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五章 千墓
    他目光落在的一块土地上,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正是被澹台观剑杀死的那名七境宗师。
    “大幽王朝的时候有一名鬼道人,说有驱尸战斗之法,你们千墓山的手段,类似此种。”丁宁平静下来,然后问这名黑袍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然后这名黑袍少年抬起头来,看着丁宁,说道:“看来你和别的修行者真的不一样,想来你真的和元武说的一样,是当年那人的重生…只是你的身体里好像除了九死蚕之外,还藏着一个恐怖的东西,那是什么?你明明有一柄强到极点的本命剑,那难道是另外一件本命物?”
    “但又好像根本不同,好像是某种变化之后的产物。”黑袍少年眼瞳中的光芒剧烈的闪烁着,努力感知着,说道。
    ***
    “很奇怪,和我们的元气很相近。”这名黑袍少年呆了呆,接着下意识般说道。
    所有人沉默下来。
    大齐王朝一些最强大的宗门所修的功法都是阴神鬼物之道,和世间其余王朝所修的功法截然不同,那晏婴自成一脉,在千墓山修行,从之前的一些传闻和这名黑袍少年的出手,各朝的修行者一般都认为那大齐王朝的第一宗师晏婴是将整座阴气最浓的千墓山炼成了本命物。
    那千墓山本身便只有他师徒二人,当晏婴死后,这名黑袍少年便是孤孤单单的了。
    空气里有一道黑气陡然涌现,隐隐约约就像是一块黑色的墓碑沉了下去,落在那名七境宗师的尸身上。
    这名黑袍少年之前在大齐王朝的平乱之中,曾将这座山都搬到了皇宫里,用以对敌,在外人看来,则是相当于晏婴将凝聚了他惊人本命元气的本命物传给了他的弟子,而他的弟子则是依靠他们宗门的某种神秘手段,可以完美的御使晏婴的本命物。
    丁宁仔细打量着这名奇怪的少年,说道:“而且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刚刚那人是我们的敌人,但没有你的话,说不定会费些力气,只是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你怎么会对我有信心?你应该明白,这是个准进不准出的大阵,难道你有破法?”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我师尊强的人,但是元武杀死了我师尊,所以他比我师尊强。既然他亲征到了这里,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你当然就是对他最有威胁的人。”
    就在这时,这名黑袍少年却是生怕丁宁嫌弃般,接着说道:“我可能走不到八境,但是我们千墓山的功法,却也可以这样用法…如果有将来,我可能可以创造一支军队。”
    “我没有破法。”这名少年明显不太会言谈,而且他带着独特的地方口音,连听丁宁的话都似乎有些困难,以至于他说话也是很慢,“我是对元武有信心,而且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丁宁沉默了数息的时间,说了这一句。
    丁宁愣了愣。
    “我听说齐帝将你师尊的遗体送回了你们千墓山。”丁宁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名黑袍少年,说道。
    丁宁微微皱眉,咀嚼着他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一时不语。
    “不可能有原先的所有力量,但是加上我的本命元气,至少有一部分。”黑袍少年转头看着都很震惊的丁宁等人说道。
    那片地上大块的泥土翻转,很多被这名黑袍少年的力量掀起的大块泥土就像一座座坟墓一样耸立着。
    丁宁原本以为他会因为好奇继续问这不死药是何物,听到这名黑袍少年所说,他却是反而一愣。
    这句话或许听起来有些像哄骗一个孩子帮他卖命,但是听到他这句话,这名黑袍少年却是扭了扭头,将泪水在膝盖上擦干。这样的稚嫩和充满孩子气的动作,让人无法将他和最年轻的宗师联系在一起。
    澹台观剑愣了愣,他觉得这名少年前面半句话说得非常有道理,这说明这名少年实在是聪明到了极点,而且他能够远渡重山到达这里,无论是勇气和心境都是非寻常人所能比拟,所以他忍不住皱眉道:“你怎么知道你将来不可能超过你师尊?你应该是这世间最年轻的七境,或许更确切而言,你很有可能是修行界的历史上最年轻的七境。更何况你的师门不凡,你师尊也是这世间最强的数人之一,现在你如此年轻,七境里也应该已经没有多少人是你的对手。”
    丁宁看到这名黑袍少年的双肩在微微耸动,他知道此时虽然没有哭声,但这名黑袍少年却是在大哭。
    连他都没办法理解这名少年●+●+●+,▼.⊙♂.★的这两句话。
    “你来我当然求之不得。”
    “如果我能活着出这个阵,能逃走。我会帮你杀死元武,我能杀死元武。”
    然而真正的原因却是,晏婴在修行之中,将大量的本命元气融给了他的这名弟子。
    “令师的修行之法果然不凡。”丁宁轻轻的一笑,认真的解释道,“那不是本命物,是不死药,来自祖山。”
    在他陨落之后,那座千墓山自然便传给了他的弟子,眼前的这名黑袍少年。
    令人心悸的一幕出现了。
    “我们宗门有独特秘术,我借我师尊之力到了七境。”黑袍少年点了点头,心里很是难受,“但修行是循序渐进的事情,我就像是直接到了七境,前面几境的路我都没有走过,又怎么可能走得到今后的八境。如果连八境都不能到,我在七境的道路上走的时间再长,还是不可能战胜元武。”
    这句话的最后一部分又很难懂,但是这名黑袍少年却并没有给场间所有人思索的时间,他的目光落向了一侧的地上。
    少年的头依旧垂在膝盖上,没有抬起,这个时候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说不出的悲伤,“而且我知道我不可能超过我师尊,我将来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杀死元武。”
    听着这样诚挚劝慰的话语,黑袍少年却将头埋得更深了些,慢慢说道:“你不知道,我之所以能这么快到七境,只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是师尊的本命物。”
    “我没有选择。我并不比我师尊天赋更高,如果我不这样选择,恐怕我慢慢修到元武老死,我也追不上元武。”黑袍少年慢慢的接着说道:“我只能靠别人杀死元武。”
    前面几天因为和合作方谈事情,还有很多作者来,所以忙得有时候更新少,要出作品,哪怕是一个动漫一个电视剧,都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容易,光是剧本内容就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我真的最缺的就是时间,很多时候都是晚上深夜再接着写。然后前几天看到有读者在书评区骂我,还诅咒我家人和说让我女儿出车祸。看到这句我真是差点眼泪都掉下来。我那些天忙得正好一周都没见到我女儿了。这就是不想在书评区说话的原因,大家有事说话还是加我微信zi1979吧。
    在千墓山修炼的许多年里,晏婴养的是他这名弟子,而不是那座千墓山。
    黑袍少年想了想,好像记忆里师尊没有给自己起过什么名字,又想了想,他说道:“千墓。”
    那名宗师慢慢的,直直的僵坐了起来。
    “什么意思?”长孙浅雪蹙着眉头,很直接的问道。
    虽然这名黑袍少年已经是天下修行者敬畏的宗师,但他毕竟太过年轻,从年龄上而言只是个孩子。
    丁宁沉吟着,微垂着头想着,他大致想通了这是因为什么。
    长孙浅雪也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回话,不由得也是怔住。
    “这些剑也都是上辈修行者的本命元气残留,然后被接下来修行者的本命元气扭曲了,单独一柄不算什么,但是聚集了这么多,却真的很厉害。”
    澹台观剑顿时愣住。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