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二十九章 求活
    然而他此时无法插手。
    这是王惊梦独有的磨石剑诀。
    东胡僧的身影在丁宁和长孙浅雪的身侧显出,他的手伸得笔直,那根法杖也伸得笔直,刺穿那名修行者的心脉。
    任何剑招其实都没有一定要遵循的轨迹,就像有些画师即便能够临摹名作的任何一根细微线条,哪怕做到完全一样,但却依旧临摹不出名师的那种神韵一样,剑招相同,但人不同,每个人的真元不同,甚至手中的剑不同,最终追求的便是完美的契合。
    与此同时,长孙浅雪的眉尖也亮起了一点金色的光焰,就像是很多富家女子妆容时会贴的纯金花黄。
    便连他的左脸上都出现了一道可怖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就连小半片耳朵都不翼而飞,然而司马错此时的心中却只有庆幸。
    丁宁的身体里响起奇异的如气泡崩裂的声音,这是他体内的真元和气血紊乱的撞击,在他的身体里如无数朵细花盛开的同时也在撕扯着他的血肉和经络。
    他只能再次后退。
    但是此时元武也已有闲暇。
    然而他毕竟活着。
    尖叫声里积蓄在司马错体内的力量疯狂的倾泻而出,真元和天地元气充斥着他体内的经络和血肉之中每一寸空间,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往外膨胀了起来,似乎有一个更为真我的司马错要从他的身体里冲出来,躲避那一点细小的金光。
    其中一名年轻人在车辇震碎的同时已经颓然坐地,口喷鲜血,而另外一名修行者则是衣袖狂舞,一道剑光直刺长孙浅雪心脉。
    元武的出手,又如何能破?
    之前世上也绝没有修行者可以相信,一名同为七境的修行者可以如同三头六臂一样,挡住来自很多方的七境修行者的攻击。
    他的人和本命剑一样神秘,直至此时,在场的很多修行者才看到他的本命剑也是深沉的黑色,如同永恒的黑夜。然而黑色的剑身,却是由九股鳞剑交缠而成。
    “司马错。”
    这九股黑色的鳞剑,就像是九条黑色的毒蛇。
    一声厉喝之中他只是握紧了身边长孙浅雪的手,朝着车辇队列之中冲去。
    东胡老僧和元武皇帝同时一声闷哼,两个人的身体直至此时才都有颓然之势。
    元武皇帝突然觉得寒冷,甚至有些寒意刺骨。
    从他体内疯狂倾泻而出的力量凝聚着如山落下的天地元气,形成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灰色剑气,散发着强烈的**之意,就像是无数的枯骨形成的牢笼。
    最为关键的是,除了昔日的王惊梦之外,现在又有人在他们的面前完美的施展出了磨石剑诀。
    他的剑光切碎了黑月和晶刀,但是无数细微的力量依旧切割在他的身上,瞬间让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细微的血口。
    在出剑的瞬间,本命剑自手中凝成,起剑的姿势,便已经给人一种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最终掌握了真意,变成了生命中一种本能的感觉。
    长孙浅雪已经无法阻挡这样的九剑,更不可能阻止那些宗师的杀意。
    他从山巅跨下,他的手中出现了本命剑。
    黑月和晶刀还未和磨石剑意相逢,但只是丁宁的这一起剑,他就已经知道了双方相遇之后的结果。
    被洞穿的却并非是长孙浅雪的心脉,而是这名修行者的心脉。
    这当然不是剑招而是指明攻击的方向。
    而此时丁宁的出剑,便是让任何人都觉得完美到了极致,甚至连想象都不可能想象得出更完美的境界。
    灰色雪迹只是淡淡的一条,但是被拍散的时候却是如同一座雪山崩塌,他前方的天地全部被飞雪掩盖。
    至少在他周身这数尺空间里,他的速度已经绝对的完美。
    他此时有半分闲暇。
    所以最强最完美的剑意,便是剑招和这修行者本身,和他手中的这柄剑,以及他的精神意志,此时的整个天地完全契合。
    这原因,自然来自车辇之中的那名年轻人。
    那是一朵细小的金色莲花,通体无暇,就像是最纯净的阳光凝结而成。
    司马错手中走刀势的宽阔短剑震动不已,他的面色已经难看至极,他难以想象昔日那名公孙家大小姐竟然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
    本命剑比他的身体要降落得更快,飞在他的身前,在空中便分成了九道,这九道飞剑在空中以不同的轨迹飞行着,从四面八方诡异的落向长孙浅雪。
    她和丁宁的身体瞬间变淡,然后在空中恐怖的加速,带出一长道朦胧的长影。
