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三章用命
    方才那一剑是他败了,但那是来自于皇宫中女主人的力量,并非是他的力量。
    ...
    在她收剑之时,她的身体后方伸过了一只手,接住了她这柄极凶极寒,甚至是此刻大刑剑未出世前,天下最强的一柄剑。
    白启如野兽般嚎叫着,他的十指一息之间便不知震颤了多少下,强行控制住手中这柄本命剑的力量,并将体内更多的力量,疯狂的灌注了进去。
    丁宁不再看白启,只是转过身去,走向那一根因为湖面下剑意而竖立的冰柱,他的声音在冰冷的空气里淡淡的响起,“这存在于你自己的判断,你的命现在我留着了,你要怎么用,便在于你自己。”
    没有人能够战胜他和郑袖的联手。
    她说连她自己都听懂了,只是因为她平时都只考虑修行,而不会去浪费力气思考别的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页)最后方,有能力改变一些命令的,便只有另外一个从不会正面出现在战场上的人。”
    这支军队之前所有死在他前面的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她嘲讽的补充了一句,”栽赃嫁祸装无辜,更改军令,这本身便是郑袖最擅长做的事情。”
    白启的身体莫名的一震,丁宁却是没有言语,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这是他双腕的腕骨齐断。
    “所以你们这支军队,或多或少都是有这样的往事?”
    “真巧便是真的巧。”丁宁看着白启,缓慢而认真的说道:“你们这支军队别人的往事我不知道,但是你的往事…提起这支商队,我却是真巧知道。你认为是王惊梦下令将这支商队杀死灭口?”
    丁宁感慨的摇了摇头,“按他领军只不过数年,那要平均数天就做出一件类似这样的事情?即便是专门劫掠商队的马贼,都没有这样的频率,都做不出这么多的恶事。巴山剑场的人,不是山贼。”
    (本章完)
    白启的呼吸声都似乎停止了。
    他的身前飞起许多冰镜般的碎片,接着他听到自己的双腕间啪的一声爆响。
    但是她知道她不会死,因为她很熟悉这一剑。
    白启没有回答,他认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回答。
    今天这里所有人会死,但他会活下去。
    “太多的巧合便不是巧合。”
    丁宁有些明白,微微抬头看着冰面上那些修行者的尸身,问道:“你们这支军队,全部都是因巴山剑场率军和三朝交战而成为战孤儿?”
    丁宁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的看着白启。
    他自己毕竟也是刺了那近乎无敌的老僧一剑的强大修行者。
    丁宁看着他,道:“不一定,但有可能有意义。”
    丁宁想了想,没有说话,长孙浅雪却是忍耐不住,也冷笑起来,“若是如此,那你们便应该去杀郑袖和元武,现在难道是巴山剑场得了天下?若按你的说法,巴山剑场也只不过是被郑袖和元武利用,害得你们家破人亡的真正元凶应该是郑袖和元武,这帐你们却算在巴山剑场头上,你难道不觉得可笑?”
    他是这么认为的。
    她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似乎真是感觉到了剑意落在眉梢,然而不知为何,即便是出了胶东郡之后第一次受如此的伤,她的眼眸深处却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
    白启冷笑,却是不语。
    白启突然厉笑了起来,“我这一剑便是王惊梦的剑意,你能够这么轻易破解,便只有可能
    长孙浅雪的面容骤然苍白起来。
    长孙浅雪缓缓收剑。
    长孙浅雪虽然一剑胜了皇宫中的女主人,但这星火之盛,就算是这名老僧全盛时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然后这只手丝毫没有引起她这柄本命剑的抗拒,甚至带着她的本命力量,朝着前方刺出了一剑。
    白启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起伏,冷漠的响起:“昔日长平之战,秦军有一支奇兵,绕汜水至长平郊野赵军后方伏击。途中遭遇一支由鲁中出发的商队,其中有些赵的修行者,为了避免走漏消息,秦军这支奇兵,便将这支商队三百余人,全部杀死灭口。那支奇兵,便是巴山剑场王惊梦领军,军师林煮酒.”
    白启看着他,冷漠道:“你们巴山剑场率军攻城时,会在意城中寻常人的死活?”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但自然不是嘲讽自己。
    丁宁平静的收剑,将九幽冥王剑交回长孙浅雪的手中。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往事?”
