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章 希望
    为了配合她一些在世人看来无耻的手段,阳山郡方面一定需要一名铁血无情,像她一样冷酷的统帅。
    开始慌乱,接着是绝望的情绪开始蔓延,到处都是痛哭的声音响起。
    这名叫姬杏白的男子呆了呆,马上又苦笑起来,道:“又能捕得到多少鱼,捕上来的鱼分配远远不足,反而引起混乱。”
    即便这支队伍有七万余人,他不可能全部看过,但是观察行过途中周围所有人,却是修行者的本能,哪怕是不经意的扫过一个轮廓,都不可能泛起如此陌生之感。
    “这是一支很庞大的队伍。”
    “长远来看,若是我朝军队不救,这些人因此而死,秦人便会在这些人的死上面做文章,即便是他们无耻的手段,最终也会牵扯到我朝一些道义和人性的层面。”中年男子说完这些,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慢慢的说道,“但是这以后的事情和现在无关。我先前不离开他们,是我觉得有希望,可以尽可能的帮扶,我现在离开,是因为我难以承受,我不想慢慢看着这些人死去的惨状,这只是我心境上的问题。”
    这让他的眉心不由得微微皱起。
    在他的印象里,这些天在这支队伍里他似乎从未见过这名女子。
    押解这些阳山郡楚人的秦军中有大半是方侯府的部下,这些军队先前大多数是巫山沿线的驻军,对阳山郡一带的情形也十分熟悉。
    魏无咎的部下都在阴山一带征战,即便是面对扶苏和一些兵马司的高阶官员的情报之中,他自身也是在阴山玉天关一带征战,但实际上那里的魏无咎只是他的一个替身。  在玉天关一带征战的“魏无咎”身穿着他的千山寒雪甲,身形看上去异常笔直高大,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然而在阳山郡之中的魏无咎,却只是身穿着军中寻常幕僚的薄棉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平庸的老年谋士,双目昏暗,和那种已经得不到将领重用,只能在幕僚团之中帮忙处理一些军情文书工作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这名女子道:“有放不下的人?”
    四十余万秦军,却是已经悄然行进,如一头巨兽张开了大嘴,准备一口吃掉来援的楚军。
    “有洁净的水源,便至少能够让人安定。距离这里只有一个时辰之遥,就有一片小湖,你可以告诉他们,要在日落前走到那里。有水可用,而且可以设法捕鱼。”女子不管他的想法,接着命令般说道。
    此时这些准备离开的人里面多是壮年,有些人是修行者,他们都抱有不同的目的,有些人思念家人,准备返回阳山郡家中,有些人则觉得阳山郡再不可留,准备朝着楚境行进。
    这名中年男子像是个私塾先生,带着的行李之中很多都是书籍,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离开时,突然有一名女子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声问道:“你想离开这些人?”
    有些人准备离开。
    “别人离开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你一离开,这七万人散得更快。因为你是姬白杏,你在阳山郡耳城本来就是很有贤名的书坊先生,这里面很多人都认识你,最为关键的是,你在这支队伍行进的这些天里,你用你的真元救治了不少濒死的人,尤其有不少幼童。所以你自己可能没有注意到,但事实上,你的举动能够影响这里的绝大多数人。”
    这名女子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伸手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拂了拂,似乎只是在帮他拂去一处污迹,然而他瞬间只感觉到这只手沉重无比,而且比起世上的任何精金都要坚韧,这是一种极为古怪的感受,同时也让他瞬间明白了她的身份。
    ……
    令他隐瞒身份藏匿在阳山郡的前线,并非是郑袖对方启麟的统军不放心,而是因为从一开始,这场战争的重点便在阳山郡。大量的粮草调动和扶苏的亲至阴山前线,都只是一些迷惑对手的手段。
    只是当这名老人触及一些关键性的情报或是命令时,他昏暗的眼瞳里骤然流露的一些冷血的寒光,还是会令人不寒而栗。
    无论从任何一方来看,乃至在大秦王朝兵马司的许多军情里,都显示在阳山郡统领全局的便是方启麟。
    这名女子带着一种很独特的神气,甚至有种就像家人问话一样,轻声接着问道:“你准备离开去哪里,回阳山郡?还是去楚地?”
