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三章 这一剑谁来接

第六十三章 这一剑谁来接

    “这不公平。”
    洗封河是北境最重要的大将之一,他们自然都听说过此人,但此时真正让他们震惊的是,严格意义上而言,这洗封河曾经是唐昧的部属,是他们六人的上司。
    宛如时间倒流一般,那朵已经在他指尖凋零消失的花朵重新出现,他身上鳞甲之中那些冻气全部涌入这朵花朵里,如注入了新的生命。
    “除此之外,石林一带失守。陈家寨粮仓被夺。”
    这次洗封河和他身后的千骑听清楚了他的对话,有许多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我想看看除了唐大将军自己和拙刀之外,还有没有人。”
    “我知道你应该是传说中的拙刀。”洗封河看了唐折风一眼,目光又汇聚在唐昧的面目上,“没想到你座下有这样的一名高手,只是我不想他这柄刀来接我这一朵花,我想看看你接。”
    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两道闪电般的光亮和那道灰色的光柱同时消失,一圈空气被强大的力量挤压成各种各样的晶纹,在天空之中蔓延。
    只是在他们六人先后追随唐昧时,洗封河已经被贬职到了边军。
    “你是领了帅印前来做统帅的人,我军情也汇报完了,帅位也空在那里,但就看你能不能坐到那帅位上去。”这名将领看着唐昧,漠然道:“很多人不相信你。”
    这把刀甚至没有开锋,就像有些铺子开门时拆下来的一块块门板里的其中一块,而且真的有种老旧的感觉。
    唐昧收敛了笑容,看着他,道:“我对你统军的能力也没有异议,只是在我部下用军,便需要彻底按我的军令和规矩来。我这次坐上帅位之后也是如此。不只是你,哪怕是那些位置比你更高的人,也必须按我的军令和规矩来。”
    他沉默的垂首,躬身,朝着唐昧行了一礼。
    唐昧先看清了这人的鳞甲,再看到这人的面目,不由得微微一怔,“居然是你?”
    当洗封河的声音余音还在空气里缭绕时,唐昧身后那名喜欢自己和自己说话的修行者又说了两句话。
    “洗封河?”
    听到这个名字,唐昧前后的六名骑者都是有些意外和震惊的神色。
    感知着这朵冰花荡漾出的强大气息,即便是一直在说要用鲜血磨刀的唐折风,都是面色一肃,身后的布包无声的炸裂了开来。
    一道灰色的光柱如星海中某个巨人的目光,朝着唐昧的身体瞬间镇落。
    这两道光亮的掌纹就像是脱离了他的手掌,像两道闪电往上飞起,轰然和天空之中镇落的灰色光柱相撞。
    “唐折风,反正到了战场上,还怕没有血肉磨刀?”
    接着无数晶莹的冰珠从空中落下,映射着阳光,把这一片荒原照耀得五光十色。
    一个霸道的声音从洗封河身后的千骑中响起:“我这一剑谁来接。”
    空气里充满烧焦的味道。
    所有人都只觉得耀眼夺目和热气逼人,只觉得十分恐怖,却都难以看清这一剑,看不清这一剑的杀意最终汇聚在哪一处。手机用户请访问m.
    在很多年前,唐昧比他强大,而在这很多年后,他变得很强大,但唐昧却依近 ref=&#o39;//2455o/11726512/&#o39;>杀人??忧看蟆Ⅻbr />
    他行礼,便代表着认可唐昧的实力。
    这道剑光无比的霸烈,就像是一座火山骤然迸发。
    “魏无咎本人出现在距离玉天关不远的河谷地带,预计是要抢占绿河子草甸,控制野马群以及那一带的部落。”
    这些消息,传到长陵,传到燕齐,为世人所知恐怕还需要数十日的时间。消息的传递永远隔着时间的距离,在外界还在等待着谁先发难的时候,事实上大秦王朝和大楚王朝的战争已经悄然的拉开了帷幕。
    唐昧也不着急,他思索了片刻的时间,然后看着这名将领,极为简单的道:“然后呢?”
