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八章 两相
    看着紧张到了极点却只能警惕防御无法动作的四人,百里素雪很自然的伸出了手。
    而且这剑身的每一节之间还有空隙,填充着的都是他最精纯的本命真元。
    严相瞬间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也冷笑起来,“你以为她会来?”
    百里素雪冷淡而不屑的说道:“她总是喜欢龟缩在人身后拿好处,这只是窃贼的行为,根本上不了台面,然而她却又是偏偏想上台面,所以她永远上不了台面。”
    然而这个时候,灵虚剑门就像是个笑话。
    这变成了百里素雪自己的世界。
    严相的眉头深深的皱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
    这是以毒攻毒。
    两相都沉默了下来。
    “不管会不会来,至少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不敢。”()()()
    无数道青烟随着他的剑气所向往外扩张起来。
    他的动作十分清晰,右手翻掌往上,没有任何恐怖的杀意指向这四人之中任何一人,只是碎裂的冰道之中涌出透明但肉眼可见的寒气,呈现片状往四周的天空飞舞。
    他手中散发出金光的是一页金色的纸张。
    金色的符文里,却是有一根根雪白的冰刺生成。
    这一道道青烟就像是一条条喷吐着毒气的毒蛇,腐蚀和消耗着这片天地里的天地元气。
    严相心中很紧张,然而此时他却依旧觉得很可笑。
    从两相所在的位置朝着他看去,他就像是站在最高的天上。
    李相的身体缓缓下陷,他脚下坚硬的石地好像变成了松软的泥土。
    除了他之外,所有人依旧无法在这种宁静自然之中出手。
    但此时随着这道金光出现的并非是剑意,而是一道符意。
    就像站在虚空里。
    纸张上面的古朴文字便是一条条符文,当他体内的本命真元涌入这些符文,这些符文开始发光,然后金色的光线射向天穹,在百里素雪凝成的晶壁上烙印出一个个古朴的符文。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他和两相、端木侯和独孤侯之间的冰道,却是级级裂开。
    空气被他的剑气瞬间挤压得如同坚硬的固体一般,然而在接下来的刹那,却是发出了无数如油滴落在烧红铁板上的声响。
    所以两人很自然的分别站到了两相的身边,就如同变成了两相的近侍。
    听到“第一个死”时,李相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数下,但是随即他的面容便又如常,他耐心的听完了百里素雪的这些话,然后说道:“至少李家还能剩下我,至少还能做成了想做的事情。不然呢?像商家一样?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随着玄奥凄厉的声音出现,这冰峰上方的天空突然暗了暗。
    百里素雪的目光落在了李相的身上,“你虽然外表如君子温润如玉,但是为了站到今日这并不怎么高的位置,你却连你最亲近的家人都可以出卖。李家制律,明明都是你的主事,为了平息旧权贵门阀的怒火,你却推得一干二净,牺牲了整个李家。你这样的人,在任何古书里都归为禽兽类。”
    然而身为岷山剑宗的人,百里素雪不可能得到灵虚剑门的传承,却是轻易的将灵虚剑门的强大手段用了出来。
    灵虚剑门和岷山剑宗一直是并列的,天下公认最强的两个用剑宗门。
    两相便是两相,一出手便是非同寻常的大手段。
    出手就会落空,那出手就没有意义。
    李相的手中在此时出现了一道金光。
    百里素雪摇了摇头,“活得长没有意义,人之一生到底能站到多高,才有意义。”
    “有人总喜欢留后手。”
    此刻这岷山山巅之上的这片天地,就像是百里素雪独有的天地。
    气息十分自然,就像是一池春水,承载了太多的细柔的雨丝,最终水漫了出来,漫过池边的台阶。
    这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绝对领域,几乎所有修行者所能感知的天地元气都被彻底隔绝在外。
    他站得很高。
    严相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数声复杂的音节从他的双唇间迸发而出。
    心境最适合出手时,也是剑意最完美,他最强大之时。
    如将身体隐匿在虚空里,剑意动却依旧让对方无所捕捉,这种密剑本身就是灵虚剑门至高剑经中的手段,不传之秘。
    黑、灰是长陵的主色调,长陵的玄铁经过冶炼之后,也是呈现黑色,黑色的长剑在大秦王朝最为普通不过,然而他这柄黑色的长剑却是如同竹节一般,是一节节的连接在一起。
    随着他这一剑斩出,前方的空气里首先发出一连串的碎裂声。
    这是在岷山剑宗,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天地,他想何时出手就出手,只是顺乎他的心意。
    “像商家一样,至少我会帮商家剩下的人,而不会杀她。”百里素雪说了这一句,然后他出手。
    他这本命剑本身便蕴含着剧毒,此时这无数道毒蛇般疯狂外涌的青烟,瞬间可以将这片山巅充满剧毒。
    像百里素雪这种身份的人的浓重嘲讽,更是让人无法反驳。
    百里素雪要以绝对的寒冷冰封住外来的天地元气,那他便要让百里素雪也不能动用这内里的天地元气。
    “你今天会第一个死。”
    这似乎是他们无法插手的领域。
    听着这句话,百里素雪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冷的嘲讽意味。
    端木侯和独孤侯在此时依旧无法出手。
    他看着严相,说道:“元武不在,长陵里还能比你们两个有用的后手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就在此时,一直温和的听着的李相出声道:“只有活得长才有可能上得了台面。”
    这些寒气甚至没有让这片山巅的两相和两名侯爷感到更多的寒冷,但是却在四周的虚空里结成晶莹的晶格紧密相连。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接着往前方的冰道上方直接斩出!
    他的动作也变得极为吃力,然而他却似乎能够反而将百里素雪的部分力量化为己用。
    因为此时百里素雪首先动用的不是岷山剑宗的某种强大秘剑,他首先动用的,却是灵虚剑门的秘剑!
    这嘲讽并非针对此时的严相,而是另有他人。
    这是一种极其玄奥的呼吸震荡之法,所产生的功用就是瞬间最大程度的激发五脏的潜能。
    能与严相并驾齐驱,而且同赴这山巅来杀百里素雪,他自然不会比严相弱小。
    因为即便在两相的感知里,百里素雪都是在天空里若隐若现,在下一刹那就似乎会消失。
    因为在心底里,他们不得不承认,按照他们所遵循的轨迹,这一生都不可能达到百里素雪和有些人的高度。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