    当被秦军驱赶,还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但当秦军陡然撤离,被抛弃在荒原里之后,这七万余楚人,却是在心中丧失了方向。
    他无力说话,若是他能够做到,还需要这女子来告诉他这个道理么?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看着许多绝望的面孔,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轻声道:“先前有秦军的约束,我们这些人才被一直聚拢在一起,只知道往前走,没有多余的想法,哪怕有些人坚持不住死,也是死在往前的途中,剩余的人还是被迫前行,但现在秦军撤离,少了约束,这些人却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七万人会各自走散,四分五裂。七万人不是小数目,若是这七万人始终在一起,我大楚哪怕想救援恐怕都会好救一些。但这些人一走散,不只是救援的问题,关键在于…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哪怕是我做将领,我会忍不住为了七万人的生死去一拼,但这里流落几千人,哪里流落几千人,我怎么去拼?就算是在楚都那些正直的大臣看起来也是一样,这是一个量数的问题。七万人的生死是大事,但是一些零散的几千人的生死,却是无法赌上一些大军的胜败。”
    姬杏白看着她,不明白她的语气何来这么强大,这么自信。
    最为关键的是,这名年轻的女子显然在观察着他,而他却从未察觉这名女子何时到来,何时在人群中到来自己的身周。
    他忍不住仔细的打量起出现在他面前的这名女子。
    这名中年男子微微一怔,此时周围的人群已经十分混乱,能够第一时间察觉他心意的,肯定是在一直观察他。
    押解那七万余楚人的秦军在迅速撤离,将那些楚人丢弃在荒芜的原野里之后,其实并未走远,而像是一只饿狼始终注意着虚弱疲惫的狼群。
    这是一名很年轻的女子,面容显得很憔悴,肤色有些发黄,她穿着的是很普通甚至很俗气的蓝布衣衫,但是依旧显得很好看。
    姬杏白的面容微白,声音轻颤起来,道:“若是希望破灭,将会更不可收拾,若是到了夜间他们发现并没有一些食物和药物送达,这些人将会彻底崩溃,到时候谁也不可能收拾这局面。”
    只要能够确保胜利,不要说是牺牲一些楚人的性命,哪怕是牺牲数万秦人的性命,他也绝对不会犹豫。
    他的呼吸都瞬间停顿了,在数息之后,他才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到极限,用只有可能他和这名女子才能听到的声音,颤声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夜间会有一些食物和药物送达。”女子冷峻而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定会送达,这不是借口。”
    女子听着他的这些话,面上的神色却是没有多少改变,反而有些不耐的摇了摇头,道:“简答的事情何必说得这么复杂,简单而言,这七万人要是走散了,给人的感觉就不再是七万人,就是这里一块几千人,那里一块一万人的难民,分散之后量数显得不大,你便怀疑我楚军根本不会再拼尽全力来救,而这样的结果便是这些已经接近极限的人无论往哪一个方面走都得不到接应,大多都是要死在途中。”
    “溺水将亡的人只要一根稻草都会设法捞住,在沙漠里行走即将干死的人给他一个水源的希望,都能让他多坚持一日的时间。这个时候要稳定这些人,只需要一个借口。”这名女子沉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接着告诉他们,只要到达那里,到夜间,就会有楚军先行送来一部分食物和药物。”
    女子看着他,“什么叫做没有用了。”
    魏无咎在修为和谋略上面未必有司马错出色,但是他便是属于那种极端冷血的将领,他可以不带丝毫情绪的坚决执行军令。
    这些人里面包括一名身穿素色袍服的中年男子。
    虽然心中微诧,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回应道:“是的。”
    中年男子沉默了许久,才轻声的说道:“因为没有用了。”
    这名中年男子没有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道:“回阳山郡。”
    女子没有和他辩驳,只是用一种不容置疑,甚至带着一些倨傲的语气命令道:“你的见识不凡,你应该懂得,人自古至今都是群居,哪怕同样身陷困境之中,人多聚在一起,总会有些办法,哪怕只是熬着,也能熬得久一点。所以现在你要做的,便是让这七万余人不要散掉。”
    其实他真正心中想要说的是,您怎么可能能够在很多天前便偷偷混进了我们这些人里面?然而偷偷和混进这样的字眼,却是根本不能够形容于这名女子。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中年男子心中充满无奈和感伤的情绪。
    这名中年男子微微犹豫了一下,道:“有一名相好的女子,离开时说等我回去。我便回去看看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回楚地。”
    这名女子的语气变得更加奇怪了些,道:“哪怕押送这七万余人的秦军数量再多一倍,沿途这么多天,也不可能严加看管每一个人。平时宿营、行进一些山林地带、一些混乱的时候,以你的修为,要找时机离开太过简单。事实上也有不少修行者在一开始就找机会离开了。但是先前你不离开,为什么现在却要离开?”
    然而阳山郡和巫山一带超过六十万秦军的真正统帅,却是魏无咎。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