    洗封河看着唐昧脸上淡淡的笑意,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虽然早些年我和你不合,被你谪边,但我对你统军的能力没有异议。”
    唐昧的双掌朝着上方翻起。他掌心的掌纹亮了起来。
    很奇怪的是,寻常人的手掌都有数道清晰的掌纹,但是他的双掌却是只有各自一条清晰的掌纹。
    他的双脚落在地面的同时,整个地面的泥土波动起来,像往外扩张的涟漪。
    轰的一声闷响,犹如天门洞开。
    “我也想不到是你。”
    “……”
    唐昧下马。
    他迎着风,一缕缕从鳞甲符文之中流淌出来的冻气在他身后飘洒,就如一条条长长的尾翎。
    当这声音响起之时,一道剑光已经涌了出来。
    但谁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战场上哪里来公平,那些有可能出现在唐昧面前刺杀他的人,绝对不会追求出手的公平,身上或许会带上更致命,更强大的符器。
    只是单独一个人,对于很多人而言还是不够。
    这名将领陈述完了这些军情之后,却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唐昧。
    这名将领并未在意唐昧的表情,连说了许多句,却是在汇报最新发生的军情。
    “严格意义上而言,后来我一直是李沐大将军的部下,我对李沐大将军的了解更多,我相信他的眼光不会有问题,然而全军统帅的位置太过重要。你在坐上那位置之后死了,和你现在就死了,对于战局的意义全然不同。”洗封河迎着他的目光,冷淡的说道:“你至少要表现出能够好好活着的能力。”
    唐昧抬头,极为简单的说道,“我接。”
    洗封河没有废话,松开了拈花的手指。
    四面八方以恐怖的速度如山移来的天地元气汇聚着洗封河手中飞出的这朵冰花内里的元气,顷刻在唐昧的头顶上方汇聚成形。
    一道强大的符意在此时却已经从洗封河的指尖流淌出来。
    这朵原本已经凋零的花朵变成了一朵晶莹的灰色冰花。
    在那一刹那,嗤嗤声不断爆响,冰珠全部绽放为一道道灰色的冻气,如无数的花朵绽放在空中。
    洗封河嘲弄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可惜是朋友不是敌人,还是不能用鲜血来磨刀。”
    洗封河下了马。
    唐折风长呼了一口气,反手摸了摸刀背,身体却是往后缩了缩。
    唐昧身前的一名骑者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身上的是寂灭蛇鳞甲,先帝用过的符器,你借用了它的力量。”
    听着这句话,唐昧身前身后的六名骑者身上多少流淌出些冷意,但是唐昧却是淡淡的笑了起来,“洗封河,很多人不相信我,但你还是信我,否则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真正行踪,就不会是你带这些人来,而是直接布置针对我们的杀局,尽早将我们抹杀掉。”
    很宽大的布包里面没有任何其余的东西,只有一柄刀,一柄显得有些过分宽大的刀。
    所有的马匹都来不及恐惧,因为这一刹那的速度超过了它们所能反应的极限。
    有许多丝灰色的强劲真气在空气里往外绽放,有许多细小的飞屑却是沿着这些灰色符线飞起,落向洗封河的指尖。
    当原本鲜艳的野花上所有花瓣枯萎凋零,这名将领手中的花枝也粉碎如霜从指间飘洒,他和身后的千骑停了下来,他缓缓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唐昧,道:“昨夜间已发生十七次战役,阳山郡一带未动,战役全部集中在阴山中段至阴山北段。最为纵深的一支是魏无咎座下萧宴统帅的先锋军,数量在三千至五千左右,攻破了玉天关,车迟将军{ 3战死。”
    “司马错方面的大军已经进入我朝边境,行进了二十里。军队在二十万左右。”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