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一章 心之所向

第六十一章 心之所向

    这银色小印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就被百里素雪牵引着,砸在了严相的身上。
    此时看着天空里那道黑影,看着乘风而向长陵的百里素雪,她的身上都是瞬间爆发出欢快的气息,她甚至如少女般对着那条幽龙挥舞着手臂,欢快的叫出了声。
    幽龙就像是要冲到天空中那一轮红日之中去。
    他不知道用何等方法在这一击下存活下来,甚至还依旧站立着,但是他的身上却是出现了上百道可怖的伤口,伤口之中的气血团团如鲜艳的花朵在盛开。
    他的心之所向,就是要做成这件事。
    李相[^^^]的脑海之中没来由的闪过这样的一个心念。
    从一开始百里素雪就说最憎恶李相这样的人,然而此时想来却像是个笑话…因为若是憎恶,还有谁比郑袖更让百里素雪憎恶。
    这是只有像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才有可能拥有的直觉。
    然后却又迅速横空,带着一种恐怖的气焰飞向长陵。
    轰的一声。
    严相脚下的尘土尽被自己的鲜血浸透。
    郑袖借春伐楚而引动天下大势,终于彻底掌控胶东郡,这枚小印便是胶东郡郑氏门阀的真正底蕴,祖堂封印之物“海王法印”!
    而此时,两相不在皇宫。
    岷山的山壁上出现了一道长达数里的裂口,裂口中往下落下一条银白色的瀑布。
    幽龙身体庞大,御空而行,当破开云端落于阳光之中,岷山周遭围困岷山的修行者便全部看到了。
    独孤侯的身体在空中节节的倒退着,他都不知如何自处。
    所以这颗小印很特别。
    所有人尽皆变色。
    然而世间的玉石几乎没有是银色的。
    真像个笑话。
    这道裂口中的山石和树林全部化为灰烬,空气被澎湃的元气扭曲着,放佛空间都出现了裂口。
    他的手心里有一颗银色的小印。
    百里素雪站在它的额头,在他的视线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细小的黑点。
    李相不能阻挡百里素雪的这一剑,但是这枚小印能。
    他虽比山门不出,居于岷山,居于城外,但是他的心却系长陵,当很多年前王惊梦死在长陵,他心之所向,便是要向长陵而进!
    无数朵水花在严相身体后下方岷山的石崖上绽放为团团尘雾。
    这样的心意表述如此浅显,但自己却觉得杀他已经极为简单,唾手可得而根本没有想到此点。简直是如白痴一般。
    李相的双手不断的颤抖着,他连呼吸都难以呼吸,抬首望天。
    破风破云,百里素雪脱离了这个山峰,脱离了这片他自己抽引岷山力量而形成的小天地,凌空而行。
    这颗小印是玉质的。
    幽龙像一根在空中扯直了的黑色巨柱,依旧在笔直的飞天。
    这股力量,就像是能令整个世界发生倾斜。
    元武登基。
    如此多人兴师动众来杀百里素雪。
    她身上暴戾的气息早已令这条溪水之中所有的鱼虾翻起了白肚皮昏死漂浮在水面上。
    这颗银色的小印里却像是装着一片海,这片海水在小印里震荡,却是引动了整个天地间的潮汐之力般,撞向了百里素雪落下的剑意。
    纯净透明,带着神圣味道的冰剑原本带着冰封一切和洞穿一切的威势,然而就在接触这银色小印的一刹那,真正展现的,却是一种撬动的力量!
    然而此时,这种震惊的情绪却是更上一层,无比复加。
    他闭门炼剑。
    这种不祥的预感反而是严相来得最为猛烈。
    这绝对是一件可以用“神器”来形容的符器。
    然而此时,百里素雪也顺手就用了出来,撬动的却是整个世间的潮汐。
    此时他只是飘摇直上,但无论是严相还是此时的李相,都已经明白了百里素雪的所向之处,都明白了他的真正用意!
    有了这样的符器,在她和两相看来,杀百里素雪和灭岷山剑宗的大势已成。
    ……
    元武也不在皇宫。
    严相的身体如陨石般砸在那一道山体裂口间。
    这种情绪太过剧烈,就连此刻身受重伤而意识开始模糊的端木侯都清晰的感知到了,都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这柄冰剑,就像是一根撬山棍撬起大山一样,直接将这一枚小印撬了起来,朝着严相撬去!
    这种寻常修行者难以想象的巨力不只是直接折断了他的脊骨,同时还在他的身体里不断的肆虐,将他的内腑移位,震裂。
    他是下一刹那的杀意所指!
    那是飞剑和符器都无法追随阻拦的高度,任何七境也不可能如飞龙在天般追上百里素雪。
    轰的一声闷响。
    ……
    一片海的力量已经太过庞大,更何况是牵动天下所有海的潮汐。
    这是夜策冷的师承,天一生水的剑意,名为撬动一池春水。
    他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如擂鼓般剧烈的跳动起来,猛烈撞击着他的胸膛,就像是要从他的体内蹦出来!
    他脸上的情绪变得极为复杂,然而却偏偏没有震惊和恐惧!
    “你才是真正的当世八境之下无敌。”
    王惊梦想要杀入长陵皇宫却未成。
    百里素雪的这一剑已经和那枚银色小印相撞。
    连自己都不是百里素雪的一合之敌,现在的百里素雪,和当年的王惊梦有什么区别?
    看着这枚小印的出现,百里素雪的神容变得很古怪。
    竟似是一种感慨和欣喜,就像是终于等到!
    王惊梦死。
    如果说今日从岷山中冲出的幽龙能够令天下震惊,那这枚小印也至少具有和这条幽龙同等的震撼力。
    他看着乘风而上般的百里素雪,整个身体也和李相一样发抖起来。
    所有忠于郑袖的修行者都迅速陷于挫败和惊恐的气氛里。
    没有人再能阻拦百里素雪进长陵,进皇宫。
    这名疤面女子自然便是那陈国女公子纪青清。
    然而百里素雪却乘着一条龙飞向长陵。
    同时养了一条幽龙。
    所有人的心中早就已经极其震惊。
    他心中原有的骄傲全部变为不可置信的惊恐。
    他没有停留,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他和严相一眼。
    然而没有人来得及作出反应。
    端木侯根本无法压制住这样的力量,连视线都瞬间变得模糊。
    一条清澈的溪流边,站着一名疤面女子。
    他感受着这种冰封天下的剑意,知道在符意和剑意上自己距离百里素雪的级数相距实在太过遥远,当端木侯的身体往后抛飞出去的瞬间,他举起了手,翻开了手心。
    然而现在这符器在岷山,两相和诸多王侯聚在岷山,这却也是百里素雪这些年里在等待着的。
    百里素雪已收了剑。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