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十三章 金戈
    天空里骤然响起一道龙吟。
    这样的宗门要么不出现七境宗师,只要出现七境宗师,那必定会在修行者的史册里留下一笔。
    他的金戈在斩中这名心阳宗宗师的本命剑时,便瞬间扭转,扣压剑身。
    这是什么样的战法?
    向焰的身形停住,他手中长长的金戈在空中端平,接住那四颗落下的头颅。
    所有人无法仔细却回忆那电光火石一刹那的片段,更触目惊心的画面,已经充斥了他们的眼瞳,灼得他们的心头发痛。
    地面寸寸干裂化灰。
    这名金戈军将领此时便是如此。
    然而这名金戈军将领的双手却是分外的稳定,他手中闪耀着金光的金戈在沉闷的闷震声中,斩击在了这名心阳宗宗师的本命剑上。
    然而他的视界里却始终没有这数十道金光的存在。
    他的双臂和整个身体,在这一瞬间就似要变成飞沙散去。
    这名青衫剑师面白如玉,沉静的凝视着肃穆踏风而行的向焰。
    在下一刹那,他才看到面容肃穆的向焰和自己错声而过。
    只是这一刹那,便是他剑意顿止,最为虚弱之时,他感应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心中悲声大作。
    磅礴的力量顺着金戈倒卷而出,这名金戈军将领的双手血肉变成飞灰,如燃烧了起来,接着这股力量蔓延到他的手臂,荡漾向他的全身。
    也就在他还有知觉的一刹那,他感知里出现了令他无法想象的一幕画面。
    一股极其干燥的气息随之前行,在他前方的剑路里,被鲜血浸润的地面直接失去了水意,干涸龟裂,然后变成赤红色的沙土。
    他的本命剑嗡的一声,竟然停顿了一瞬!
    那名金戈军将领身后的四名军士手中的金戈在这一刹那同时刺入那名金戈军将领的体内,同样性质的真元和元气力量,在这一刹那如破堤的江水在那名金戈军将领体内的经络中穿行,瞬间轰入扣在他本命剑的金戈上。
    向焰的金戈如虹,席卷了这一方数十丈的空间,而他这一击,却并非只是斩掉了他这一颗头颅,而是连那三名宗师的头颅一齐斩飞!
    嗤!
    那三名宗师竟也是和他同样的遭遇,分别被数队金戈军军士阻住一刹!
    包括那名将领在内的数十名金戈军军士骤然加速,变成了数十道金光,脱离了大阵,首先迎向那最前方的数名秦宗师。
    一道干燥到了极点的本命气息随着高空龙吟和他衣袖之中的刺耳裂响声喷涌而出。
    “杀!”
    他的本命剑看似随意的朝着前方挥去,剑身上流散的剑光却产生了诸多玄妙的变化,上方的天空好像缺了一块,骤然装入了他的这柄本命剑里。
    剑气纵横,割裂了。
    “将军,多谢这些年的教导,今后再无法侍奉左右。” br/>
    四颗秦宗师的头颅,稳稳的置于他手中金戈之上,探向前方。手机用户请访问m.
    他听到了自己颈上响起的血肉分离声。
    这是一道极为强大和独特的剑意,所以在剑意起时,战场上很多修行者便已经可以确定,这是来自心阳宗的宗师。
    至于这些正面自己剑路而来的修行者,在他看来,自然会死在自己的剑路之中,哪怕只是被波及。
    迎面而来的狂风之中,跟随在向焰身侧的一名金戈军将领恭敬的对着向焰说了这一句。
    他在数名秦宗师之中身影最快,正好对上那名先前对着向焰说了一句的那名金戈军将领。
    这名心阳宗宗师觉得自己的身体变轻了,他的头颅却是已经往上飞了起来。
    直到他所有的意识消失之前,他还只有震惊和不解。
    只是这一瞬停顿,他的身体就像是在狂奔之中直直的撞上了一面墙,轰的一声,猛烈的一震。
    一个曾经很强大的宗门在剑经不失的情况下很多年不出宗师,关键的问题只在机缘,只在宗门内弟子的天赋和领悟,只在有些人无法破境。
    向焰点了点头,说道。
    这道龙吟在极高的虚空之中响起之时,数名秦宗师之中,一名青衫剑师的宽大衣袖之中同时响起无数如精金锁链断裂的刺耳声响。
    那名金戈军将领和后方四名军士的身体在力量的撕扯中瞬间崩散,然而也只是这一瞬,他看到了一道足以和自己匹敌的金光从这五名金戈军军士崩散开来的身后飞来,落向他的身体。
    他的周围,有三颗头颅正和他一样飞起。
    这几人一队,竟然能够暂时困锁住宗师的一剑?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心阳宗的宗师心神骤然不宁。
    他的身周再次响起一片冷厉的喝声。
    他们前方纷乱的元气湍动完全被切开,近乎形成真正的真空,连带着后方追随着他们的数十名修行者都失去了阻力,剑光更疾。
    在长陵的历史上,心阳宗曾是天一阁的死敌,曾和现在长陵的心间宗一样,是最强横的修行地之一。
    在远处看来,都像是数道流星般的大剑拖曳着数十道流星般的小剑,在充满魔焰和血气的修罗场中狂舞,更是蔚为壮观。
    然而整个战场,此时的时间却好像凝固了一般。
    在外界看来,心阳宗在长陵早已没落,近十几年来都没有什么声息,早就没有七境之上的宗师存在,然而此时这名青衫宗师最为纯正的“火生土”本命剑意一出,战场上所有曾那样认为的修行者便都明白自己错了。
    五股力量合为一股,冲上他的本命剑。
    他的发带被前方的如刀风束切断,脸面上都甚至出现了血痕。
    金戈军绝大多数人使用的金戈对于秦人而言是一种古怪的兵刃,戈身如剑,但是戈身上又有弯曲的曲刃,一斩一扣之下,便可拗扣住对方的兵刃。
    “所有楚人会记住这一战。”
    夜策冷主修的是天一阁的剑术,其中最强的便是“天一生水”,而心阳宗的“火生土”剑经,便是和天一阁相对,对天一阁的剑经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
    此时心阳宗这名宗师剑心通明,根本不为之所动,剑意只是继续前行。
    数名秦宗师体内真元催动到了极致,从四方天地间搬动海量的天地元气,汇于自身剑意之中。
    这是什么样的军队?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黄色的本命剑,色泽就像是沙漠中一道被风化的城墙上随意一片的色彩。
    在他本命剑前方的那名金戈军将领身上的肌肤都迅速脱水,裂开,鲜血还未渗出肌肤便已经变成干燥的暗红色粉末,随着风流往后细细的飞洒出去。
    就如一头无比巨大的凶兽挣脱枷锁,被释放了出来。
    面对这些没有到七境的金戈军军士,这名心阳宗的宗师自然有着自己的骄傲,所以他只是朝着向焰出剑。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