出来。
    “这就算给了我交待?但恩情就是恩情,就算背叛不需要理由,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但是你即便得了当年我和纪青清都想得到的那门功法,你今日的心境和剑意都不够完美,那你便依旧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她的身体就像是被一个巨大无比的无形巨拳砸中,硬生生从这燃烧的元气中被轰出,连续撞碎了数道院墙,最为可怖的是眉心之中好像被烙印了一道苍白色的印记。
    咔嚓一声裂响。
    百里素雪眼瞳微缩,心中生出一抹强烈的警意。
    十数声惊怒的喝声伴随着往外疾掠的身影传开。
    这声音很低微,但是先出现在百里素雪手持的冰剑上,然后在百里素雪松手松剑的同时,出现在他持剑的手臂上。
    他的直觉里,这是一道剑气。
    像他这样的人物,自然知道此时该如何取舍。
    那一道令他受伤的剑气还在空气里往后蔓延,淡淡的灰色和金色间杂,在空气里极其的笔直,让人看到就莫名有些恍惚。
    “这是他的光阴剑。”
    能让他这种已经和东胡老僧一样七境之中无敌的剑师感到强烈的警意,天下间还有谁?
    苍白而冷酷的星火坠落在这一片嫩叶上,光芒将这片青色的嫩叶耀得完全透明,然而令所有眼见的修行者震撼的是,没有一丝星火能够穿透这片嫩叶,流散的火焰如瀑布般顺着青叶的边缘飞散开来,洒落在周围的皇宫殿宇之间。 & nbsp;许多坚硬的石墙、甚至皇宫殿宇内用以装饰的金铁被这星火无声的燃烧为苍白色的灰烬,飘洒如万千蝴蝶。
    她身外的青叶迅速变成深黄的枯叶,又变成深秋中枫叶般的红叶,瞬息之间元气力量连变三变,而且转化之间都迸发出更强的力量,然而却依旧无法阻挡住这束好像从郑袖身体深处抽离出的力量。
    她嘲弄着看着后退的百里素雪,笑了起来。
    然而此时百里素雪却连一丝注意力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潘若叶的身影在青色元气的中心显现。
    空间在她身体之前荡漾起来,空气里到处都是肉眼可见的透明涟漪。
    一束苍白色的光柱从指尖射出,轰的一声点燃了潘若叶身外如万千青叶的青色元气。
    然而也就在此时,郑袖的左手无名指微动,就像在挑起一根看不见的丝线。
    看着这样的画面,感受着这样的气息,就算是连百里素雪的眼中都是惊讶和赞叹之意。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