    “那支商队被全部杀死灭口了?”他看着白启,有些奇怪的反问了一句。
    他控制住手中这柄本命剑的力量,然后朝着前方的长孙浅雪划了出去。
    “偶尔会有意外,譬如多出一条漏网之鱼。”白启微讽的垂下眼睑,“你要想听往事,这便是我的往事。”
    就如那名副将一开始就说的。
    丁宁面容上的神色却是古怪起来。
    丁宁淡淡的笑了笑,笑得有些感伤,“有没有说服力只在于事实本身,既然你有记忆,你应该记得当时当时那支军队在遭遇你们之后便急行军继续赶路。而围住你们的小股军队,应该在大部离开之后很久再动手。若是直接要杀这支商队灭口,那根本不用那么麻烦,大军过处,这支商队什么都不会剩下。”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白启,道:“你首先有个错误,巴山剑场并非不会在意大军过处寻常人的生死,巴山剑场的治军,严苛到了极点,极可能的用计或者刺杀,绝大多数战斗都会导势,都会两军对垒在野外,上百万军队一诀胜负,一锤定音。误伤误杀不可避免,但是要凑齐这样一支军队…凑出一支每个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对王惊梦和巴山剑场有着刻骨仇恨的军队,在短短的那些年里,却是真巧。”
    “你经历和看到听到的,只是不真实的故事。”
    这湖面上一片寂静。
    白启用看着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丁宁,“你的知道,会比我亲身经历还要真实?”
    而现在丁宁说的这些,似乎根本用不着多少考虑。
    薄得似乎不存在,但给人的感觉却能切开一切东西,甚至这天地。
    白启的眼眉骤寒,“你什么意思?”
    丁宁笑了起来,“真巧。”
    白启从碎冰中坐了起来,他的身体有些莫名的颤抖。
    这是一道很薄的剑意。
    “有什么意义?”白启冷笑起来,“你们巴山剑场昔日大军过境时,又怎会在意你们的流矢之下多添几句无辜的尸体?”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所以你就是那条漏网之鱼?”
    “是么?”
    丁宁眉头微蹙,“无辜的尸体?”
    几乎同时,轰的一声爆鸣,他的身体狠狠倒撞在冰封的湖面上,犁地般往后滑行。
    “是郑袖?”长孙浅雪霍然明白,忍不住出声。
    带着世间最深幽色泽的九幽冥王剑嗡的一声震响,却是带出了一道异常明亮的剑光,将这一片晦暗的冰湖都照亮。
    白启止了笑声,他嘲讽的看着丁宁,道:“有意义么?”
    她的确无法阻挡这一剑。
    她忍不住转头看向丁宁。
    他看着嵌在冰面之中但抬着头死死盯着他的白启,缓缓的说道:“你现在或许有兴趣向敌人倾述一下往事。”
    “知道便是知道。”丁宁看着他,接着说道:“你若是有记忆,便或许会记得留下的那支军队里面可能在动手之间便发生了争端。因为有两名巴山剑场的人死了,留在那里的人的说法是那两名巴山剑场的人遭遇了赵国的修行者,但现在想来,那两人便是绝对会反对郑袖做法的人。而且有件事情你恐怕也不知道,留在那里的后援军大多数人,原本就来自胶东郡,大多都是她的家将。”
    丁宁的神容没有任何的改变,他只是异常平和的在陈述:“真实的往事是,王惊梦只是下令围住那支商队,让商队停留在那处而已,真实的往事是,困住那支商队之后,王惊梦和巴山剑场那些人率领的这支奇军,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战场。而留在
    白启的呼吸骤顿,九幽冥王剑是天下最凶最寒的剑,寻常的七境修行者都不可能驾驭这柄剑的力量,动用便会被寒气侵蚀,然而此时最让他惊悚的,却并非是丁宁如御使自己的本命剑一样,御使着这柄剑,最为关键的是,此时丁宁施出的这一道异常明亮的剑光轻易的破坏了他这一剑的剑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比我还懂这道剑意…原来令整个长陵疑神疑鬼,畏惧不安的九死蚕传人,竟然如此年轻。”
    在身体和碎裂的冰块的嘶哑摩擦声中,白启抬起头来,咽喉里溢出的鲜血染红了他厚厚的面巾。他的眼中依旧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他十分清楚,对方那一剑若是要他死去,那他现在就早已死去。
    长孙浅雪冷笑起来:“连我都听懂了,你还听不明白?”
    “原来你就是九死蚕的传人。”
    “哪怕你们只有数百人。”
    “你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白启想了想,然后看着丁宁,说道:“你太过年轻,所以更加没有说服力。”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