    她的力量和速度,远超车辇队列之中所有七境,包括空中落下的夜枭。
    噗的一声轻响。
    他此时伤重,力量对于周围的七境而言太过弱小,速度也显得很慢,然而最关键的是长孙浅雪知道他这一握的心意。
    除了九死蚕,还有这磨石剑诀。
    这列车辇之中不只有司马错一名七境。
    他手中的本命剑尽情的释放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心无二用,一名修行者不可能分心同时御使两道飞剑,然而这名旧权贵的领袖却不知用和秘术,一剑化九。
    地面上留下一些双足踏过的影迹,接着地面纷纷炸开,如一朵朵巨大的泥莲盛开。
    咚咚咚咚数声,如同撞鼓,夜枭这九剑和那数名宗师的剑意全部被前后击退、挡住。
    即便长孙浅雪刚刚也全力出手杀死了一名可能与岷山剑宗有关的强大修行者,但丁宁知道她有这样的能力。
    每一剑都有存在这种境界,但即便是一些最简单的剑式,这世间绝大多数剑师都不可能做得到完美。
    空气里出现了数道杖影。
    元武皇帝早已站稳了身影,然而此时东胡僧都已经击杀了一名强者,他却依旧还未出手。
    他庆幸自己还活着。
    “走。”
    噗噗噗噗
    他体内的九死蚕尽数复苏,他的身影在这一刹那也消失在无数苍白色的束流里。
    天空再次洞开,一道巨大的银色光束落在那根法杖上,时间如静止一般,只是方圆百丈之间骤然一黯,光线都被吞噬了一般。
    他的神态很平和,有些专注,但更多的给人的感觉却是熟练。
    除了长孙浅雪和东胡老僧之外,所有人都很惊恐。
    灰色雪迹被从中截成两段,力量前后不继,接着被拍散。
    不只是对手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而已,而是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他自己遗忘了一些不该遗忘的事实,忽略了对方不只是九幽冥王剑的主人,她同时还是公孙家的唯一传人。
    剑光在他的身体周围飞旋,如同磨盘。
    这一刹那老僧的出手也已经近乎完美。
    然而她和丁宁身边的老僧可以。
    连这样的剑诀都能完美的施展,那王惊梦的其它剑式呢?
    司马错一声厉喝,异常简单的一斩、一拍,这样简单的刀势不算好看,但是却很实用。
    丁宁对着长孙浅雪说道。
    夜枭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空中。
    黑月和晶刀到此时和丁宁身外的剑光相遇。
    轰的一声,司马错先前所站的那辆车辇被她和丁宁到达时所至的力量震为粉碎。
    昔日旧权贵门阀里第一的公孙家拥有的不只是权势,还有一些强大的修行手段和秘术,比如这朵迄今为止谁也不知道该用符器形容还是用剑器或者是其它对敌手段形容的“心莲”。
    一点细细的金光在他身后的影子里飞出,落向他的后背。
    丁宁不可能不知道这点,他的身上尽是血口,不见鲜血,但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只是此时他的眼中依旧没有惊恐,反而涌起一种平时没有的狠辣之意。
    碎裂的车辇之中有两名修行者。
    九幽冥王剑还在那名被杀死的强大修行者的上空未彻底成形,但是一道灰色的雪迹已经破风而至,随着长孙浅雪的目光所引如有生命般落向司马错的双目。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整个身体毛发都往外炸开,一种强烈的死亡威胁让他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声凄厉的尖叫,往上跃起。
    伴随着这九剑而来的还有其它数道强烈的杀意。
    散发出万丈金光的法杖就像是传说中的降魔杵一样到了他的身前,他的身体骨骼都被庞大的力量压得发出了些微的裂响。
    旋转的剑光里爆发出无数的火星,就像有无数颗星辰不断的幻灭。
    他的身上涌出数道血泉,鲜血在狂风中飞洒,身体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缩小。
    轰的一声。
    一片惊呼声在车辇之中响起,却同样没有什么杀意落向长孙浅雪和丁宁。
    他以一敌二,以这样的一剑挡住了夜枭和司马错的一击。
    在下一刹那,就像两艘无形的巨船在司马错的身前相撞,恐怖的气浪瞬间将他的身体往更高的高空抛去。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