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六章 登场
    “磨石剑诀!”
    噗噗数声,他的双脚上涌出数道鲜血,再多几道伤口。
    漆黑的枪声弯曲了起来,然后绷直,巨大的力量随着一声轰鸣,正中脚下而来的飞剑。手机用户请访问m.
    没有多少真元的外放,四周天空里隆隆作响,如山移动而来的天地元气,全部滚滚注入了他的身体和他手中的长枪。
    剑丝切断了他脚上的数根筋肉,剧烈的痛楚让他的脑海之中都甚至出现了一些眩晕。
    这一剑是为“天怒”。
    当他这句话响起,他的枪尖脱离了地面,挑飞而起。
    黑色喷吐着红炎的枪尖狠狠的撞刺在了旋转的剑光上。
    即便是追击也有无数种手段,然而丁宁的这一剑,却是纯取刚猛的力量。
    剑光和飞火里,一口逆血涌到丁宁的喉间,但是丁宁却是极为狠辣的硬生生将这口逆血吞咽了下去,与此同时,左手五指再动了动,如同牵动了数条看不见的琴弦。
    他的身体也像是被这柄魔龙枪撬起,跟随着这柄枪一起飞向了丁宁。
    剑之帝王,令天下万剑唯有膜拜。
    在真元修为和莫萤相差极大的境地下,对方硬生生的只是用剑式便在莫萤的眉心斩出了这样一道伤口。
    他们无法理解丁宁为何会采取这样的剑式。
    没有任何的招式。
    现在九死蚕正式出现在阳光下,也让已经消亡的“那个人”重新变得真实。
    这一剑,不只是破的招,还破了他的信心。
    感受着丁宁平静的气息,莫萤缓缓的说道:“你是想立威。”
    他和整个枪势合为一体,极为霸道和简单的朝着丁宁撞去。
    长陵许多旧日的记载已经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后被焚毁,但是此时他们却忍不住想到记载中王惊梦在赵地平湖和一名赵剑师的比剑,当时王惊梦只是施展了一剑,让对方看了一下,对方便已经认输。
    剑光不断的磨着枪尖,枪尖红炎和黑烟四散,其中更是迸出无数的金星!
    因为他并非完全是莫萤和此时军营里那些人料想的身份。
    当年很多人站在巴山剑场的对立面,只是因为那个人死了,而且认为那个人并无传人。
    嗤嗤嗤嗤…
    这些年来,九死蚕一直隐于暗处,徘徊于传说和现实之中,让人难辨真虚,然而既然要出现,无论是九死蚕这样无敌的功法,还是那个曾经无敌的巴山剑场传奇的传人,出场的方式和时机就绝对不会平庸。
    他拥有莫萤和这些人没有想象到的经验,面对过许多完全类似的场面。
    他体内的真元尽数的喷涌,牵引着四面八方天空里涌来的天地元气,体内的无数小蚕也疯狂的涌动,吐出内蕴的力量。
    六境的力量再强,和七境的力量硬拼,又能占得什么便宜?
    而今,磨石剑诀再现,他至简的魔龙枪一击无法进。
    数年之前,长陵就已经流传有九死蚕出世的消息,九死蚕唯有王惊梦知道,是独有之物,九死蚕出世,自然代表着他的传人。
    在他身外旋转的飞剑轰的一声爆炸般加速,不再像一道飞剑,而像是一根横飞在空中的巨棍,追向已经在上方空中变成一个黑点的莫萤。
    莫萤的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一道道薄如纸片的剑光紧密的贴着,急速的旋转着,就像是有万千道小剑在同时旋转。
    剑式固然是精妙玄奥到了极点,但对于这剑式的施展和演绎,这名玄衫年轻修行者到了他们想像不出的极致,足以让他们这些剑师膜拜。
    所以他早已做好了应对。
    鲜血滴滴溅落在莫萤脚下的浮尘里,绽放如朵朵早春的梅花。
    “战胜我,宣示九死蚕的正式归来,开始拿回巴山剑场的东西…让天下人知道,这才是这一战的深远意义。”莫萤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并没有回应的丁宁,摇了摇头,“但你要首先能够战胜我,我不相信招式能够超过修为本身。”
    丁宁抬首。
    莫萤双唇紧抿如线,手中的魔龙枪开始震荡,这次却并不只是因为他的心情再度激荡不堪,还来自于真正的力量摩擦。
    数条如丝般的剑光就此在莫萤的身后出现,分袭他后背的数处窍位。
    看着他的出手,丁宁自然知道其中的凶险,只是他的眼眸里连丝毫的涟漪都没有,他甚至早就预感到了莫萤会这样出手。
    越境而胜莫萤这样的对手,便是最好的出场。
    那十余名组成阵势,心情早已激荡不堪的修行者中,终于有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惊叫出声。
    莫萤霍然醒觉,一声怪叫,枪势还在相持,他整个人却已经往上空飞起。
    当一切简单到了极点,就越难破法。
    他这一剑,走的也是纯粹的力量路数。
    当确定那个人留下传人,而且像昔日的那人一般强大,很多人或许都会改变做法。
    磨石剑诀被誉为是天下防御最佳的剑经,同时也是最能够磨死人的剑经,昔日王惊梦遭遇一些真元修为比自己强的对手时,便很多用这种剑经杀死。
    剑意太过完美。
    整体顺着一个方向旋转的剑光,在这一瞬间,既像个很大的陀螺,又像是一块石磨。
    军营里那些修行者仰首望天,一个个张开着嘴却无法呼吸,如即将干死的鱼般的表情。
    他平静的眼眸在这一刹那绽放出极致的怒火。
    磨石剑诀和九死蚕一样,同为王惊梦的标志。
    他身体周围空气里,那柄飞剑带出的一道道浓艳而耀眼的光痕之中,一瞬间同时迸发出剑光。
    只是相撞、碾压。
    剑光包裹着丁宁的身体,往后不断的倒退,但是枪尖却不能进!
    丁宁身体里的无数看不见的小蚕第一次得到真正的全数释放,说不出的欢快躁动,细碎的声音不断清晰的传入莫萤的耳中。那柄绽放着浓艳色彩的短剑此时围绕着丁宁的身体一圈圈的旋转,在空气里带出一道道耀眼的光痕,尽显放肆和张狂。
    响雷般的怒喝声中,他双手持枪,往下砸去。
    莫萤垂首看着脚下鲜血和尘土混为一处,单手持枪沉默不语。
    “怎么可能!”
    剑光围绕着他的身体,将他的身影完全包裹在了内里。
    他的声音在军营里传开,所有人都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整个巴山剑场,也只有他一个人掌握了这门剑经,因为这门剑经事关无数剑光流转的细微控制,就像是一瞬间篆刻无数道符文。
    阻拦在长孙浅雪前方的那十余名修行者,是这个军营之中除了他之外修为最高的存在,即便是面对长孙浅雪这样的敌手都能悍用无畏,保持着绝对的沉静,然而此时看到他眉心之中这道伤口的出现,这十余名修行者都是震骇不能自已,有些人的嘴唇都不断的颤抖起来。   ;只是剑式。
    感知着下方追来的剑,莫萤将这种已经许久未体验到的痛苦也化为了一声怒喝。
    一道道九死蚕束流往上空喷发,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道伸向天空的蚕丝。
    眉心这道伤口不足以影响他接下来的战斗,但是却足够影响他的心境。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