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九章 教学
    但是他却无法相迎,胸口愈加如压了数座重山般难受,只能往后连退十余步!
    这一道剑招,便是余言衫方才用过的清河剑院的一式“濯清涟”。
    飞剑上流通的元气顿时中断,失去控制,从剑身上喷流出来的元气顷刻间就将这柄飞剑变成了狂风中飘舞的落叶,往夜空中卷去。
    丁宁没有借机抢先出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谁都可以看出,丁宁比余言衫强出太多。
    黝黑的剑身上荡漾起了青色的涟漪。
    然而看得明白这场战斗过程的一些修行者,却也看出了丁宁的用意。
    丁宁抬头看着退到秦军边缘才站定的余言衫,平静的问道:“还想要死么?”
    他这柄飞剑本身只是用于牵制那片碎片,此时那片金属碎片已经不可能成为丁宁的碎片,他便更不用在意自己的飞剑。
    他决斗落败,会死在这里,然后这支秦军会按照一开始定下的赌约离开。
    余言衫先前已经决定作为接替的这支秦军主帅,要为这次的失败负责,要换取这支秦军不耻辱的回去的理由,但是当看到了自己剑院剑经的新的天地,他会忍心将这片新的天地随着自己的死亡而一起埋没么?
    片片如青色涟漪般的剑影骤然破碎,双脚刚刚踏地的余言衫勉强朝着一侧翻飞出去,左肩上冒出一道血光,竟是被这片金属碎片切出了一道伤痕。
    这句话没有提及胜败,没有提及退军,似乎是一个很奇怪和突兀的问题,然而此刻,一些人却都听明白了他这个问题。
    这些金属碎片更加细小,甚至连一小段完整的符文都没有,根本不可能算是符器,更不可能像刚刚那片金属碎片一样作为飞剑。
    余言衫的面上没有丝毫的血色,苍白无比,然而心脏却是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砰的一声爆响。
    不知何时,或许便是他先前从山坡上走下,走向这支秦军后方的过程之中,他已经用真元摄取了坠落在地上的不少金属碎片。
    余言衫深吸了一口气,再发一声厉啸,一剑上挑,数道剑影如水中被水流冲得乱舞的水草,从下往上袭向丁宁的胸腹处。
    和他方才的那一剑相比,非但连他之前没有意识到的那一个破绽都被对方改变得完全不存在,而且对方剑锋游走时只是略微变化了一些线路,这些荡开的涟漪便更具威力!
    余言衫手中的剑抬了起来。
    (本章完)
    余言衫连退,他便往前连踏,接着再出一剑。
    他手中的剑身不断的在震荡,他身上的伤口都属于轻伤,但是此刻心情的激荡,却是让他的身体不断的发抖。
    他和丁宁距离数丈而立,这一瞬间的画面凝固下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到了一股淡薄的本命气息在前方生成。
    一声惊怒的厉喝声响起。
    因
    瞬间失去了和飞剑的联系,元气的反冲对于他体内真元的运行产生了些许影响,然而却并未影响他的心境。
    他会用自己的死,换取这支秦军回去的理由。
    余言衫的身体微微的一震。
    丁宁以指弹碎片刺出一剑,这没有任何招式的一剑,刺的竟然是他方才这一剑之中唯一的一处破绽。
    你不应该死,你应该好好的活下来,将这片新的天地带给其余那些清河剑院的修行者。
    (本章未完,请翻页)意识到自己的这一招竟然存在这样一处破绽!
    没有任何的停留,他平和的朝着余言衫施出一剑。
    这片片涟漪变成了无数剑影,笼罩住丁宁的整个身影。
    无论是城关上的那些楚军修行者,还是秦军阵中的修行者都沉默不语,有些人的双手都甚至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这一式“水中花”他没有用过,但却依旧是清河剑院的剑式,而此时在对方的手中,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之境,多了数分变化,威力更是足足大了一倍不止。
    仿佛天地间有一根无形的线在牵引,那片原本已经看似失控的金属碎片骤然一沉,稳定的往下切去,一处最为锐利的尖角极为精准的切入飞剑剑身之中的一处符文。
    他的身前出现了道道如青色涟漪的剑影。
    这股淡薄的本命气息,来自于丁宁的手中。
    余言衫的身影顿住。
    丁宁向前。
    厉啸声变成了一声暴喝,余言衫进势顿止,身体强行的扭转过来,持剑的右臂上再次多出一道伤口!
    可以说,他从未想到这一招剑式可以有着如此威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为这一剑毫无破绽。
    金属碎片被轻易的震碎,然而切入飞剑剑身符文之中的那一处尖角,却就此折断,嵌入了符文之中。
    丁宁没有看暴然掠起的余言衫,他只是凝视着那片在空中旋飞的金属碎片,右手食指和中指依旧并指为剑,往下划去。om
    他对着余言衫展示了清河剑院一些剑招变得更为精妙和强大的可能,就如教学一般,在余言衫的面前揭开了有关清河剑院剑经的新的天地。
    丁宁手中无剑,但是随着他的左手抬起,掌指剑却是可以看到一些金属的反光。
    ...
    雪谷关内外一片死寂。
    在开始决斗之前,他就已经抱了死志。
    丁宁收剑。
    然而看着此时迎面洒落的众多剑影,丁宁左手翻掌轻弹。
    然而最令人心悸的是,丁宁从头至尾都并未在真元修为上压制对手,他始终只是在用剑招破剑招,甚至只是在用清河剑院的剑招对付余言衫。
    感受着这股淡薄但是对他造成如山压力的本命气息,余言衫确定对方的真元修为足足超出自己一个大境。
    从一开始,余言衫就没有认为自己能胜。
    嗤的一声,一片金属碎片被他弹了出来,一股笔直的锋锐之意,就像是他笔直的朝着前方刺出了一剑。
    漆黑的夜色里陡然波光粼粼,有绚丽的光彩泛开,剑影如水中盛开的一朵艳丽的花朵。
    丁宁往后退出一步,左手再次弹出一片碎片。
    丁宁缓释出一股本命元气,他左掌掌心之中握着的那些碎片被本命元气吹拂起来,然后顺着本命元气吹拂的方向,在他的手中和本命元气交缠在一起,变成了一柄由金属碎片和元气交缠而成的剑。
    那一股淡薄的本命元气消失,原本就不甚稳固的“剑”便瞬间散碎,片片落地,偶尔撞击在山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无法阻挡,再次往后连退。
    ...
    伴随着身体的轻震,他强横的控制住体内真元的震荡,接着一股股真元以奇妙的韵律,一瞬间注入他手中的玄铁长剑。
    ……
    余言衫难以理解,咬牙再进,一剑化三,三道剑光走纯正的中路,当头朝着丁宁斩下。
    在退却之时,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无惊无怖,只是回旋着一个念头,原来我清河剑院的剑式,还蕴含着这样的变化,还可以如此变化。
    余言衫张开着嘴,他呼吸之间,身体里不断涌起凛冽的寒意和难以置信的意味,真正的情绪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嗤的一声,一道金属光芒破空,余言衫的三道剑光消失,接着当的一声爆响,他手中的玄铁长剑已经横在心脉处,而剑身上暴起一团耀眼的金色火花。
    甚至可以说,在丁宁刺出那一剑之前,他根本便没有
    直到此时,在有些人的眼睛里,这场战斗中丁宁的表现,已经像是一名清河剑院的前辈在调教后辈,在演示剑招!
    丁宁的意思很明显。
    噗!
    丁宁也不想他死。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